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漫步田園的英雄

2015/11/4 — 16:50

貝多芬的交響樂,其中數首,世人皆有對其之特稱,如「命運」、「合唱」等,而「英雄」與「田園」交響曲的稱謂則更多來自作曲家對本曲的敘述。這兩部作品皆極具前瞻性,「英雄」的體裁、規模都是超世之作,而「田園」的五樂章制,及音樂標題化,都給後輩大師們無限的啟發。我在收唱片的過程當中,則不常見這兩首曲目共置於同一唱片內,然此片例外。

本文論述之專輯,為環球集團旗下 Deutsche Grammophon(DG) 公司發行於 2001 年的唱片。當年 DG 購得對昔日 Westminster 公司唱片的再版發行權,推出了一系列 Westminster The Legacy 的唱片,這便是其中之一。Westminster 是一個由音樂家、學者及商人於 1949 年創辦的唱片品牌,在 1960 年代被收購之後,最終於 1965 年停止發行唱片。其錄音標榜「自然的平衡」,旗下囊括了二戰之後的一大批優秀藝術家,這些藝術家或許不是名聲最鉅者,但卻各個身懷絕技。這批藝術家名單無不讓樂迷著迷: Clara Haskil、Hans Knappertsbusch、Pierre Monteux、Artur Rodzinski、Bevely Sills 及 Hermann Scherchen。這個唱片品牌是我早期接觸古典音樂中的一大亮點,記得當時環球推出此系列時,著實讓我為之一奮。多少傳說中的大師,竟留下了如此多優質錄音,且能再度發行,並且不是甚麼難尋之小廠牌。而DG公司的出品也是一向有保證的,從唱片封面設計(多數引用專輯原始封面)、錄音淨化轉錄等方面,都能讓人滿意。雖偶爾稍嫌錄音不夠力道或者音場不夠寬廣,但是這也許就是所謂的「自然的平衡」罷了,瑕不掩瑜,不影響這個系列唱片之優異性。

Hermann Scherchen

Hermann Scherchen

廣告

本專輯曲目是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及第六號交響曲「田園」,樂團為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絃樂團,指揮為德國人 Hermann Scherchen,錄音年代兩首交響曲皆為 1958 年,屬立體聲錄音。曾經對 Scherchen 有過一個稱呼,叫做「The Best-known Unknown」。今日愛樂者對大師之名可能不算熟悉,但衹要聽過他的錄音,便會驚訝其所蘊含之功力與獨到之品味。Scherchen 的貝多芬錄音並不鮮見,之前 MCA 以及一些意大利廠牌出過各式各樣的錄音室或者現場的錄音,而前些年韓國人出的「大磚頭」則一次過重版了數十張 Westminster 的錄音,這裡面要包括一整套的 Scherchen 執棒的貝多芬交響曲。不過這張專輯的特別之處是,此為 Scherchen 的立體聲貝多芬錄音,而裡面的英雄交響曲之錄音,在當年 MCA 再版之後,就鮮見,連韓國「大磚頭」裡面也沒有包含此片。我深覺此專輯是體驗貝多芬音樂的一個不可或缺的添補。

廣告

Hermann Scherchen(1891-1966)是德國老一輩指揮家當中非常特殊的一位,其於柏林出生,經歷了傳統的德式音樂教育後,這位中提琴家出生的指揮,曾在 20 世紀初嶄露鋒芒。Scherchen 除了對傳統德奧曲目之外,其早期與現代音樂也結下不解之緣。現代的許多作曲家,如 R.Strauss、Schoenberg、Webern、Berg 等人的不少作品都在其指揮下首演,而 Hartmann、Macchi 等現代作曲家也師從於 Scherchen。Scherchen 同時還是一位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者,為此,在納粹的年代,這位德國人出走瑞士。終其一生,創立了多個音樂演出與研究團體。凡此種種,皆奠定了他對於傳統曲目上的詮釋必有異人之處。而這位不喜用指揮棒的大師,其中的一位妻子便是蕭淑嫻(中國中央音樂學院教授、著名音樂家蕭友梅之姪女)。Scherchen 的曲庫範圍非常廣,從巴洛克時期一直到當代音樂,從意大利到前蘇聯,皆有涉獵。我自己還收藏了一張名為《The Birth of Symphony》的專輯,便是大師指揮了交響樂誕生之初一衆從巴洛克晚期到古典時期的作曲家的交響曲。這些冷門的作品,到了今日,依然無人問津,Scherchen 卻給我們留下了難能可貴的演繹參考。

貝多芬的交響曲,從錄音技術誕生之初至今,仍然是各路人馬躍躍欲試的必爭之地。而各式各樣的詮釋,彷彿也讓貝多芬的作品成為了「大俗」。但是雋永的作品,永遠等待著到位的詮釋,不管你是何種流派、何種風格。Hermann Scherchen 的貝多芬顯然不是主流的口味,但卻是研究貝多芬演繹當中難能可貴的體驗。初看專輯的演出時間,「英雄」交響曲演出花費 43 分鐘 50 秒,「田園」交響曲演出花費 34 分鐘 22 秒。這是一個極快速的版本,怪不得一張 CD 可以容納這兩部鉅著。

在「英雄」的演繹上,這裡聽不到偉岸的雄壯,沒有過於悲涼的葬禮,相比起 Furtwangler 或者 Klemperer 的演繹,或者也和錄音有關,這是一個相對「清爽」的版本。每一個聲部、每一件樂器都似乎很平衡,很清晰。雖然整體速度是快,但是沒有絲毫「趕」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跳躍的靈動。Scherchen 總是能在細節的處理上,出人意表。其對於旋律線的走向掌握,配合上其獨特的節奏理解,得出的效果是成功的,從首樂章大提琴時不時出現的那種感動的磁性感聲效便可體會。而這樣的處理往往會使沒有總譜在身邊的聽衆,能對作品有全面細緻的理解與感受。大師對節奏的異乎尋常的理解,可以從他排練貝多芬的《威靈頓的勝利》的影像中,有更直觀的體會。「英雄」的第一樂章,Scherchen 堅持了樂曲的重複段落,但整體演奏時間卻在一刻鐘以內。聽下來非常的過癮,不是因為速度的快進,而是樂句的表現力上,非常的活躍。打擊樂和銅管樂的緊密配合下,清晰的絃樂各聲部們在繁忙地遊走,溫暖平衡的錄音,也為這樣的演繹潤色不少。對於「英雄」的重頭戲──「英雄的葬禮」的處理,這裡指揮並沒有「大展拳腳」做出過多的戲劇化演繹。不過卻能感受到其內在的熾熱與掙扎,低音部分永遠是有力的支撐。雖然這是一首葬禮進行曲,但是仍覺「英雄不死,衹是老去」,甚至是「衹是暫退」而已。第三樂章是一個非常精緻的演出,適中的動態感對比伴隨著極穩定的低音聲部,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控制完美,似乎提醒著聽衆不要錯過每一個音符。終樂章開篇便是風馳電掣,在這個樂章,我非常欣賞 Scherchen 的銅管與木管樂器的運用。Scherchen 的銅管一向是恰到好處之餘,又能給予驚喜,每次亮相都是一個亮點。而在這個樂章則是和木管珠聯璧合,相得益彰。雖然速度上的快速,會使這個「英雄」的宏偉不足,不過卻仍能保持一定的激動。

「田園」的演繹我相信會被不少人詬病。Scherchen 自孩提時期便對貝多芬有瞭解,相信其對於貝氏不會是因為疏於攻讀而選擇這樣的模式去演繹其這首最出名之一的作品。第一樂章的標題為「Awakening of Cheerful Feelings upon Arrival in the Country」,這裡的 cheerful 的確表露無遺,不過這漫步田園的步伐確實太快了,通常十分鐘左右的音樂這裡硬是七分多鐘完成!不過值得稱讚的是,樂團的低音聲部彷彿處處都給予了田園遊步者最穩當的支持,Scherchen 德式功力的展現這裡可見一斑。第二樂章的溪流倒是流得很自由洋溢,少了前些時候的催促,自在歡暢。維也納的木管們很盡職地用最有誠意的聲音,恰如其分地點綴著這緩緩小溪。第三樂章的圓號特別值得一提,飽滿且意氣風發,像是一個溫善可靠的引路人,將樂句引向陽光。前文經常提及的低音聲部,明顯在接下來的暴風雨樂章當中擔當重任。不過大師似乎不想這場雨來得太過於激烈而破壞了整體的鄉間樂趣,如果想嘗試何謂真正的暴風雨,大可一聞 Mengelberg 指揮的錄於大戰年間的版本。但是並不代表 Scherchen 毫無威力,樂團低音部分的縱深和定音鼓的轟鳴仍可感受到雷鳴的威嚴,不過相對遠距離罷了。終樂章的標題為「Shepherd’s Song: Happy and Thankful Feelings after the Storm」,用牧歌作為終曲,是貝多芬對其田園構建的完美收官。我覺得這裡最重要的就是突出「after the storm」,而大師在這點上估計和我想到一塊了。實則本樂章的演奏速度上也和首樂章頭尾呼應──快速的,但是這裡的感覺比剛開始更舒適,不知是否已經經歷了許多田園風光,而在這裡一切都顯得自然流動,我能感到每個樂手之間的快樂,彷彿演奏時候銅管會對著木管微笑,而低音提琴組也會示意高音聲部。這種時刻,站在 Scherchen 的位置上,是何等之幸福感。我覺得 Scherchen 對於貝多芬的這種內在喜悅,是吃得很深的。或許貝氏的田園,真的不需要其構建的其他的宏偉,更多的是一種發自內在的喜悅流露,這種流露是難以控制的,是不禁的,這便是大自然的魅力所在,同時也是大自然對人之眷戀所在。

Hermann Scherchen 的這張專輯欣賞下來,會非常遺憾其未能錄製一套完整的立體聲貝多芬交響曲全集。而相比起法國 Tahra 公司的或是韓版的 Westminster「大磚頭」裡面收錄的大師其餘貝多芬錄音,我相信本專輯都是極其出衆的,或許我應該更加不吝地讚揚。惟一的遺憾便是 DG 公司過早過少地結束了對 Westminster 公司錄音的再版,這樣的優質唱片在如今的唱片市場是難能複製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