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潛移默化的立場

2015/6/17 — 10:00

《365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劇照
(圖:CCDC 城市當代舞蹈團 facebook)

《365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劇照
(圖:CCDC 城市當代舞蹈團 facebook)

編按:早前《立場新聞》偕城市當代舞蹈團,進行「你的東西是甚麼立場?」問答遊戲。由於反應熱烈,舞團方面加推免費門票名額至十人,並以電郵確認得獎者。敬請留意。

話說上週立場弄了個問答遊戲。大家看到問卷問題,心裏都有個預設答案。若果你忘記,在此再覆述一次:分別在黃色及紅色圖案中挑選最東、西方的事物。結果並非重點,本文探討的是其背後的成因。

先說結果吧:黃色圖案中最多人認為「最東方」的是圓形刺繡,有八成,之後是七成三的筷子和六成八的毛筆。紅色圖案方面,有八成五人覺得西裝「最西方」;鋼琴也不乏支持者,有八成一人。結果不算太偏離,但為何我會有這種「不太偏離」的感覺?

廣告

「最東方」的圓形刺繡圖案,似是青花瓷上手工精緻的細紋,姑且稱之為「青花圓」吧。問過友人為何不選毛筆,答案與我同出一轍:毛筆是文化中其中一種用具,但青花圓的左右對稱某程度上是中華文化的呈現,好比太極,處處隱現調和的狀態。反之在紅色圖案方面,方正的西裝好比歐美人做事,往往條理分明;相較其他圖案最能突出西方人的文化精神。預科中化也有教:西醫將病症以科學分門別類、中醫則視宇宙、人身為一個整體,這些學過的「中西文化差異」就變了知識,是我們選擇的基礎。

其實這問卷存在兩個認知層次:首先是故意不落文字,只得圖案的問卷令答題者認知出現差異和斷裂。譬如說,有人覺得某樣很像五線譜的圖案,在我看來卻是一個古箏。每當我以文字述說那樣物品,並為其給予稱呼(鋼琴、忍者等)時,讀者便很自然而然地將有生以來學過的、潛而默化有關鋼琴和忍者的印象搬過來。設題要點在於:因每個人對有關圖案的認識各有不同,故此這種「誤認」成了影響結果因素之一。

廣告

第二個認知層面,就是在「誤認」上加上問卷的問題。然而在眼花瞭亂的圖案中,我們該怎樣界定何「比較」東方、何「比較」西方?圖案乃是符碼之一,而差異必定存在其中。當你一開始想篩選某樣東西,覺得那物品不太東、西方時,同時你亦正根據自己對該幾樣物品的認知來判辨、比較。舉例來說,荷里活電影為人垢病的東方式處理早已見慣不怪:因外國製作公司甚少獲批至中國拍攝,就退而求其次用香港作為中國的縮影,或設定香港為基地,或在香港取景,電影中不乏大紅燈籠,伴隨著二胡琴箏交錯的「中式」音樂;維港的帆船多如繁星,路人群中必定有女性穿著旗袍走過……太多太多,都是外國(西方)以他們的想像加諸於東方的呈現。

這種現象被巴勒斯坦裔美藉學者薩依德 (Edward Said) 稱為「東方主義」。他在同名著作中宣言:「西方長久以來在文化政經層面都將東方視為他者來處理」。文學中、藝術中不難見到這種「他者」,使東方在西方人眼中如一異域,有著一千零一夜般的風情;不過很多時處理更是負面、甚至帶有敵意:「東方」成為了「我們」的反面或從屬,本是野蠻;必須以「我們」的知識來教化,所以東方主義也與後/殖民話語拉上關係。又由於「西方」在工業時代後在各個層面大幅進步,取得話語權,令這種建構的二元更牢不可破。東方迷幻而西方理性,似是無容置疑的意識形態。早年城市當代舞蹈團的舞作《365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便扭盡六壬地祭出了所有能與「東方」扯上關係的象徵和圖騰,開宗明義的反諷這個「東方化」了的「東方」 (Orientalized Orient);此作品下周重演,相睽十多年,究竟代表著「東方」的神秘象徵是跟隨科技發展而更新,抑或世界仍然抱元守舊?

傅柯 (Michel Foucault) 是怎樣說的?權力往往和知識互相建構,成了大眾在該時代認知的基礎。現在讓我們重新望向生活每一個細節:從人的樣貌、服飾至文化習慣,其實眾人也被捲入了此等權力/知識的漩渦罷了:地球自轉又一圈,所謂方位乃是相對,事物也就沒有二元。不過,話語權一直都在「對方」手裏的話,似乎東西方對立仍會持續,「東方」仍會是那個「東方」。

--

《365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

日期:2015 年 6 月 26 至 27 日
時間:20:0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詳情:http://www.ccdc.com.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