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瀨戶內不能沒有男木島

2016/4/12 — 16:21

瀨戶內藝術祭@男木島

瀨戶內藝術祭@男木島

「直島、小豆島、豐島,那是一定要去的啦!」曾經去過瀨戶內藝術祭的人,大概都會推薦以上三個「大島」,認為那是區內非去不可的島嶼。

從主要渡輪航點高松港出發,距離最近的男木和女木島很小。很多人只是放入「有時間不妨一去」之列,甚至直接跳過兩島。去過「大島」之後,我更是感觸於「小島」之美。要是讓我選,瀨戶內必去的島嶼,我會首推男木島。

1.38 平方公里的男木島,大約比香港坪洲大一點,人口少於 200 人。輪船泊岸之際,望向男木島,依山而建的木建築,錯落有致,像是梯級,寧靜的一個小漁港。

廣告

遠觀男木島

遠觀男木島

廣告

對於男木島的印象,我出發之前,只聽聞過島上貓口數目比人口多,故又有「貓島」之稱。然而,我到訪當日,正值周末,遊人很多,很不容易才見到貓兒蹤影。

男木島的路很窄,只能單線讓行人、單車或電單車通過,但卻沒出現人車爭路的情況。島上櫻花雖然不及女木島多,但綠樹和田地還是隨處可見。路上碰見的,或義工,或藝術祭職員,總會掛著笑容,跟你打招呼。食店老闆在街角放置指示牌,遊人路過時,他甚至探頭出窗外,邀請人們進來嚐嚐他的手勢。

食堂指示牌

食堂指示牌

作為藝術祭場地,男木島作品集中。拿著地圖,光是走路,幾乎可以去到所有景點。島上空屋極多,不少已經破爛,淪為廢墟。藝術祭鼓勵創作人走進這些空間,以藝術活化舊屋,為社區注入生氣。

男木島上的空屋,庭園裡面都是雜草

男木島上的空屋,庭園裡面都是雜草

從外真壁陸義的外牆翻新,到松本秋則以竹木製作的光影聲畫裝置,甚至 ONBA Factory 為區內市民創作手推車的計劃……作品不但造型吸引,也跟當地住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充滿在地的感覺,與環境融合無誤。

真壁陸二《男木島 路地壁畫》(2010)

真壁陸二《男木島 路地壁畫》(2010)

松本秋則《アキノリウム》 (2016)

松本秋則《アキノリウム》 (2016)

Onba Factory (2010, 2013)

Onba Factory (2010, 2013)

相對於直島和小豆島,男木島流露出一種純粹。直島有 Benesse House 帶動的藝術群落,加上安藤忠雄和草間彌生的作品招徠,吸引不少海外遊客到訪。小豆島本身就是一個物產豐饒的島嶼,沒有藝術祭,也可以憑著醬油、橄欖、素麪等食材生產,推動飲食文化相關的旅遊業。

反觀男木島,那裡幾乎是除了老木屋,就是一無所有了。女木島還有櫻花,還有「鬼島」的傳說。男木島就是純粹到一個容易被人遺忘的地步,幸而藝術祭將遊客人流帶到這裡來。本來只是想看波點南瓜的人,有空或者會到男木走走;本來只想去一嚐美食的人,順道也會到男木看看。

男木島上的村民,藝術祭期間充當義工

男木島上的村民,藝術祭期間充當義工

瀨戶內藝術祭,與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同源,是北川富朗策展的項目。回溯北川的藝術理念,他希望透過藝術激活鄉村,推動社區經濟,網絡留守村民與區外人士。如此看來,男木島雖小,但它的存在,叫北川舉行藝術祭的初衷,在瀨戶內地區得以成立。

去年到過越後妻有藝術祭的我,出發到瀨戶內之前,一直帶著疑問在心中──生活環境相對怡人的小島,為甚麼要搞藝術祭呢?

島上的 postcard 沒有店家,買家自己投幣購賣,講求自律與信任

島上的 postcard 沒有店家,買家自己投幣購賣,講求自律與信任

當瀨戶內藝術祭舉行期間,區內遊人來往不絕的時候,對於部分日本人來說,那裡仍然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居於大阪的朋友表示,沒有親身去過當地,對於香港人跑到小島去玩,更是流露出震驚的表情。就像是粉嶺坪輋,居於九龍的朋友,也可能未嘗去過,甚至從未聽過這個地名。

藝術祭的舉行,或如標竿,讓外面的人知道這裡有事發生,歡迎人們來作客。帶動地區經濟,當然是藝術祭的作用之一,除此之外,讓人們發現一個地方的美麗,藝術祭也是一場借助藝感激自然的祭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