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火星任務》中的道德抉擇

2015/10/13 — 11:03

【文:陳新】

《火星任務》好評如潮,但飾演主角麥迪文成日都要俾人救,睇戲之餘,大家有冇思考過背後的道德哲學?

《火星任務》是從構思到製作都是相當嚴謹的一套電影。劇中有幾個細節位,大家可視為彩蛋,甚至有意無意的炫耀,筆者最深刻的就要算是在太空船上的健身室中,健身球的擺放位置及方向明顯是考慮到重力,以及飛船的旋轉方向而設計的。無論從情節,改篇手法來說《火星任務》都是相當不錯的電影。

廣告

正如最近的網上熱話:從《雷霆救兵》、《星際啟示錄》到《火星任務》,麥迪文飾演的角色都是等待被救援的角色。這情節令筆者想到了一個著名的哲學思想實驗—電車難題。

電車難題假設一條分岔的路軌上,一邊有一個人,另一邊有5個人。現在有一列高速列車行駛過去有五個人的一邊路軌,將會把五個人都撞死。現在你面前有一個拉桿可以把列車轉向到只有一個人的一端,然後只撞死一個人,你會如何選擇?

廣告

這辯題最早由哲學家Philippa Foot提出,用以批判倫理哲學,特別對功利主義的批判。功利主義認為,「能為最多的人提供最大的利益」的原則而做出的決定,就是合乎道德。從一個功利主義者的觀點來看,明顯應去只殺死一個人來拯救五個人。但是功利主義的批判者反駁說,一但拉了拉桿,你就變得不道德,要為另一條路軌上那一個人的死負擔部分的責任。然而,其他人認為,這種狀況下要求你要有所作為,沒有作為也是不道德。總之,現實不存在完全的道德行為,這也就是重點所在。

事實上,這幾部電影與電車辯題有所不同的地方在於,不是五個人或一個人死的選擇問題,而是「冒著全軍覆沒的風險去救一個人」抑或「為了五個人很大機會平安而放棄另一個人的生命」的抉擇,簡單說就是兩個情形的風險的抉擇。與《雷》、《星》兩片不同的地方在於,《火》一片是大團圓結局,沒有讓觀眾深究太多,而這或許是《火》唯一令人遺憾的地方。

其實《火》的開始本身已經是一個電車難題,當麥迪文飾演的馬克出現意外,隊員以及隊長決定放棄拯救,先行撤離,就是符合功利主義中以全體最大利益的原則,希望盡可能保住最多人的性命。

隊長在第一次選擇了放棄馬克,但在離開火星多個月,將要回到地球的時候,卻毅然決定帶著隊員會到火星營救。面對如此困難的生死選擇,《火》把選擇權拋到回航中的5位太空員身上,這是看似合理,但又過份兒戲的做法,的確會令人咋舌。當中的掙扎,就只體現於太空船員之間的唯一一次表決,基本上所有船員都只有一個想法:營救馬克!但現實的情況有會否如此理想?這種樂觀也體現在《火》中的一句對白: “we either have high chance of killing one, or lower chance of killing six.”

面對沒有絕對答案的道德抉擇,《火》一片中沒有充分表達拯救行動的動機和理據,單憑個別的計畫人員以及太空人的衝動決定,比起《星》片以愛與未來支撐的理論框架更略顯薄弱。救與不救,並不是一個簡單二元問題。當中的思考,值得我們多加經歷與感受。

 

作者簡介:90後傳播學系學生,電台主持,喜愛電影,活躍參與紙媒、電台、影像拍攝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