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18/12/19 - 10:26

為何放任自己只限於此? 從港大管弦說到Slash文化

音樂在你我心目中佔據甚麼地位?有人會認定它是至高無上,窮一生侍奉的信仰;有人則視之為一門手藝,一個興趣,調劑生活的不快。姑勿論閣下能否弄清箇中出發點,以下這場動員了近九十人的「音樂劇」,或許能給予你一些啟示。他們演奏的盡皆曠世奇才之作,演繹的卻是這些年輕人們的故事,雖則沒有歌詞宣之於口,但也許一個堅定眼神,一張歡顏,也就代替了歌詞,令心聲表白無遺。暗自忖度,筆者曾想過如果要為這場音樂劇命名,或許配上「Slash」這個名堂就是最好不過了。

「我彷彿到今天正式演出前,才看到全團整齊人馬出現,他們真的是很忙碌。」樂團指揮梁卓偉笑著承認道。

香港大學學生會管弦樂團周年音樂會,四首鋼琴協奏曲,配以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 (Johannes Brahms Symphony No.4) 作結。蕭邦第一鋼琴協奏曲 (Frédéric Chopin Piano Concerto No.1 in E Minor) 打響頭炮,以莊嚴濃重的樂聲為樂曲鋪陳,好像令筆者遺忘了大學Hell Week正在步近。梁維恩琴聲浪漫婉約,使樂章渾然一體。梁梓俊的浦朗克升C小調鋼琴協奏曲 (Francis Poulenc Piano Concerto in C-sharp Minor) 的稍快板則是別具驚喜的,全因他準確拿捏節奏,樂章彷彿成了他吐露個人寫照的媒介。女高音陳珮姍演繹的兩首史特勞斯 (Richard Strauss) 作品,以及在圈內頗有名氣的rising star蘇颹龍的葛利格A小調鋼琴協奏曲 (Edvard Grieg Piano Concerto in A Minor) ,同樣涉及不少高難度挑戰,但二人懂得在炫技和情感這道多項選擇題上,覓到最好的答案,還有不斷突破自己,把Slash的潛能拓展開去。當他們面對平日的忙碌生活時,有能力抽身投入另一個世界,忘我地演活作曲家之思,那就決非純粹才華使然,而是通過沉澱和無盡的思索。這份舞台上的機動性,就是一種表演家精神,屬於年輕人們的幹勁,足以令在場眾人擊節。

廣告

器樂和聲線,是很誠實的,沒有投注感情,自然失卻華彩;真情流露,決不是靠浮誇之面部表情和手部動作,就能把真情流露了然,投射於充滿睿智的樂器之中的。心神不定的,志不在此的,它們知曉的。

主辦單位的巧思,也在音樂會流程安排上。由E Minor的蕭邦,到了最後一章,也亦是E Minor,也許人生總是周而復始的循環,得失成敗歸零,就如日落日出般恆久。音樂會散場,大家又要回到另一個Slash的身份去了,究竟心態要如何調整,興趣和事業又應如何分辨,筆者相信音樂絕可幫助各位思索下去。

金錢還是音樂 絕非二元對立

「很多樂團成員,都不是唸音樂的,他們都來自不同專業學科,有著忙碌的學習生活。」梁卓偉教授坦言。

Slash概念興起多年,於你我而言,付諸實行也許很難,既囿於實際局限,時間,金錢,大家案頭上好像都積存更重要的課題,沒有完全解答的一天。但這個符號「 / 」,委實象徵無數可能性。他們是學生,亦是音樂家,可能還兼顧藝術管理的工作,擁有多重身份。說實話,當中很多將會投身專業界別,亦有很多被逼做上枯燥乏味的工作,音樂在人生的份額無疑銳減,但容許筆者在此與港大管弦以及聽眾共勉,請不要放棄音樂,同時接觸更多類型的音樂模式,皆因音樂會使人思考自身,對照不同人之生命,然後生我的命,令自己走得更遠,更遠。

人人也可以是Slash,全因我們都有各自的事業,而不是每人都這麼幸運,能享受將興趣變成事業的奢侈。這群學生/音樂家,雙線並存,演活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好比那天音樂會的三首鋼琴協奏曲中,樂團和獨奏家同樣雙軌兼行,相得益彰。或許只待兩者調和得更天衣無縫,達致同呼同吸的默契,樂曲和人生便會顯得更加動人,但筆者不得不佩服港大管弦的勇氣,突破自己的勇氣。那是一種激勵,對年輕人們的激勵。假使他們無緣成為職業音樂人,音樂也不會離棄我們,所以別小覷身邊每一個為糊口營營役役的打工仔,不論年輕資深,很多人都不會放棄音樂,可能在你身邊不苟言笑的同事,下班後搖身一變結他手,在夾縫中對生活吶喊著。

Slash絕非港大管弦專利 你呢?

俄國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曾言:「Music is enough for a lifetime, but a lifetime is not enough for music.」

哪怕你只是愛樂者,甚至論及音樂之外種種抱負,你也是Slash,你也有權成為八面玲瓏的Slash,我們都別太妄自菲薄好了。不懂作曲,就填詞吧,或者如筆者一樣,是個平凡人,也有權記下屬於自己的聽樂回憶,撰成絮語,確認過音樂在你心中的位置。這是場每人皆是主角的音樂劇,對白配樂,語氣劇情,自編,自導,自演,只演一場,欲免向隅,擔綱從速。

(貳零壹捌年拾貳月拾捌日於香港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