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展品不少 卻感覺不太多東西看

2015/1/8 — 11:42

王福瑞《聲泡》

王福瑞《聲泡》

每年,藝術中心均會辦旗艦展覽,惜回響不大,於藝術圈內的討論亦不算豐富。展覽作品本身可觀,但整個展覽的定題與策展方針,似乎沒跟得上時勢,把不到當下脈膊。策展人怎樣以命題回應當下,或以展覽導向將來,是觀眾的期望;又,展覽中有否值得關注的新銳藝術家,或創建的作品,也是衡量一個展覽的標竿。

泰國藝術家Sutthirat Supaparinya《當需求移動地球》

泰國藝術家Sutthirat Supaparinya《當需求移動地球》

廣告

環境,是這次展覽的關鍵詞。人類對環境破壞、改造與關懷的細節,統統值得細味與深思,而人的處境、城市生活與精神風景,亦是展覽包含的內容。泰國女藝術家 Sutthirat Supaparinya 的三頻錄像裝置《當需求移動地球》紀錄水霸的興建與資源的開採。我不知道她如何拍攝,畫面似電影卻又真實。工程改造自然的規模盡在眼底,三熒幕同步播放不同的畫面,不但把觀眾引入人煙稀少的移山工程,還把改造(破壞?)的真面貌如實呈現,效果十分震憾。同樣是炭,美國藝術家 Maya Kramer 《逆風而行》則用於輕靈的羽毛上,優美的造型與組合,述說逆風而行的畫面。這是否一個比喻,還是純粹詩意的營造?同樣好 Feel 的是王福瑞《聲泡》。燈泡內轉換為微型擴音器,振動出類似蟬的聲音,跟窗外有樹的環境相當配合。

Maya Kramer《逆風而行》

Maya Kramer《逆風而行》

廣告

千葉正也及毛利悠子兩位日本藝術家,分別以繪畫及裝置回應主題。千葉正也展出六件大小不一油畫及一條錄像影片,陳設起來倒像一組作品。畫面盡是生活物件,很有(日本)城市人長時間於斗室內的生活環境,擁擠而充滿人造東西。畫面的造景猶如靜物畫的思維,擺位的構思與物件的組合,造型的編排與結構的對和。畫面本身,已很好看。而當中所謂的「生活」,是藝術家(工作室)的生活,所以,你會在錄像中找到一些畫作裡的實物,而影片就是把藝術家生活轉化為表演,給觀眾觀看。

千葉正也繪畫作品

千葉正也繪畫作品

千葉正也的錄像作品

千葉正也的錄像作品

毛利悠子《城市礦山》

毛利悠子《城市礦山》

毛利悠子的三組作品,透過微量電能的傳遞,環環相扣地製造微不足道的場景,給廢棄物件加添意義。廚房的煮食工具與機器零件的空間組合,本身就是雕塑最本質的考慮。風是源頭,外露的電線隨風擺動與金屬廢物若即若離,玩具車或模型燈一閃一閃,彷彿是日本動畫裡異想世界的某個片段,浪漫卻潛藏危難,又有一絲寄望。怪不得,她說作品跟三一一地震有關。姚瑞中的《廢墟迷走》系列相片,充滿人文關懷與社會發展道義意識,惟沒有相關資料光放相片,觀眾可能忽略相片背後的歷史資料。展覽唯一一件委約作品,是唐納天 (Nadim Abbas) 《領域 II》。作品其實很簡單,渡船街唐樓造型製成透明膠合,內放置建築廢料(實是準備展覽時產生的廢物),而四部自動吸塵機如機械生物般四處碰壁,我們城市生活的狀況,不言而喻。然而,我就是覺得一切都太直接,一切都太容易消化。

包氏畫廊空間難用,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限製。作品大多在五樓,四樓呢則只有四、五件。說是年度旗艦展,而作品實不少,感覺上卻不太多東西看,為甚麼呢,為甚麼呢?我真不知道。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另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