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可挑剔的一晚:艾尼斯、凡都斯拿與梵志登

2018/7/28 — 10:19

指揮家梵志登 (相片:張志偉/港樂 )

指揮家梵志登 (相片:張志偉/港樂 )

大概已有十多年沒有聽艾尼斯(James Ehnes,舊譯:艾恩斯)的小提琴演奏了。還記得,對上一次他也是與香港管弦樂團合奏協奏曲。這次,整晚的選曲配搭可謂非一般的格式,而艾尼斯則演奏今年古典音樂界大熱的伯恩斯坦《小夜曲》,在另外兩首風格天南地北的樂曲演出之間,作為一個緩和的平衡點。

艾菲斯(Charles Ives)所寫的《黑夜中的中央公園》雖為百多年前寫成的樂曲,但今時今日聽來卻更接近五、六十年代、或甚至是現代的音樂味道,而且,對弦樂手而言,佔了樂曲頭尾大部份時間的沉悶而慢速的平穩運弓樂句,更是一大技巧挑戰。在梵志登的帶領下,樂曲的對比演繹得非常極端,塑造出令人昏睡與熱鬧狂歡的兩大分岔。弦樂組的音色控制非常穩定,不協和的和聲卻奏得帶著漂亮的透明感。在這首簡單的音樂中,單簧管聯合首席史家翰(John Schertle)有較多表現的機會,音符雖然非常簡單,但他的演奏卻帶著寧靜的美感,呼吸與情緒的控制都非常漂亮。在樂曲中段「雜亂」交錯的氣氛裡,兩個管樂組、敲擊樂組與鋼琴的合作充份把樂曲的高潮展現,當中由木管組與鋼琴奏出的輕快旋律,過度到整體的狂野部份、再帶著極度紀律性地整齊一刀切收場,顯示出團員對指揮與樂曲的高度集中力;而之後再回歸到樂曲的開首部份,弦樂的沉靜一下子回歸平靜的一段,亦相當出色。整體而言,樂團成員在這首作品中的表現相當優秀,而指揮在鋪砌佈局的戲劇性亦十分出色,使得今天聽眾雖未能在當時的流行旋律中起到會心微笑的共鳴,但卻依然就純粹的音樂表現與色彩的感觀刺激,而產生欣賞的興趣。樂團這個令聽眾胃口大開的戲劇化演繹,無疑為整晚音樂會奠下了一個穩健的根基。

艾尼斯在伯恩斯坦的《小夜曲》裡的演出,更令人看到這位在小提琴界行內中備受尊崇的演奏家的高藝術修養。首先,他的琴音飽滿而甜美、音色變化多端,技巧順手拈來兼且完美無瑕,這無疑是小提琴演奏的大師級優良傳承。在第一樂章開首的幾句「獨白」中,他自然而為、仿如在說話的優雅歌唱表現,感情的張力頗大,已第一時間把聽眾的情緒緊緊抓著。在梵志登的帶領下,樂團演奏開始不久,已和艾尼斯作出全面的「對話」,而不是獨奏與伴奏的關係,艾尼斯特別專注於與背後團員之間的互動。

廣告

在第二樂章中,艾尼斯與樂團的互動對話更明顯,雙方仿如二重奏的表現非常精彩,特別是與小提琴組的精緻交流,更為出色。這一優秀的模式,當伸延至《急板》時, 對答趣味就更濃厚。艾尼斯與梵志登、及團員之間,對於音樂的宏觀與鋪排,充份展示出各人的修養;他們如室樂演奏一般的風格,在這首協奏作品中顯得份外成功。艾尼斯的弓法運用達至爐火純青,小跳弓的運用,無論是順手的上下分弓或是連上弓,出來的力量都非常自然,聽不出明顯的分別,但在色彩上卻依從句子的變化而順勢而行,因此,音樂的雅趣顯得更為玲瓏。艾尼斯的音樂觸覺極之敏銳,他在與全曲最大對比的哀怨第四樂章中,所流露的深刻而動人的歌唱技巧,也充份表現出他的藝術修為。特別在拉奏高把位的時候,感人的程度更觸目。樂團的伴奏演繹,與獨奏之間的音樂統一性,和塑造起伏的感情變化方面,共識一目了然,所以,這個樂章的演出,對於雙方來說,毫無疑問是個極之優秀的一流演繹。

弦樂組在這首樂曲之中所掌握的音色相當出色,所以到了終樂章開首充滿戲劇感的色彩表達時,團員們的演繹,特別是小提琴組在低音弦的濃烈感覺,叫人非常欣賞。而獨奏與大提琴首席鮑力卓(Richard Bamping)的一段二重奏,更是展現二人的交鋒結果。敲擊樂組在進入現代感與爵士味濃厚的片段時,為整個末段所帶引出的主色調非常精彩,而弦樂組在這裡的配合,令抑揚頓挫的高低上落波動效果很大,對於營造管弦色彩方面功不可沒;在爵士樂味道方面,指揮採取較為放任的手法,團員們似乎可以憑當時的感覺隨心奏出,所以,在場所聽到的,是一大群「街童」唱鬧的輕挑感覺。艾尼斯對於製造飽滿的和弦方面非常拿手,他刻意地輕輕拖慢時間,好使和弦的感覺更強烈,這個較古典的演繹與整個樂章的急促感形成極端的對比,整體上反而達至更刺激的感覺;不過,他亦刻意地把美國鄉土民歌風格的幾句淡化,令獨奏的部份有緩和的機會。在尾聲的超快分弓,他奏來清晰分明、力量寬大,技巧完美無瑕。身為小提琴家兼曾受伯恩斯坦親自為其指揮這首作品的過來人,梵志登對於艾尼斯的演出非常扶持,他了解到小提琴獨奏的特出位置,也對他作出相應的和應;而梵志登也了解到樂團的在這首作品的各個特色,在「機會點」不斷把各聲部可成為重點的時刻儘量發揮,形成了與獨奏抗衡或和應的重奏味道。

廣告

艾尼斯在《小夜曲》裡打翻調味架,各式各樣的韻味都幾乎被他統統儘掃,而在加奏的時候,他卻選來古典不過的巴赫《E大調小提琴組曲》的《前奏曲》。在他大刀闊斧的弓法下,濃郁的音色帶來漂亮的和聲效果。他充份掌握巴羅克音樂的風格,每每在重覆樂句,奏出音量與弓法的色彩對比;他在不同弦上的力度控制出色,把樂曲的E大調奏出明亮而清爽的色調。艾尼斯對於巴赫作品的和聲結構非常了解,在分弓和弦中,高低音弦的力度調節優秀,令低音與高音成為雙線條的、仿如帶有伴奏色彩的兩個提琴合奏,這在巴羅克音樂、與很多後期的高程度小提琴獨奏曲裡,是相當重要的一門技巧。而艾尼斯的清澈琴音,毫無丁點沙石,也同時表達出巴羅克時代揮灑靈活的音樂特色。無疑,這是巴赫小提琴音樂的演繹典範,艾尼斯傳承著小提琴大師們代代相傳的技與藝最高標準。在兩首風馬牛不相及的作品中,演繹令人折服得五體投地。他依然穿上傳統的白領帶燕尾禮服亮相,在獨奏家與指揮界已越來樂少見,配上高佻的身型,筆挺地肩架著小提琴,在舞台上非常好看而養眼,把最好的正宗傳統,都一次過送到聽眾面前,在今時今日,實在買少見少了。

至於下半場的聖桑《第三交響曲「管風琴」》,因為由始至終都從未寄以厚望,所以純粹以一個隨遇而安的心態進場,聽聽音樂而已;始終,聖桑的音樂風格有別於大部份的法國作品,它們既有法式的甜美嬌麗、也同時帶有狡猾的玩笑,最奇特是,也帶著難以歸類的超時空強大氣場,音色與氣質往往難以駕馭。小時候迷上了聖桑的《第三小提琴協奏曲》後,就開始追聽這首交響曲,覺得這兩首作品有許多類似的感覺。家裡的音響組合沒有連結強大的超低音揚聲器,地方也小,基本上是聽不清楚管風琴的效果的;但這次在音樂廳這個巨型音箱裡,樂團加上管風琴,音響的豐厚感與排山倒海的力量在梵志登與團員的演繹下,令人感到相當滿足。團員們在上半場演奏過兩首音色層次要求頗高的作品後,對於聖桑這首集清新精巧與龐然勁力的樂曲,演繹顯然變得易如反掌,令人感到意外與驚喜。

樂曲一開始不久,弦樂組的緊密而帶著靈活多變的音色,令人感到他們已找對了方向。定音鼓的位置,今次好像稍為排前了少許,不受頭頂樓座的天花影響而困著了聲音,所以,龐樂思(James Boznos)可以隨心所欲地發揮出他一貫的技巧與修養,在這首作品裡,與對角的低音弦樂聲部,在許多時候一起為低聲區提供一個堅固而富有彈性的音響根基;他們在這晚的演出中的配合,為樂曲所造的氣氛,令聖桑音樂的風味儘情展現。木管組對於演奏溫婉的旋律方面,擔當了重要的任務,銅管組的溫厚與清晰也帶有透徹而不太厚重的法國味道。管風琴獨奏家凡都斯拿(Leo Van Doeselaar)與弦樂組之間的優美演出最為觸目。其實整個後部份中,管樂組的如歌表現都非常動人,但弦樂組,特別是小提琴組,奏出音色通透又感情豐富的片段,實在令整個樂章達至世界級的極高水平,也奏出了法國管弦樂音色的極高水準。這種色彩,尤其在聖桑與比才的音樂裡更是必要的。梵志登對於線條與音色層次的塑造與要求,又再見真功夫。

第二樂章開首對於小提琴組來說,奏來駕輕就熟而出色,他們就像在演奏聖桑第三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的獨奏片段一樣,在低音弦的鞭策,令這個樂章來了個很好的開始。龐樂思的定音鼓打出的背景色彩,除了音量上與樂團與作品極相配的、具有彈性的轟雷外,這也是他個人典型風格的最優秀水平演出之一。這個樂章內容複雜,每個聲部都非常忙碌,除了技巧的要求外,樂團的平衡也是重要一環。前半部各個聲部的彈性力量處理,靈活度很高,奏出仿如《骷髏之舞》的音響層次,而鋼琴所彈奏的音階,靈巧的氣氛表達亦相當不俗。主題再現後,樂團的表現比之前更為精準,音樂感更濃;木管與銅管組的「過門」連接,在旋律風格的演繹上既不失法式的精緻高貴,也能表現出整個聲部的色彩美。在管風琴的大和弦過後,如聖詩般的風格、凱旋主題、和各聲部的對位片段,才是他們演繹最精彩之處。不過,葉幸沾與嚴翠珠的四手鋼琴片段,雖然音色很美,但卻有點音量不足。而整個樂團不同聲部與管風琴在交錯的高潮部份,情緒的補捉非常精彩,但音量卻有點過大,導致音樂廳的左右兩邊有點「容不下」的壓逼感,不同聲部的線條變得有點混鈍不清,甚為可惜。不過整體來說,樂團中每個聲部在這首交響曲中都有絕佳的表現,他們均能互相融和於整個樂團的演繹中,平衡度與音色的營造都非常出色,更能把聖桑音樂的精巧美、或如洪水猛獸的動感、與不同色調的和聲,都一一展現,每個聲部的技巧與音樂修養都極高,難以說哪些聲部特別好。凡都斯拿的管風琴技藝,演奏出莊嚴與雄烈的味道,令人感到非常滿足。

聽過這首交響曲後,感到在梵志登的手裡,港樂已解讀了聖桑的音樂語言,相信如果他們日後演奏聖桑的其他樂曲,必定能再演繹出作曲家的神隨。雖然聽眾在最後的和弦後,都等了音樂完了才拍掌,但我們大概忘記了,在文化中心音樂廳這個巨型揚聲音箱裡,還裝載著整個樂團與管風琴的輝煌餘音,而這條不斷往上移動的「尾巴」,大概在音樂離手後兩三秒才會完全消失,那是甚麼頂級器材都無法替代的音響發燒感受,但是,我們卻被自己隨時聽到的手掌聲,去蓋掉了萬金難買的享受。可惜!

樂團這晚在所有樂曲中的演繹,均達至最高的國際水平。技巧與玩味性極高,即使一級樂團也不一定能輕易做到。梵志登與團員的努力成果又再上一層樓!

--

香港管弦樂團《梵志登的管風琴交響曲》
日期: 2018年6月8日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