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定向喪心病狂》:間歇性全身機能失調症

2015/4/14 — 15:17

《無定向喪心病狂》宣傳照

《無定向喪心病狂》宣傳照

要不是艾慕杜華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會留意到《無定向喪心病狂》這齣電影。西班牙名導素以尖酸刻薄的黑色幽默風格聞名,今次他監制的《無定向喪心病狂》亦沒有令大家失望,爆笑之餘亦能叫人反思現實的荒謬和瘋狂,算得上是娛樂性與深度並重的佳作。

黑色幽默不易拍,最先決的條件,當然是要「幽默」啦!要知賣笑從來不簡單,資深電影人黃百鳴就講過:「喜劇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行當:難演﹑難拍﹑難拿獎」。這麼困難的一個項目,《無定向喪心病狂》卻著實處理得不錯。導演戴文舒方將六個以「復仇」為主題的短篇串聯成電影。短篇嘛,特點是節奏相對較快,題材也較集中,作者塑造好情景後要在短時間內引爆多個轉折,密集式的驚喜容易挑動觀眾的情緒,用好的話對喜劇來說是不錯的載體。

以「名車奔馳招人妒忌」這個短篇為例,戴文舒方甫開首就展示揸奔馳的 Diego 不滿鴐駛老爺車的 Mario 擋路,開盡油門超車並向 Mario 豎中指,簡潔易懂地交代這個故事的衝突。因為是短篇的關係,導演接下來沒有多費時間鋪墊,馬上就安排 Diego 壞車,給予 Mario 復仇的機會。主客關係逆轉得快,觀眾才入局就有熱鬧可看,興致自然高漲。

廣告

果然,Mario 沒有讓大家失望,對躲在車廂的 Diego 極盡羞辱,值得一提的是戴文舒方與大部份成功的喜劇導演一樣,於此去得極盡,Mario 隔著擋風玻璃向 Diego 便溺一幕,叫人拍案叫絕,看著 Mario「完事」一刻,整個影院都笑得直不起腰。要是長篇,這個時候就應該讓觀眾喘一喘氣,可戴文舒方拍的是短篇,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大家,他馬上安排 Diego 反擊,讓他揸著未完全修理好的奔馳把 Mario 的座駕撞落斜坡……接下來還有數個轉折,不過相信讀者由以上的論述,已經大抵知道導演如何在短篇中製造喜劇感,在此就不一一穿「計」 ,讓大家自行笑過痛快。

談完「幽默」,接下來當然要談「黑色」啦!黑色幽默與普通的滑稽不同,歡笑不單是歡笑,更隱含對荒謬社會的諷刺以及對絕望人生的無可奈何。以「重複違泊罰款,聲討也無用」這個短篇為例。爆破專家 Simón 在沒有畫上黃線的地方拍車買蛋糕,轉頭回來卻發覺政府的拖車無故將他的汽車拉走並給他留下罰款單,盛怒的 Simón 跑去收款處投訴,卻被對方告知申訴要在別處辦理,Simón 可以選擇現在給罰款取車;抑或辦好手續後明天再來取車,只是車放在這裡過夜要額外收款。這本來是不合理的執法,以至僵硬的官僚制度不對,可諷刺的是 Simón 對此表達不滿時其他人還覺得他諸多事實,甚至妻子對此也不理解,要跟他離婚。

廣告

如何?這與政府不給你公平的選舉,你極力反抗但政權不予理會,最後你還要聽親戚鬧你廢青一樣無稽荒謬吧!黑色幽默就是能夠以戲劇的方式,將現實中最可笑但也最可悲的事情突顯出來,當 Simón 利用他的專業技能炸掉收款處的停車場時,觀眾大叫夠爽之餘,也會為我們未能在現實中實現如此瘋狂的復仇感到惋惜吧!

除了戴文舒方與他的電影團體外,我認為今次香港的翻譯亦值得一讚。別的不說,單是把《Wild Tales》翻譯成《無定向喪心病狂》,既符合戲中人瘋狂出位的舉動,也呼應港產經典《家有囍事》中的「無定向喪心病狂間歇性全身機能失調症」,似有向星爺致敬的感覺,親切得來亦不失意思,比叫什麼「狂野傳說」之類精彩多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