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戲之戲:緣移戲劇班

2016/2/18 — 15:33

Theresa與Schultz經歷短暫愛情,但卻因著自己的過去未能繼續走下去。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Theresa與Schultz經歷短暫愛情,但卻因著自己的過去未能繼續走下去。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常言道「人生如戲」,又有說「戲如人生」,那麼一部借「戲劇」講「人生」的話劇,到底會是甚麼模樣?社區中心舉行為期六周戲劇課程,四位學員各有各的心事,導師則是一直勞心勞力,大家定期見面、持續交流,既學做戲,又學做人。置身劇場觀看另一劇場故事,倘若預期劇力萬鈞高潮迭起,怕要失望;在美國劇作家安妮.貝克(Annie Baker)筆下,看似「戲味十足」的佈局,換來卻是「平淡如水」的兩小時,由香港話劇團搬演的《緣移戲劇班》(Circle Mirror Transformation),究竟所為何事?

劇中人出身平凡,過氣女演員Theresa(張雅麗飾)、失婚中年漢Schultz(辛偉強飾),以至不擅交際的少女Lauren(江浩然飾),猶如你我身邊人;在劇作家筆下,他們的存在及出現,普遍沒有明確目標,女演員因為初到此地,也許希望加深了解社區、中年漢早與妻子離異,或者希望擴闊社交圈子,只有少女一心前來增進演技,夢想可在學校演出佔一席位;劇作主要框架則是眾人定期上堂,玩玩劇場遊戲、談談生活近況。

一個為期六星期的短期戲劇班,導師與學員一同透過劇場遊戲去重新認識自己。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一個為期六星期的短期戲劇班,導師與學員一同透過劇場遊戲去重新認識自己。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廣告

 

廣告

源自生活 貼近生活

假如場景換成辦公室,情況就如收看電視劇集《愛.回家》,一群人天天在一起,輕輕鬆鬆又一日,加上劇本特色之一是分場甚多,每一星期課堂,甚至每一課堂個別環節,也可成為一個分場;每場結束之時,基本上都是直接Blackout(黑燈),關掉所有燈,劇場一片黑,加上此劇燈光設計風格簡約,主要依靠社區中心白色光管作為照明,並無多餘戲劇化的處理,可以想像,觀眾就在頻密燈亮燈滅之中,看到一幅一幅割裂畫面。

片段結合成分場、分場連繫成故事,在片段、分場及故事之中,整個劇場充斥停頓,除了角色間相對無言的「靜默互動」,舞台甚至出現長達三十秒的「空場」;相對於一些著重觀能刺激的作品,例如舞台效果千變萬化的馬戲,或是笑料百出節省明快的喜劇,《緣移戲劇班》明顯平靜緩慢得多,然而,用心細味的話,這種「靜」和「慢」,或者才更貼近生活。

面對大量的停頓和靜默,觀眾的確很易分神,甚至脫離當下,轉為思慮劇場之外種種俗務,倘若如此,劇作難免淪為零碎片段雜繪;相反,如果觀眾專心一致跟隨劇情,關注角色心路歷程,同樣的停頓和靜默,則成為讓人沉思的絕佳時空;不論是中年男女的愛情攻守,或者是內向少女的個人成長,觀眾都能從中觀照生活,尋找作品與自身的關係。

Marty與James重新審視兩人的夫妻關係。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Marty與James重新審視兩人的夫妻關係。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團隊功力深 拿捏準

面對一個情節平淡、節奏緩慢,甚至近乎「反戲劇行動」的文本,倘若團體缺乏視野、膽色不夠,的確極容易排成一齣蒼白懨悶的話劇,幸好不論是身兼翻譯及導演於一身的李國威,或是擔演女主角--戲院課程導師Marty--的馮蔚衡及男主角--Marty丈夫,同時亦是第四位學員James--的李鎮洲等等,全屬本地劇壇極具經驗代表,以致無論是全劇節奏掌控,或是角色微妙互動,都是恰到好處、絲毫不差。

隨著時間推演,戲味逐步累積,在非常真實的氛圍下,觀眾仿佛不再是旁觀者,而是與角色一同成長的同行者,上半部半虛半實的片言隻語,經過沉澱、經過發酵,通通化成下半部環環緊扣的幕幕高潮,至此才驚覺編劇的匠心獨運。所謂「戲味」,並不一定來自驚人轉折劇情,就如收看紀錄片,毋須任何戲劇化的處理,觀眾同樣可以深受感動,最後引用導演李國威的一句說話:「潮流興慢食,這個戲也需要觀眾慢慢咀嚼,才能領略箇中滋味。」

一個為期六星期的短期戲劇班,導師與學員一同透過劇場遊戲去重新認識自己。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一個為期六星期的短期戲劇班,導師與學員一同透過劇場遊戲去重新認識自己。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

觀賞場次
《緣移戲劇班》(香港話劇團)
日期:2015年11月19日
時間:晚上七時四十五分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類型:劇場

 

(原文刊於《文匯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