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相萬象 艾力阿森的上海首展

2016/6/21 — 16:48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開放的金字塔 鋼、鋁、鏡箔、木、漆(黑色)、聚光燈 2016 龍美術館提供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開放的金字塔 鋼、鋁、鏡箔、木、漆(黑色)、聚光燈 2016 龍美術館提供

【文:李素超】

丹麥─冰島藝術家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在上海龍美術館的首次個展「無相萬象」(Nothingness is not nothing at all)以其各類氣勢壯觀、浸入式大型裝置藝術帶給了我們諸多關於藝術、科學、自然與人類的思考。展覽全面地展陳了艾力阿森極其豐富的藝術創作:對光影的研究與運用,以冰或水為媒介的創作,奇異的多面體鏡像裝置等等,他的作品常常挑戰著,甚至顛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與想像,也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在這些經過嚴謹的科學研究而完成的藝術裝置背後,是一位思維縝密、知識淵博的環境主義藝術家,他從其自身來自於北極地區的成長環境出發,透過藝術和他對藝術力量的篤信,感召人們對自然的領悟與敬仰之心。

重塑人與空間的互動關係

廣告

以龍美術館的建築為依託,大型特定場域裝置《開放的金字塔》是艾力阿森為龍美術館獨特的展廳空間量身打造的作品。這件作品佔據了美術館的中央大廳,由鋁製框架和反光面板組成的大型金字塔懸掛在11米高的混凝土拱頂下,離地面兩米五高。開放式塔尖處的聚光燈在金字塔內部投射出明亮的光圈,創造了一個將人置身於金字塔底下和內部的空間場。走進金字塔,踏入這光圈,向上望去,觀眾會看到鏡面從不同角度映射出的內部空間、地板、光暈,以及進入這個空間的人。漫步其中,猶如置身於無垠的宇宙,隨著視角變換,「金字塔」帶領觀眾沉浸在一個立體的、交錯的空間。

《開放的金字塔》內部一景。(攝影/李素超)

《開放的金字塔》內部一景。(攝影/李素超)

廣告

《開放的金字塔》外部與內部的極大視覺反差顛覆、重塑了人與空間的互動,讓人們原有的空間想像遭受挑戰和質疑。艾力阿森說:「我想通過藝術作品來放大龍美術館展廳空間的洞穴感。作品邀請觀眾向內觀看,探討其感官在其中如何作用,為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夢想的烏托邦提供可能。藝術可以改變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可以顛倒乾坤或者別有洞天,我希望觀者受之啟發,提出疑問。我將質疑看做一個契機,它將為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切提供可協商與改變的可能。」作品充滿魔力地全面喚醒我們內在的感官,觀者真正地融入成為其所創造世界的一部分。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幸福 木、橡膠、黑色燈、塑膠、水、螢光肥皂泡水、發泡器、控制器、風扇 2011 攝影/王凱梅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幸福 木、橡膠、黑色燈、塑膠、水、螢光肥皂泡水、發泡器、控制器、風扇 2011 攝影/王凱梅

對幸福的窺探與嚮往

通過這件作品,觀眾可以透過美術館牆上一道長長的狹窄開口,以視平線的高度窺視一個不停變幻的世界。作品內部被紫外線燈管照亮,無數泡泡飄散在內部黑暗的空間內,在飄向上方的過程中,它們在紫外線光的照射下變得閃亮、多彩且神祕莫測。這些泡泡不間斷地出現、消失和變化,並在這之中持續碰撞、融合、爆裂,最終沉入平靜的水面。作品的觀看方式也成就了它的特別之處;那一道狹長的開口是連接這個萬象的泡泡世界與外部,即我們觀者之間的唯一途徑,而觀者更像是偷窺者,好奇地窺探著裡面輕盈的世界,甚至在將手伸進去,觸碰到水或者泡泡的那一瞬間,彷彿也觸碰到了幸福。這種稍縱即逝的體驗,也是艾力阿森在邀請我們進入其藝術世界的同時試圖創造的。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環形彩虹 壓克力稜鏡、鋼、鋁、電機、三腳架、鏑燈 2005 攝影/李素超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環形彩虹 壓克力稜鏡、鋼、鋁、電機、三腳架、鏑燈 2005 攝影/李素超

一個環形稜鏡懸掛在美術館黑暗的空間內,聚光燈打出的一束光線穿過緩慢旋轉的稜鏡,並將其環形的影子投射於對面的牆壁。隨著稜鏡轉動,圓形和弧形的光束散射在空間中,投射在四壁上,其中一些是白色的,另一些則呈現出可見光譜裡的七彩顏色,如同彩虹。在這裡,稜鏡、影子、空間和光線之間達成了某種契約,在簡潔、優美的律動與互動中構築一個美輪美奐的光影空間。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你的多元視野 鏡子、不鏽鋼、鋁 2011 攝影/李素超

艾力阿森Olafur Eliasson∣你的多元視野 鏡子、不鏽鋼、鋁 2011 攝影/李素超

艾力阿森標誌性的多面體鏡像裝置無疑是他藝術世界的最佳載體:複雜、精密、完美、引人注目,並有能力改變我們對周遭的一切認識。《你的多元視野》是由四個內置鏡子的錐形不鏽鋼裝置組成的四個簡易萬花筒。每個萬花筒採用了不同的孔徑形狀,正方形、六邊形、平行四邊形和三角形。四個萬花筒都安裝在同一個黑色金屬架上,因此它們都聚焦在同一個點上。向內部看去,近乎無限的碎片反光穿透了每個萬花筒的邊界,從整體上營造出球形多面體的幻覺。由於每個萬花筒的孔徑形狀各不相同,其內部反射出的多面體幾何圖形也各不相同;作品呈現的多元視野,為觀眾構建出一個充滿無限可能與活力的觀感世界。

艾力阿森說:「藝術總是真實的,除此之外所有其他的都不一定。」還說:「真實是我們塑造出來的,是我們的所見、所感、所想、所思和所做,也是事物、作品、空間和城市作用於我們的。」他的藝術極力邀請觀眾進入成為其中的一部分,體驗藝術家的「真實」世界,也為不同的人們帶來共同體驗的經歷。在展覽「無相萬象」的開幕式上,他多次強調了自己正在進行的「小太陽」計畫:小小的太陽能燈幫助了許多仍通不到電的第三世界國家和地區的居民,這些節能環保的小太陽燈也成為他某些作品的媒介。在我們仍然對當代藝術家的社會角色或藝術的效能持懷疑態度的時候,艾力阿森的作品和他對藝術的信仰從方方面面啟發著我們對藝術的再思考。

(原文刊於《今藝術》 6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