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聲絕境:「失去聽力」的比喻 較「打破沈默」更有意思

2018/4/24 — 10:36

《無聲絕境》電影劇照

《無聲絕境》電影劇照

我是由這一幕戲(見圖),才進入 A Quiet Place 的無聲絶境/噤界的。(不是弟弟被怪物啣走)

是它,打開我看這部戲所需要的鎖,可能因為,內心一直被現實所抑制住的苦,忽然出現在銀幕上:有時你聽不見別人,有時別人聽不見你,而阻礙彼此聽見彼此的,不是外界的力量,是內心的噪音。

我一直相信,電影由技術的本質到它能發揮的影響,全在於心理。「成功」的例子,必然因為它對觀者造成心理的安撫(大多數時候)和衝擊,不論是深是淺。

廣告

這是 moving images 的 moving 的意義所在。

同樣關於受苦難的折磨,譬如戰爭場景,一張照片和一段影片在感受上的差異,在於定格中我們是閲讀攝影者的意識與潛意識,但 moving images 的 moving,則把我們帶進自己的未知裏,在各種變數中,我們不由自主地想像與猜測的同時,也會感覺到一股潛伏的推動力,如害怕看見什麼其實因為想看。

廣告

A Quiet Place 的電影語言,是一種不希望觀眾太意識到它存在的選擇。它的視點,從頭到尾,都是放在片中一家人的感受角度,這些角度,由於情景的單一(都是面對同樣的生存危機),只不過在不同角色遇到不同威脅時轉換,高潮時,當媽媽與初生嬰兒,姊姊和弟弟,爸爸單獨都有危險,我們與地窖的監察電視系統不同的是,接收到所有畫面的,不是鏡頭,是不同角色的眼球。

和一些心理上較複雜的悚慄片比較起來,難怪 A Quiet Place 是簡單很多 - 這一家人都危在旦夕,既是旦夕,便沒有時間再有心理活動 — 雖然,女兒的內心其實非常糾結,所以才會對弟弟説「他(父親)會來救你」,潛台詞是「他一直救不了我因為沒有真要救我(讓我能夠聽見)」。

心理,本來就是一種聽覺。我們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依賴心理來翻譯所見事物對個人的意義。為什麼「心」是要用「聲」來形容?因為,它是發自內在的電波,忽然強忽然弱,可以引導,可以干擾。

可以成事,更能敗事。

《無聲絕境 (A Quiet Place) 》劇照

《無聲絕境 (A Quiet Place) 》劇照

如果 A Quiet Place 完全採用失聰女兒的心理來建立觀眾的視角,整部電影的語言將比現在複雜得多。導演從而要呈現的,將不是現在我們所見的「一家人」的「表象」卻是「一個人」的「內心」,例如,失聰的女兒先被內心雜音導致「迷失」而置自己和家人於水深火熱,及後,又在關上噪音後,才恍然大悟並找到驅除心魔的方法。

但,就如有些影評提及 A Quiet Place 中飾演母親的 Emily Blunt 的處境- 要與異形共處斗室還要保護嬰兒 - 與 Alien 中的 Sigourney Weaver 相似,其實,Alien 所刻劃的心理,正因為 Weaver 的「一個人」是一個人,和 Blunt 的一個人是「一家人」的一份子而大大不同。A Quiet Place 的電影語言和它要營造的情感相對直接和簡單,它就是要觀眾認同,與你愛的(家)人在一起,每分每秒都可能是最後。這,應該不需要怎麼思考,所以,影機只要把一切的警告和恐嚇做到人人都能感受到,就好了。

然而,在這表象的建構下,導演一定是有做對很多的選擇,才會在守護家庭摯愛的大主題下,同時觸動,或撃中,更多被潛意識所抑壓的情感,如每個人都有不敢丶不能丶不懂丶不容自己釋放出來的那一隻毀滅性的怪物,或因為不知如何毀滅這隻共生怪物(等如毀滅自己)而發出不忍卒聽的慘叫一聲。

「啊啊啊啊⋯⋯⋯⋯⋯!!!!」

壓力,就是我們活該把它變成沉默,再一聲不響地呑下去的。為什麼?因為,我們也知道如果人人都把壓力像噬人怪物般放出來四處獵殺逞兇 — 就如生活中比比皆是的語言暴戾丶文字暴力丶情感勒索 - 這一分鐘你是受害人,下一分鐘你就己經是怪物。而由心理駕馭的情緖,誰說不正是扼殺情感,摧毀關係的元兇?

為了不想讓壓力成為令一個人的人性變成被怪物夷平,操控的死城,我們務必學會從內心找到不能讓這些怪物繁殖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放棄令「心聲」不要成為不斷干擾我們的高頻率,一種令我們無法冷靜、平靜地面對自己的「噪音」。

「失去聽力」,是 A Quiet Place 對我來說,比「打破沈默」更有意思的比喻。看著女兒最後目睹怪物被「聲音」摧殘而像看到自己般的表情時,這部電影於我,便不再只是一次觀看別人歷險,卻是回溯自己的歷刼:上一次的慘叫是因為什麼?

可能也跟女兒一樣,希望父親對自己說一聲,我是愛你的,這是永遠的真實。但,為什麼有些話一定要説出口才聽得見?或反過來問,為什麼有些話明明很想說,但又過不了自己一關?

多少內心的說話,說不得,不能說,都是因為信心不夠,信任不能。多少壓力的形成,怪物的出沒,都是源於自信的扭曲,異化成異形的自己?當一個人是因為一群人變成這樣,一群人又因為害怕自己是一個人,所以噤聲?那時候的我們,是不是也在經歷,逐步走進 A Quiet Place 那樣的啟示錄裏?

問題是,多少人能從中得到「啟示」?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