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謂語:西草.黃潤宇

2015/12/26 — 16:26

宋冬「白做園」有說:「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白做也得做」。三者啣成一循環之套套邏輯。白做園的概念乃盆景,盆內為「自由之地」,任何發生之事所遺留的痕跡與剩餘將留在園內,被土掩埋,「自由」既是毒素也是養分——不管世人相不相信,宋冬堅持他家裡垃圾堆成的廢物盆景種出了可收成的果實。

(攝影:石俊言)

(攝影:石俊言)

廣告

實現出來的白做園兼有廢墟與幼童玩具的氣質。面向園中的泥土堆於是也就有了正負向的選擇題——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選擇,毋寧是組合太多,而一時意向難辨。面對土堆,聲韻詩社的社長西草形成了一個葬禮的構想,他將會在 27/12(周日)在「白做園」內實行。青年詩人黃潤宇則寫火寫風寫人馬,諸種自由的象徵——寫完詩她直接放假去了。請來細讀他們二人的作品。

〈油街-赤柱-香港 〉
西草

詩人西草
(攝影:石俊言)

詩人西草
(攝影:石俊言)

    "Nothing we did could have
     saved Hong Kong,
     it was all wasted."

這是被感覺浪費的地方
阿鎏,除非這是赤柱酒吧街
如何佈置一次沒有廚餘的週日,美德
假若一連七天錯過了死刑

這裡有一些深刻的悲傷期待被發現
暫時只有悲傷發現了眾人
下雨了,歷史建築內滿地乾沙
有異象旋轉著讓濕潤暈眩
囚徒無事可計劃
被死神相中的將要誤解永生
現在請你閒逛想像的牢獄
在休假的崩壞程序中
贈你鑰匙、藍天、床單
和定期探望的消費者

這樣,可以不再參加塵埃的葬禮
奪回禮儀強佔的時間
圍牆內發動一次微小得近乎偉大的革命

試著做不會發生的事情吧
做了等於發生的也不發生
發生的事情在不可能的晚上發生
發生的事情在印刷術語裡不再發生
發生著不發生的發生
在不發生的威脅下挽回一個詩人

(編按:前言來自楊嘉輝作品《史丹利》)

詩人西草
(攝影:石俊言)

詩人西草
(攝影:石俊言)

廣告

 

〈理想國〉
黃潤宇

詩人黃潤宇
(攝影:石俊言)

詩人黃潤宇
(攝影:石俊言)

代達羅斯造一空城
思考者們在此起居
風餐接以無上的光影
又如千年後造伊茲拉迷樓
人與人提著心眼之燈
在茫茫火燭中戀愛
一同養起瘦馬
等待衝破墻垣的鏡面
抵達逐年覆轍的亙古
但當絕無僅有的空氣
捲入詩人肉身
紛爭過的城門都作騙局
當陽光弄髒眼前這座
玻璃靈柩
躺在裡頭的不是巨人
而是未來的稚子
飛吧,伊卡洛斯以黑羽為械
比太陽更早點火而行
從故國的彼端飛入
末日的沙塵
遙遙望去,扣著神祗的
並非遼遠之火
而是火叢中跳躍著
以夢為馬的途人

詩人黃潤宇
(攝影:石俊言)

詩人黃潤宇
(攝影:石俊言)

(攝影:石俊言)

(攝影:石俊言)

 

27/12,無謂語@油街實現: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485512387077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