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煙花作為領悟──桑吉加談城巿、動盪與安寧

2016/5/28 — 11:52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煙花,喜慶之物。它在特別的日子綻放,也如紅筆圈出我們城巿的日曆。新年,年初二,七一回歸,十一國慶。它們把人們從家裡調動到海邊空曠處。照亮黑暗的海港上空,籠罩人群的頭頂,如同壓倒性的祝福。燦爛,短暫,巨大的充盈奇觀,與過後奇異的空虛感,總像是某種寓言。唐韋莊〈雜感〉詩云:「莫愛廣陸台榭好,也曾蕪沒作荒城。魚龍爵馬皆如夢,風月煙花豈有情。」煙花是繁華之物,因而也經常是城巿的寓言;傾城就是,煙花會謝,笙歌會停。

著名編舞家桑吉加,城巿當代舞蹈團的駐團編舞,六月將有新作《煙花.冷》面世。煙花瞬間的燦爛與幻滅,令桑吉加想到城巿的變幻,建築的旋起旋滅,盛衰無所謂必然。「中東文明古國存在了幾千年的古蹟,一個炮彈就沒了。為了發展,一個村子就不見了。北京為了建新的大使館區,一下拆遷了幾萬平方公里。」往往是在發展中,反而讓人看到幻滅。桑吉加想以《煙花.冷》,去訴說城巿的故事。

城巿與我們的身世

廣告

「曾有很多輝煌燦爛的城,如夜空中的煙花,在最璀燦的瞬間轉冷成灰,城中那些相愛的人們都已飄零四散。
這不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城巿有更堅固的鋼筋水泥和更熱鬧的車水馬龍。人們有囂張的野心,也習慣禮貌的疏離。
但這也許就是我們的故事。煙花還在綻放,狂歡的人群腳下已是一地淒涼。
別對他們說,這不是同一個城。」

——桑吉加

舞蹈的重點從來都不是寫實,實指反為拘束。桑吉加著重的是,尋找一個開放的結構,置入關於城巿的各種意象與能指,容讓舞者發揮,任由觀眾擷取並想像。桑吉加自稱是碰撞型的創作者,在北京、廣東、香港等地與不同舞者合作,都先看舞者本身的特徵和演繹氣質。「一個擁抱的動作,西方舞者就直接抱了,中國舞者會猶豫,香港舞者是會照你指示做,但面上有微妙的拘謹神情。這些特點都是可以發揮的。」

廣告

桑吉加也觀察到,近年香港氣氛有點變化,「可以做比較本土的東西」。《煙花.冷》會有更多粵語元素,舞者本身提供自己的城巿故事:有人住在藍田很多年,就說自己童髮剪頭髮的地方;有人住屯門,祖輩是水泥匠,於是可以指出地方上哪些建築,是其祖輩有份建起的,感觸比一般人更深;也有灣仔利東街的故事……很有趣,當回到每個人自身,故事往往從城巿裡微小的角落、不為人知的街道開始,此乃社區文藝的特質。《煙花.冷》是一個話語滿溢的舞蹈作品,舞者必須在跳舞之餘述說、讀詩,又絕非校際詩歌朗誦那種板硬肉麻的腔調,而是讓詩結合具象。

如何在速度中冷凍

「煙花在瞬間開落
散射出空空盪盪的寂寥
蓬蓬的爆音愈來愈頻密
金屬片尚待消磨
空間裡有濃重的火藥氣息
港海光芒大亮的剎那
背景煙團一片慘白」

——樊善標〈煙花〉,節錄

桑吉加其實是個激情的人,他關懷城巿中人的冷漠心態;他問,香港人有伸張與訴說的權力與機會,但香港人真的會這樣做嗎?當城巿中人連打招呼都那麼少,舊式屋邨與舊區人際關係都被高樓大廈重門深鎖代替,他擔心的是這些日常而基本的東西如何構成我們。「情況就如北京,以前在胡同裡完全不一樣,胡同裡是隨便招人回家喝茶的,現在人們都進入了一個不和人溝通的空點,所有人際交流都在手機裡,其實有什麼事出來喝個酒不就開心了嗎?」因此《煙花.冷》,其實也是一個重尋人際關係的過程。桑吉加也擅於和舞者互動,營造一個開放的氛圍:「舞者若有戒心,是因為不知道作品會帶他到什麼地方。有了信任,舞者就放得開,可以創造出另一個時空中的東西。」

桑吉加在《煙花.冷》中置入莎士比亞《暴風雨》中的一節獨白。這真是一個叫人惴惴的徵引,彷彿隱寓香港的命運。桑吉加說自己也到過旺角,對於自己腳下曾經踏過的磚頭被挖起來扔出去是難以想像的事,這種事件先不論行動對錯,都是一種重要的心理衝擊。他想起暴風雨中的人們,難免緊張無助;而桑吉加的寄語是,不要哄亂,不要害怕。Do not afraid。我們會在作品中聽到如鐘磐清晰的聲音,來自自己心底,或來自他人。

莫失莫忘  反而開放

如何不慌不懼?桑吉加說,就是要有自己的主見與主張。在烈火中走過,需要很定的心。桑吉加說自己安定的心,來自西藏草原的根。「那是絕對的自由,可以忘記時間和空間,一個帳蓬就可蓋起自己的家。」他笑說,城巿裡那麼擁擠,人才會迅速移動,到了空曠的草原上反而可以躺著不動,數星星。「視覺上也完全不同,草原上你是看到一個人慢慢走過來,城巿中的人都是晃來晃去的。」

安定是來自空闊,反而可以游牧而四處自然投入,桑吉加說自己在各個城巿都是隨便走,隨便住,也不必有「私竇」這種觀念。他也知道克制那流動造成的浮躁,「有時我會跟自己說,太躁了,太躁了,要自己調節。這些年來一直在修,我想和家裡的氛圍有關,小時候父母帶著學藏文、唸經,家裡都有宗教儀式。心比較容易定下來。」那種安寧與流動,或者就如草原上的草,款款隨風擺動。

「晚安,那麼再見了,城巿
天空和它的贊助者
隔絕了風也不要隔絕煙花
為什麼這樣好看?那絢麗
原是一種溫馴的垃圾
然而它被視為爆發
這就是這城巿的煙花」

——陳滅,〈垃圾的煙花〉,節錄

--

《煙花.冷》

編舞及佈景設計:桑吉加
2016年6月3日 - 4日
8pm
葵青劇院演藝廳
http://www.ccdc.com.hk/zh/site/p/4?lo=full&type=programme&pid=5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