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煙花、想像與共同體

2015/9/6 — 18:57

鍾正《去年煙花特別少》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鍾正《去年煙花特別少》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香港回歸後的一年,陳果拍攝了電影《去年煙花特別多》(1998)。影片講述了香港回歸前夕城市中彌漫的緊張與焦慮,一班被解散的華籍英兵找工作處處碰壁,以至於加入黑幫、打劫銀行。影片開頭,車站助理被地鐵月臺洶湧的人潮擠入車廂,只能對著車窗呼氣,被迫前往下一站。這就是1997年的香港,那年香港總共有六次大型煙花匯演。從那以後,國慶日煙火成為例行的年度盛事。2014年,正值運動期間,國慶前夕政府同時取消了跨年及國慶日煙火施放。鍾正收集了從1953年到2014年香港煙火匯演的鏡頭,以此為素材實施了去年缺席的煙火。只不過這組名為《去年煙花特別少》(2015)的作品,將維多利亞港觀賞的公共經驗置換成為在Para Site 藝術空間裡的私密個人體驗。

作為林志恒策劃的首個展覽,《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延續了Para Site一貫的政治性討論,只是從國家、民族的尺度聚焦到城市生活本身。為了避免流於表明或者太過籠統,林志恒嘗試把香港城市的具體語境作為展覽概念的出發點:「我想放低國家身份,將城市(香港)作為一個集合體(union),因為它存在於我們每天的生活中。大家常常以城邦論來討論香港,用香港、中國、英國等多重單位(unit)來解讀,我嘗試把這些單位簡化到香港本身。」這就如西西在七十年代的著作《我城》,在經濟騰飛的大時代下,從「我們」回到「我」事實上更凸顯個體價值與多元性。所以這本現實主義幻想色彩的小說直至今日仍然能引發香港人的共鳴。

鄧國騫的作品《冷板》(2015)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鄧國騫的作品《冷板》(2015)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廣告

為了呈現城市的複雜性生態,林志恒選擇了12位香港本土青年藝術家,展開了關於身份的討論:有關家族記憶攝影的私密性一直貫穿在劉衛近年的創作中,畢業禮、童年、父母合照被局部放大,越發營造了記憶的模糊。護照花紋和圖案也無法消除地被烙印在記憶的影像之上。鄧國騫的作品《冷板》(2015)延續了其長期的物質存在式的、審視性的創作語言,立法機關椅子的桎梏、官方紀念品物質功能、形象上的消費性被靜置在一起,去審視權力與商業消費的矛盾與制衡。葉建邦的《缺席發言,晚報系列》(2014-2015)、《喬曉陽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廿四日的談話》(2013-2015)通過報紙拼貼以文本的缺失和重構的方式來建立公眾對話,文字被轉化為視覺圖像,進而有了多義和開放的指涉。作為攝影師的曾家偉首次創作錄影作品《拖地》(2015),用獨特的藝術語言探索人與日常空間關係,就如鴛鴦奶茶是咖啡和奶茶的混合,港式茶餐廳也成為了中西交匯的產物。在茶餐廳拖地的動作和俯視、移動的鏡頭,形成了被限制又在不斷尋找的張力,以及文化衝突帶來的矛盾與焦慮。

廣告

林志恒認為展覽的中文名比英文名更貼切,因為多了一層浪漫化的、故事化的色彩。但英文名Imagine There’s No Country, Above Us Only Our Cities來源於 John Lennon 的《Imagine》歌詞:「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above us only sky」卻也比中文名有更多「想像」的含義。Benedict Anderson 把民族稱作「一種想像的共同體——並且,它是被想像為本質上有限的(limited),同時也享有主權的共同體。」(《想像的共同體》,2003:5)並且對民族與國家的概念進行了區分:如果說民族是群體的願景,那麼國家則是實現這種意志的目標工具。民族是通過想像所構建的,這種共同體甚至根本談不上真實性,它的基礎是它被想像的方式。Benedict Anderson 對國家和民族的概念都持否定和批判的態度,民族(共同體)夢想著自己是自由的,衡量這個自由的尺度與象徵的就是主權國家,國家為了構建權力機制和不證自明的合理性,通過想像——民族來讓個體價值自願或被迫犧牲。展覽中城市的概念更多是空間或地域性上的,策展人並沒有限定、創造、尋求一個共識或答案,而是通過藝術家看似鬆散實則多元的想像,去引發討論和自主的聚合。

林愷倩的《我們都是網路美國人》(2015)和《OK》(2015)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林愷倩的《我們都是網路美國人》(2015)和《OK》(2015)
(圖片來源:Para Site 提供)

林愷倩用《我們都是網路美國人》(2015)、《OK》(2015)戲謔了網路社會中的身份,大部分所屬美國公司的社交平臺帳戶讓我們似乎突破了國界、身份和距離的界限,但同時我們也成為了消費產品的組成部分,無邊界的幻象事實上阻隔了個體的實現。從自身觀感和感知層面出發,是藝術家最直接地去討論身份問題但方式,也最能夠引發共鳴。黃榮法將嗅覺延伸到邊界,《從前我是這樣確切地知道我來到這河到對岸》(2015)在深港邊界羅湖橋的更亭中留存的是緊張、微妙又混雜的政治氣味。程展緯的《母體》(2015)用吹的動作和國旗的鏡頭設計出個體力量的假像和無能為力的隔離。這種不真實的媒介間性也隱含在作品《風向儀》(2015)中,吳家俊讓國旗和港旗在即時直播的螢幕中被觀看。作品所創造的帶有距離感的、無解的體驗,能夠去給公眾營造更多想像和討論的空間。

「雨打風吹的年代,不是我的錯。怎麼樣的身份,才能夠解脫。」《去年煙花特別多》片尾曲透露的是香港人對身份認同的焦慮和對個體意志的尊重。而今18年過去了,去年香港的煙花少了,今年的煙花又回如何呢?

--

展覽資料

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

日期:2015年8月1日 – 2015年9月6日
地點:Para Site 藝術空間

 

(《藝術世界》2015年9月刊,300期,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