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熊輝水墨展中的父與子

2016/4/29 — 16:23

早前到中環Grotto Fine Art看「山水重構──熊輝水墨計劃」(The Departing Landscape -- Hung Fai Ink Project)展覽(展期至5月7日),也許嚴格來說不是熊輝(Vita Hung)的個展,應是熊海及熊輝兩父子的聯展,不知畫廊方面會否不高興,但說到底熊海也是水墨大師,能一次過展示熊氏父子合作完成的作品,也是一件利害的事呀,熊輝自己也指,這應是第一次他倆在商業畫廊展示合力完成的作品,他們在家中一齊畫畫,又或父親教兒子畫畫當然是平常事,就算以前在一些群展中,都只有他們二人各自的作品。

今次展覽中,或者最令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要算是「繪畫六法--傳移模寫」水墨作品系列(The Six Principles of Chinese Painting – Transmission),當中又當然以一連十二幅水墨畫組成的的第九組作品,以及由一連五幅水墨畫組成的第四組,兩組作品都是先由父親用硃砂物料繪畫以中國傳統山水畫內容為範本,之後由兒子用其本身的手法及技術去臨摹,其實也不是完全地複製,而是逐步從父親的一個樣板,去用另外的十一及四幅作品去從傳承,到演變、轉化及突破,以第九組為例,從父親很寫實的山水,在左右兩方是兒子用自手法去轉換父親的山水成自己抽象的山水。另外,父親用紅色的硃砂畫,原來是有一種權威的感覺,或者有種古代當權者印鑑,甚或皇帝御筆批示,從父親到兒子,權位到創新,被臨摹到臨摹,傳統到突破,再借用中國畫家及藝術理論家謝赫的藝術主張為題,表達出傳承不代表全盤複製的意思。用文字真的很難去形容兒子如何用墨點臨摹父親的範本,之後再用水、墨及紙的不同特性,做出不同的效果,大家不如親自去看更好。

廣告

不過,筆者自己也許更喜歡「繪畫六法--應物象形」水墨作品系列(The Six Principles of Chinese Painting - Correspondence to the Object),是二人合作畫的昆蟲水墨畫,看到紙上畫了密密麻麻的蟲,有的是排得很整齊,有的是不規則的,不知是蚊是蠅還是其他小蟲,但原來是由兒子在摺疊及濕透的宣紙上重複注入墨點,再由父親在化開的抽象圖案上畫幾筆而成一隻一隻又一隻的蟲。自己覺得今次雖然也是以中國畫家及藝術理論家謝赫的藝術主張為題,但是和之前的系列反過來,是由兒子先開始,再由父親接續。

廣告

如果這不是一個展覽或藝術創作項目,這就是一個現在所謂的親子活動了,由背後的構思,到執行,以至最後的成果,是那麼的齊心,令人多麼的羨慕。不是純粹父子明作畫畫,你一筆我一筆,是有一個主題框架,即以謝赫的主張,再分好工,誰先誰後,用硃砂或水墨,都是有得解釋的。

你羨慕嗎?你有一個好像熊海的父親,又或有一個好像熊輝的兒子吧。有很多事,是強求不了的,天意如此,乎復何求,就當是人家先世做了好事,今世有回報啦。

除了熊氏父子,筆者忽然在想本地藝術圈中還有多少父子/父女/母子/母女/兄弟姊妹檔,又或同是在藝術圈中打滾的呢,一時間就想到鄧凝姿及鄧凝梅,其他有畫家歐陽乃霑及其兒子跨媒體創作人歐陽應霽、同是胡琴家黃安源及兒子黃晨達,前香港中樂團二胡首席辛小紅及高胡辛小玲兩姊妹,還有電影導演爾冬陞及其兄長是秦沛和姜大衛等等。當然應該還有很多,只是筆者一時想不起而已。

傳統是如何看待,就算是要傳承,也不一定要永遠都要照樣複製下去吧,藝術如此,政治、經濟、社會、民生各方面也是如此。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