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燒失樂園》李滄東文藝奇案

2018/12/29 — 9:00

《燒失樂園 (Burning) 》劇照

《燒失樂園 (Burning) 》劇照

南韓名導演李滄東新作《燒失樂園 (Burning) 》,改編日本村上春樹的八十年代短篇小說《燒農倉(納屋を燒く,英譯 Barn Burning)》,增添不少情節,變為當今韓國故事,長達兩個半小時。

此片曾在今屆康城影展參賽,得到超高分好評,不過沒有得獎。現已在 2019 年美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初選殺出重圍,列入九部「短名單」之內,能否入圍正式提名的最後五部呢?尚待一月下旬公佈。實際上,好評雖多,亦有欣賞李滄東過往作品的人不大滿意。總之各花入各眼,無論如何,這是 2018 年亞洲一部不可忽視的文藝奇案片。

《燒失樂園》拍法很文藝寫實,節奏緩慢細緻。青年男主角(劉亞仁飾演)是農家出身的大學畢業生,夢想做作家,但處於無業遊民的困境。他在首爾偶遇舊同鄉女同學(金鍾瑞),發生情慾關係。她浪蕩不羈,往非洲旅行時結識了花花公子新男友(史提芬元),回國後這兩男一女構成微妙三角,終於演變為謀殺、報仇的血案。

廣告

男主角是文藝青年,但不是文弱書生,保持農家子的壯健、木訥和戇直。劇情很注重南韓城與鄉、貧與富的分歧,男主角搬回鄉下舊屋獨自居住,可見農村滄桑變化,他家境不好,母親早已離家出走,憤世嫉俗的父親出事被拘控,真是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兒子又不懂隨波逐流,在大城市缺乏出頭機會。

駕名車住豪宅的花花公子相反,是城市中產玩家。他看來很文明,樂於結交農家子、浪蕩女,探訪主角的農屋時還很欣賞鄉野風光。並且自爆秘密,聲稱喜歡放火焚燒農田溫室。這是花花公子玩意,來自農村的男女主角,亦成為他的玩物。

廣告

城鄉兩男對比強烈,土氣木獨的劉亞仁,英俊瀟洒的史提芬元都演得貼切傳神。女主角金鍾瑞最生動奔放,放浪形骸裸露,又哭笑無常,隨時隨地睡着,自然可愛。她貪玩又愛奢華生活,但真愛是同樣出身的男主角。

劇情轉捩點是女主角失踪,男主角苦苦追查,下半部就演變為懸疑奇案。

村上春樹原著短篇簡單得多,已婚作家偶與浪女發生關係,認識了她的新男友,後者自稱愛燒農倉。然後兩男都與此女失去聯絡,再無下文,亦與城鄉貧富無關。

李滄東借題發揮,對南韓社會演變有感而發,顯出儘管民主化現代化了,然而現實問題甚多。至於故事發展成謀殺與報仇,大大加強戲劇性,後段無疑猛火炮製,在雪地搞出駭人的殘暴情景。但這樣擴展頗有靈感,合情合理。推理追查過程不俗,尤其是一隻神秘的貓,作為起承轉合的關鍵,安排得相當巧妙。

至於是否確有謀殺?報仇者是否冤枉好人呢?片中疑點不少。或許報仇者不滿現實,滿腔憤怒和仇恨,無論仇人是否罪證確鑿,都要乘機殺人雪恨。這樣解釋也可成立。

《燒失樂園》是可觀作品,我嫌的是太長太慢,如果濃縮為兩小時內當會較好。現年六十四歲的李滄東早已自成一格,今次一方面炮製奇案,另一方面故意反潮流慢板細拍,不迎合「快餐」觀眾。我的觀感,是不少細節值得耐心欣賞,整體好過村上春樹原著,但不及李滄東前作《密陽》和《詩》。

妙在片中文藝青年主角談到最喜愛的作家,是作風艱澀的美國福克納,並非東亞中青兩代着迷的村上春樹,或村上春樹崇尚的卡夫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