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燒失樂園》Burning :年輕人的無力感

2018/12/30 — 8:55

《燒失樂園 (Burning) 》劇照

《燒失樂園 (Burning) 》劇照

(含少量劇透!)

等了多年終於等到李滄東導演的新作《燒失樂園》(Burning),知道電影今年在康城影展上大獲好評,苦苦再等了數個月,終於在早前香港亞洲國際電影節看到了。

電影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燒倉房》(Barn Burning)。故事主人翁鍾秀(劉亞仁飾) 從大學文學系畢業,夢想成為小說家,不過一直躊躇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又或許是沒有追夢的勇氣,他情願靠做散工過生活。在一次送貨期間,碰到在店鋪前靠跳舞吸引客人的海美 (全鍾瑞飾),原來她是在家鄉青梅竹馬的朋友。這兩個年輕人正值芳華,但都淪為社會的底下階層,大概這是時下韓國年輕一代的寫照。

廣告

在混沌世代下的年輕人是電影的一大命題。故事選址在南北韓邊境的坡州市,雖然是南韓境內範圍,但在那裡可以清晰聽到北韓政府的廣播。這政治意識環境的交錯是現世的寫照。大環境不明朗下導致社會的不景氣,在這樣的世代下,叫年輕人如何生存?在坡州的每一幕都是在黃昏及清晨的時段,在朦朧昏暗的迷霧中,顯示年輕人在時下的大環境下的迷失。

廣告

雖然海美也是徘徊在這社會的「遊離分子」,她也有堅持夢想的渴望。在她實現夢想去了非洲旅遊時,鍾秀答應會暫時都其居所?餵養小貓。海美的居所,是個每日只有一小時有陽光照亮房間,其餘時間都是灰灰暗暗。還有永遠看不見的小貓,每一次鍾秀到住所裏,都從沒有遇過貓兒,只憑空空的盤子確定貓兒的存在。

以上幾幕與坡州呈現的環境互相呼應。年輕人所身處的環境下,偶爾會有光眀的時候,但大部分時間都處於一個陰暗的狀態。他們不確定周遭發生的事,只能透過某些暗示才能僅僅推敲出事件的框架,而來龍去脈卻是無法知悉。

海美在非洲的小數民族?認識到人類追求比物質更高層次的東西,那稱為「Great Hunger」。海美正是指社會上還有力氣追求「Great Hunger」的年輕人,不過同樣受到打壓,最後並沒有得好下場。

她在非洲遇上富家公子Ben (Steven Yuen飾)。Ben的背景身世極為神秘。觀眾只知道Ben有一種特殊嗜好,他喜愛把沒有利用價值的倉房燒乾淨。他說「韓國有許多這樣的倉房,就算突然消失了,也沒有人會在乎」。接下來海美就消失了。電影到最後也沒有解釋故事的底蘊。Ben的「特殊嗜好」被看作是對生命的一種鄙視。那他是當權者的影子嗎?這究竟「倉房」的價值應該由誰在定奪呢?是否被認定沒有用途的就可以隨便被消滅呢?電影透過Ben這個角色令觀眾好好反思。

「不要記住這裡有橘子,而是要忘記這?沒有橘子」年輕人渴求的東西,由於種種的環境因素,都是伸手不能觸及。想活得容易些,還是換個角度,忘記這些東西存在過的事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