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營運四年暫別香港 PubArt創辦人:為何香港難有自己藝術家?

2016/6/27 — 19:24

PubArt Gallery 創辦人 Cathy Lee

PubArt Gallery 創辦人 Cathy Lee

位於中區警署建築群後方的贊善里,藏於大街之內,老石牆之間,短短百步內有藝廊、有咖啡廳、有住宅,滲出一種不像香港的寧靜。隱居於此四年的藝廊 PubArt,如常掛上香港藝術家的作品,不尋常在於這大概是最後一次 — 藝廊將要暫別香港。

創辦人 Cathy Lee 在展覽佈置當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舖頭播著輕鬆的藍調,記者吃著她親手準備的素食料理,聽 Cathy 談她尋藝四年的故事。從放下高收入的保險工到今日結束一手建立的藝廊,Cathy 直言租金不是最大打擊,反而是社會氛圍叫她洩氣,甚至決心要離開香港。她認為,每個地方都有獨特文化,孕育出自己的藝術家,「香港都應該有自己的 artist」,只是社會條件令這件事情變得很難。

我 passion 唔過 artist

廣告

大學修讀哲學的 Cathy,選修過一些藝術課程,但畢業後沒有特立獨行地開展創作路,而是跟大部分大學畢業生一樣,直入金融界,一做就差不多十年。「香港好像是只有這些行業才會搵到錢,或者請人的機會比較多。那時我選擇金融工作,純粹是為了『有份工返』。喜歡藝術的想法,一直都隱藏著。」

漫畫家尊子親手繪畫 Pubart 暫別一景

漫畫家尊子親手繪畫 Pubart 暫別一景

廣告

臨近三十,Cathy 爬上中階管理層,便開始問自己,「我是否想繼續在 office,玩 politics?等上位?」突然間,她覺得自己用了很多時間參加追逐比賽,卻沒有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想要甚麼,「我要找一個新角色,可以自己做返自己」。喜歡逛博物館,看繪畫的她,四年前巧合遇上贊善里一個地舖單位,於是決定開展她經營藝廊的生涯。

放棄安穩工作,投入不熟悉的藝術世界,Cathy 直言好多人一定覺得她是「賺夠」,她笑著回應:「咩叫夠?要視乎個人價值觀啦。」她形容開設藝廊可以認識到本來不會遇上的人,令她找到賺錢以外的滿足。然而,她卻認為自己的決定,一點也不熱血,「我 passion 唔過那些 artists。他們日以繼夜地做創作,而我純粹是好奇,鐘意睇。」

我一個人改變不了主流常模

Cathy 認識的香港藝術家,大多寂寂無聞,忠於自己不斷創作。剛開始接觸他們的時候,她發現社會對於藝術家的支持「好零星」,情況「不太公平」。成立 PubArt 就是想帶出「藝術本是平常事」的理念,一方面協助本地藝術家找到賣家,實際解決他們的生活需要;另一方面,讓香港藝術家持續曝光,期望終有一日替他們找到知音,「藝術家都是人,有食飯的需要,也有獲欣賞的精神需要。」

四年下來,PubArt 舉行大大小小近五十場展覽,一律展示以香港為基地的藝術家作品。Cathy 大部分時間也親自看舖,只要有人來訪,無論賣家還是學生,都以笑容歡迎。曾有參觀者向她表示,平日不敢入藝廊,覺得職員「好冷冰冰,一望見你買不起就已經不想理你」,她希望「人們覺得藝術不是那麼遙遠的東西,之後他們去其他藝廊,也可以輕鬆一點」。

藝術家李香蘭也帶著心愛的狗狗參展「藝術撈飯」

藝術家李香蘭也帶著心愛的狗狗參展「藝術撈飯」

入行之後,Cathy 發現欣賞藝術的人,雖較預期多,但主流意見仍然覺得藝術是奢侈品,例如去年經濟轉差,參觀藝廊的人就減少。「大家總覺得藝術品只屬於『羅浮宮』的層次,我不能單靠個人力量去改變成個 norm」。對於始終無法為藝術家找到穩定收入,她感到遺憾。

那種無力感,不限於找不到賣家,也是改變不了大眾的想法。

Cathy 記得有一次看舖,三兩個藝術學生來做資料搜集,訪問她「如何欣賞藝術」。她今日回想仍然忍不住大笑,說:「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睇法。大師都可以是垃圾,但請給我原因。」她認為,香港觀眾習慣追求 model answer,流於表面的評語,例如「靚/唔靚」,「除咗 model answer,其實你係咪鐘意先?」

宏觀而論,Cathy 對於香港長遠的藝術發展亦不感樂觀,甚至形容過去四年是「變差了」。她批評,政府文化政策停滯於 1980 年代,將藝術視作美化城市的手段,而沒有給予作品基本尊重。而香港人也不見得重視藝術,一餐飯、一對波鞋都要比藝術重要。

Cathy 決定結束 PubArt,有合作多時的新晉藝術家表示感到迷惘,直言「之後唔知點算」,叫她感嘆本土藝術家缺乏支持,無法茁壯成長。長此下去,香港藝術家長期積弱,香港觀眾只能看海外作品,惡性循環之下造成「香港無藝術」的印象,她卻說:「每一個地方都有獨特的文化,自然有自己的 artist,香港都應該有能力去擁有自己的 artist」。

精神也會餓,請用藝術餵飼它

PubArt 來到尾聲,暫別香港的展覽,Cathy 將題目定為「藝術撈飯」,重申創作與搵食的密切關係。她希望告訴觀眾,人類不止於滿足口腹之慾,否則我們跟一頭豬無異。她更希望大家找到滿足心靈的藝術之後,能夠身體力行給予支持,哪怕只是買一張畫、捐十蚊支持藝術眾籌,誠懇的尊重和回應是最簡單,也是最重要的。

「肚餓你會懂得去找食物。卻為何你會覺得精神層面不餓?你會覺得不需要找些東西去餵飼它?我覺得有需要告訴公眾:你需要一些表達到自己情緒,又可以令自己開心的東西,那就是藝術。」

日本藝術家 Ayumi Adachi 的參展作品 Natural's Blessing

日本藝術家 Ayumi Adachi 的參展作品 Natural's Blessing

「藝術撈飯」邀請十五名曾經合作的藝術家,讓他們以「食物」為主題,創作流露自己風格的作品。當中有老中青不同年代的創作人,也包括居港多年的海外藝術家。Cathy 形容,結束自己一手創立的藝廊,猶如農夫決定放棄自己的農場,「唔捨得,唔開心」。然而,她覺得香港缺少對藝術發展的支援,叫她決意出走尋找新動力。離開保險業,她找到藝廊;離開藝廊,又會遇見甚麼,她未有透露日後大計,僅說,「我需要抖抖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