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爛片也有人文關懷 — 邱禮濤拍電影

2016/5/9 — 16:19

邱禮濤以高產量見稱,入行三十年至今,一共執導過六十四部電影,類型繁多,包括恐怖片、血腥片、勵志片、搞笑片、黑社會片等。

邱禮濤以高產量見稱,入行三十年至今,一共執導過六十四部電影,類型繁多,包括恐怖片、血腥片、勵志片、搞笑片、黑社會片等。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邱禮濤,香港電影導演、攝影指導,祖籍潮州,生於1961年,1984年於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畢業,2015年獲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博士學位。現為香港專業電影攝影師學會(HKSC)成員。以執導影片類型多變見稱,包括恐怖片、血腥片、勵志片、搞笑片、黑社會片等。九十年代以拍攝三級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等而聞名。2001年,改編自同名紀實小說,描寫沒有刑期的少年犯的《等候董建華發落》,成為第五十一屆柏林影展Panorama的開幕電影,更獲國際天主教視聽協會(OCIC)人道關懷優良華語電影「金炬獎」。其電影作品《奪舍》、《反收數特遣隊》、《黑白道》、《葉問:終極一戰》等時常成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推薦電影。同時在雜誌撰稿;2003年曾參與組建政治組織「民主倒董力量」。

受過磨煉的意志

廣告

邱禮濤以高產量見稱,入行三十年至今,一共執導過六十四部電影,類型繁多,不乏較低成本的製作,他不怕「爛片」的定型,也同時是行內其中一位以人文關懷著稱的導演。邱慨然說起,入行前最想拍是陳凱歌《黃土地》、侯孝賢《童年往事》那種內容有人文色彩,敘事手法又有創新的電影。入行竟發現現實並不如此。「之前應該早已經知道,但當親歷其境時,感覺還是不大好受,會有情緒,有時忙可以淡化情緒,睡醒不又是開工。」他非常理性地說服自己,也要經歷這個過程,學習工業內的運作,「別人為何貿貿然要讓你拍一套電影呢?」

邱禮濤的《人肉叉燒包》大受歡迎,但他拒絕了老闆投資開拍同類片種,不希望接連拍攝這類血腥三級片而把自己定型。

邱禮濤的《人肉叉燒包》大受歡迎,但他拒絕了老闆投資開拍同類片種,不希望接連拍攝這類血腥三級片而把自己定型。

廣告

電影是投資與創作之間的角力,邱在一個講座上說過,拍完《人肉叉燒包》大受歡迎,有老闆願意開戲,只要是他和黃秋生,什麼都可以。但他拒絕了,「因為拍戲總是想拍得好,若連續兩套血腥三級片都大賣,以後就拍這種了。於是情願不要那張支票。」電影導演會盡量尋找自己想拍的東西,至於要放什麼東西進作品,當然是創作的一環,「但創作也有很多方法。」最重要是讓電影出世。邱的創作觀念是:「如非有人焚書坑儒,電影的壽命一定比我長。這就是做創作的價值。」混跡於商業之中,正正需要這樣的堅強信念。

公義的關懷

邱的作品《等候董建華發落》,故事是一位議員為獄中無了期十七位青年罪犯,爭取確定刑期。期間邱多次到監獄,探望這些少年罪犯。電影中拍到監獄周邊的青翠山水,正是邱當時的觀察。邱身上有水手的刺青,也許是他與邊緣社群的連繫見證。電影中有獨白:「為什麼我會想為這些人爭取?也許是小時候無人對自己好,很知道那滋味。我是木屋區長大的。」電影也描寫了一位議員,內心面對矛盾,因為議員需要選票,而幫殺人犯確定刑期是不能爭取到選票的。邱對政治的理解甚深入:代議政制難免要爭取群眾認同,為選票沒問題,選後不承擔諾言才是無恥。「什麼是公義?有些事你就是看不過眼,可能就是因為那些東西不義。」

邱禮濤懷著一份社會關懷拍攝了《等候董建華發落》:「什麼是公義?有些事你就是看不過眼,可能就是因為那些東西不義。」

邱禮濤懷著一份社會關懷拍攝了《等候董建華發落》:「什麼是公義?有些事你就是看不過眼,可能就是因為那些東西不義。」

最近直面香港政治扭曲的電影《十年》引起極大迴響,反映出香港電影工業界一直存在的問題:迴避政治化。邱笑說,「通常口口聲聲不談政治的人,都是坐享其成的人。」拍《等候董建華發落》這種題材當然吃力不討好,但邱相信沉重劇情不見得一定把電影拖垮,在觀眾拒絕之前,電影人就先自行審查,他認為這是港產電影的最大絆腳石。「我們常以為香港電影很自由,因為好多娛樂片,要找出這種印象背後的深遠原因。香港社會是,連立法會這樣議政地方,都有人說不要政治化,何況電影。其實電影不談政治已是一種取態,政治影響的是權力之分佈,」——而握有權力的人不希望見到人們接觸這個結構。

邱禮濤不迴避政治,反認為電影不談政治已是一種取態,政治影響的是權力之分佈——而握有權力的人不希望見到人們接觸這個結構。

邱禮濤不迴避政治,反認為電影不談政治已是一種取態,政治影響的是權力之分佈——而握有權力的人不希望見到人們接觸這個結構。

初生與記憶

邱禮濤不會否認他拍電影是想改變社會,他笑說,傳教士當然是到無信徒的地方傳教。「臉書的朋友要多,才能看到全貌。若只有同聲同氣自說自話,以為很多人講,一落去茶餐廳就發現根本無人講。」

邱禮濤在嶺大取得文化研究系博士學位,他希望了解文化如何影響社會上人與人的關係。「沒有恒常而不被挑戰的真理。重要的是,我們在某個時代,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當然首先是不要死。」邱禮濤曾為行中最年輕導演,曾顧盼自信,自言也有青年的躁動。他對於青年是有開闊的心胸:「年輕人誠實,可能被譏為見識少,但在見識少中也是誠實的。有人見識多了卻不斷說謊,太識世界,太多考慮。」

邱禮濤愛惜青年的初生之勇:「年輕人誠實,可能被譏為見識少,但有人見識多了卻不斷說謊,太識世界,太多考慮。」

邱禮濤愛惜青年的初生之勇:「年輕人誠實,可能被譏為見識少,但有人見識多了卻不斷說謊,太識世界,太多考慮。」

邱愛惜青年的初生之勇,同時有著歷史關懷:他後悔的是,父母在生時,沒有為他們做口述歷史,讓他們講香港過去的歷史。「老人離世,帶走了記憶。香港如何走到今天,世界如何走到今日,其實是好重要的事情。」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十一集將於5月10日(星期二)晚上8時 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