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爵士樂內在的自由精神

2015/8/26 — 20:45

老派爵士迷有一份動搖不了的信念──相信爵士樂內在的自由精神,衷心服膺爵士樂的即興價值。那是超越音樂的,那是直接進入、決定一個人的靈魂狀態。( 資料圖片 )

老派爵士迷有一份動搖不了的信念──相信爵士樂內在的自由精神,衷心服膺爵士樂的即興價值。那是超越音樂的,那是直接進入、決定一個人的靈魂狀態。( 資料圖片 )

那年,我剛出版了『我想遇見妳的人生』,大愛電視台的「愛閱讀」節目要介紹這本書,除了到關渡的攝影棚裡接受老友陳怡真訪問之外,還要安排外景。棚內訪談進行得很順利,唯一出乎我意料的,是被提醒了:出現在大愛台的畫面中,不可以翹腳。還真沒想到翹腳竟被視為大不禮貌的禁忌啊!幾年之後,我主持第一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頒獎典禮後的座談,在座的,除了得獎者陳列外,還有陳芳明、陳義芝、廖玉蕙和我。其中一張照片,一字排開,五個人通通都翹腳。本來沒有注意到這個特點,是新聞網站上有人忿忿地留言,指責我們五位文學人如此沒禮貌,有朋友將評論轉給我看,我哈哈笑了兩聲,心中突然透亮一想:留言的人應該平常都只看大愛台吧?

外景拍攝,需要女兒其叡一同入鏡,還要求要有她彈琴的畫面。本來說要在我們家拍,但這點隱私底線我實在很難讓步,想了想,想到了有可以請託的好人──「功學社音樂家服務中心」的洪台新先生。台新兄真誠服務音樂人,一口應允讓我們利用「音樂家服務中心」的場地拍攝。播出時只有幾分鐘的畫面,拍起來可得費上好幾小時。拍著拍著,門口進來了認識的人,是魏廣皓,他是Yamaha小號的品牌代言人,拎著他的Yamaha小號,要到「音樂家服務中心」借琴房練習。

那一次,我特別注意到了魏廣皓不整齊的牙齒。聊著聊著,留下了印象:總覺得他是為了吹小號,為了把小號吹好,牙齒才會弄成那樣的。

廣告

會有這樣的印象,因為魏廣皓對於爵士音樂實在太認真了。沒有他,很可能就不會有連續辦了八年的「兩廳院夏日爵士音樂營」,不會有在這個營隊中得以學習爵士樂,參與營隊樂團,甚至和大師級演奏家合作演出的寶貴經驗。

廣皓年年來我節目介紹「夏日爵士音樂派對」。前面幾年,重點都放在音樂節中邀來在音樂廳演出的國外音樂家,另外就是討論爵士樂在台灣的艱困環境。最近幾年,有愈來愈多時間放在談音樂營、營隊所成立的樂團、以及這個樂團的成長與表現。

廣告

理由很簡單:用這種方式培養出來的本土爵士人才,愈來愈像樣了。由他們演出的戶外節目每年吸引了愈來愈多觀眾。讓爵士樂在台灣本土生根,這樣一件原本聽起來很虛、很不可靠的事,慢慢地有了樣子。

我是個極其老派的爵士樂迷,另外一位台灣爵士專家傅慶良知道,我帶著某種老派樂迷的嚴重偏見──我們的爵士品味停留在大約一九六五年左右。對我來說,晚於六五年之後的錄音,怎麼聽就是不對勁,沒有那麼「爵士」。這種人,當然沒有資格談論當下爵士音樂的發展,更沒資格對本土的爵士音樂表現評頭論足。

不過,老派爵士迷有一份動搖不了的信念──相信爵士樂內在的自由精神,衷心服膺爵士樂的即興價值。那是超越音樂的,那是直接進入、決定一個人的靈魂狀態。

基於這樣的信念,我樂見台灣有更多人聽爵士樂、接觸爵士樂的演奏,得有機會被那種奇特的自由靈魂狀態感動。在節拍及和聲的流動中,意識到另一顆靈魂的存在,投以一個互相理解的眼光:「啊,你也在這裡,真好!」「這裡」,不是哪個現實的空間,而是由音樂構造起來的一個魔幻空間,在音樂停止前,讓在裡面的人恍惚錯覺碰觸到了一份意志的無邊無限──我可以從這裡走到一切都還未固定下來的那個開頭,我還不是我,世界還不是世界,一切都還來得及、一切都還可能的那一點上。

 

原題為〈『一點照新聞』8/24節目筆記〉,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