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爵士鋼琴課(1):SNARKY PUPPY,《LINGUS》

2017/5/31 — 17:37

《Lingus》片段截圖

《Lingus》片段截圖

最近天氣反復無常,灰霾籠罩著翳焗的大地,一夜暴雨醒來,卻又把寒冬的冷徹倒湧回來。就算不是傷春悲秋的性格,也難免感觸,卻未知道情感的實體內容,望出窗外發愣,一愣便消逝了整個春天。

西方人打招呼,總喜歡先談論天氣。不明所以的人,會覺得那是禮節,甚至虛偽。其實那是問候對方心情的意思,委婉的言辭,反而令表達自己更舒坦。我倒相信心情與天氣的關係再直接一點,因為感知身邊環境的能力,是人類自古賴以生存的第六感。潛意識是多麼的敏銳又脆弱,像河畔旁的Narcissus,引頸翹望水中的倒影,卻因此失足下沉。

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對所有事物都提不起勁,也許與積厚的雲霄有關。抑鬱症的主要症狀之一,不就是「失去感知快樂的能力」(anhedonia)嗎?習醫者最忌的是自我診斷,沒有足夠的客觀性,便難以發現思維的盲點。帶著偏見地凝視己身,何嘗不是一種顧影自憐?醫生不是藥廠的最大客戶嗎?醫學的過度介入(Over-intervention),意味著「健康」不再是由「正常」來定義;大部分人都是不足的、有問題的,倚靠外在輔助才得以完全。所以感傷不是病,內向也非人格障礙,經歷多年社教化,認清自己的「正常」是很重要的。聽爵士音樂,便是我的指標。

廣告

Cory Henry的鍵盤獨奏,將靈魂提昇至宗教式的狂喜,低音吉他與鼓像經綸、像禱文、像暗湧,音樂被推向高潮。到底這快感是宗教或潛意識,抑或宗教就是潛意識,我始終未能領悟。原來,「Lingus」字面解作「一條又長又瘦的陰莖」。佛洛伊德說潛意識是性壓抑。印度教的最高神明Shiva,信徒不會製造其偶像,只會參拜其陽具,名叫「Lingam」。更深奧的要留待學者研究了;目前相對肯定的是,當心情在星期二碰著最低點(nadir),爵士樂依然是我的解脫。

廣告

snarkypuppy

snarkypupp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