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爵士鋼琴課(4):FREDDIE HUBBARD,《GYPSY BLUE》

2017/6/3 — 16:30

Freddie Hubbard錄製這張名為《Open Sesame》的Blue Note大碟時,年值22歲。這是他第一次以領隊身分製作的唱片。可是,他的技藝已經漸見大將之風,在成熟的咆勃基礎上,開始發展出自己的陽剛(hard bop)風格,當時被譽為樂壇的一顆新星。

《Gypsy Blue》是大碟裡的第三首曲,由低音薩瑟風手Tina Brooks創作,主旋律帶有濃厚的拉丁色彩,瞬刻置身塵土飛楊的美洲中部。歌名稱為「Blue」,是因為模仿了其12小節和弦格式(i-i-iv-i-V-i),但當中卻缺乏重要的什麼——是藍調的騷靈,那份「but life goes on」的掙扎。「語言的界限意味着世界的界限」,爵士樂比起其他語言,更受限於到樂手的人生經驗。掏空感受的演出,不過是無意義的堆砌拼湊;就像談情,少女風姿多麼嫣然,始終差一點女人味,欠一抹風塵。

並非每位女性都會隨年紀增添風塵。最近在現實及網上,偶爾重遇一些大學時期認識的女生,令我產生了一份震撼:她們竟然開始衰老了。那是一種帶著毫不避諱的貶義的描述。曾經在她們身上的一種光芒,已經不留聲息地離開,以致她們企圖經營一貫的生活面貌時,都顯得勉為其難、異常費力的樣子。彷彿有一種內在的拉力,要把她們的軀殼壓縮粉碎,所以她們才要不斷向外伸出支撐。於是,睫毛、餐單、話語統統變長了。但她們並未察覺,延伸的只不過是自身的影子,而當影子拉得最長,往往是日暮西山之時。

廣告

有如黑洞扭曲時空的原理,內心的拉力,是源於質量的缺乏。人生一旦陷入重力場的凹陷,很容易就此失去方向感,儼如溺水的人揮動手腳,卻無法把頭伸出水面,然後不斷向下沈淪。須知道,黑洞也是由星體塌陷所形成的。風塵需要經歷來醞釀,而我最近確實在見證,框架單薄的廉價酒是如何不堪存放。當中的貶義沒有厭女成分,其實不過是矜恤青春的糟蹋而已。

作曲人Tina Brooks,倜侃的音色與Freddie Hubbard的粗獷相映成趣。這位低音薩瑟風手也是才華橫溢的,然而毒癮成患,終致音樂生涯如隕星般短暫。也許這才是此張大碟的珍貴之處:兩位懷有潛質的年輕爵士樂手,曾經站在同一個錄音室內,向世界毫不吝嗇地展露鋒芒。在一切還未衰壞之先,裡面仍然有點什麼教人動容,啊,是彼此曾經錯過的花樣年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