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爵士鋼琴課(7):HERBIE HANCOCK,《DRIFTIN’》

2017/6/4 — 17:41

Herbie Hancock廿二歲時,憑處女專輯《Takin’ Off》,正式向世界啟航。唱片收錄了六首原創歌曲,其中的《Watermelon Man》甚至成為家傳戶曉的爵士經典。Hancock除了展現超凡的節奏感,更有天份寫出簡單而騷靈的旋律。由傳奇鼓手Billy Higgins掌舵,Dexter Gordon與Freddie Hubbard兩支銅管在船頭瞻望,船身隨著波浪搖擺,悠悠海風哄人入睡。

《Driftin’》的名字改得絕配。低音大提琴手撥弄著弦線,湖面泛起漣漪;每一段獨奏都充滿引力,隨著那「swing」繼續漂流,最後在原位醒來,酣睡中已經做了不少美夢。在爵士樂裡,那份潛在的能量無比重要,正所謂「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艦艇失去原來的動量,就只是一堆浮游的廢木,漫無目的地等待朽壞。

廣告

任何運動都需要恆久的動力。然而,不斷重複同一段旋律,能量會自然消沈;尤其是講求即興的爵士音樂,旋律時刻在高速演化,樂手有必要將靈感大幅度、高密度地拋進鎔爐,否則樂隊的引擎便會停止運轉。能量較高的波浪走得更快更高,於是才能「後浪推前浪」;因此不難理解,為何革新總依賴年輕一代的參與。

不過,無論演奏風格多麼前衛,樂手總會回到最初的主旋律。這是爵士樂的框架:然而為何遵守,跟行禮如儀、因循守舊無關。框架實在不是原罪,因為每個參與者──從樂手到聽眾──都有其自身的框架。框架是協助人理解世界的途徑,過分拆除只會令人無所適從。試想想,把錨鏈移除,船舶毫無目標地漂泊,最終只會擱淺岸旁。

廣告

寫評論,最忌取代了藝術表演本身。雖然兩者關係唇亡齒寒,但是起碼要懷著基本的敬意,尊重每一樁事件「per se」有其本質的意義。至於有血有肉的歷史悲劇,就更加不容我等後人來消費了。在這個烈日當空的下午,喝一杯涼酒,放低一切記憶的束縛,並沒有這項選擇的餘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