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爸爸》為何要回來? — 訪黃俊達與綠葉劇團

2018/8/22 — 10:55

「讓我們吸收不同地方的養份繼續成長。」—綠葉劇團 (Théâtre de la Feuille)

假如劇團亦有農耕與遊牧之分,遊走於世界各地巡演的綠葉劇團,似乎像遊牧民族一樣。走遍中國大陸,去過日本、台灣、韓國演出,綠葉劇團近作《爸爸》於九月回到香港,作為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第一炮,首度在香港公演。

是次回家,綠葉劇團駐團導演暨藝術總監黃俊達(阿達)想說的話頃刻變多,也來得直接。從劇場發展的角度而言,阿達覺得香港非常落後,不夠國際化,距離專業仍有很遠的路。

廣告

「與歐洲、美國或其他地方不同,我們欠缺蓬勃的市場。如果要一齣作品重演得有價值,必須一年時間排練,然後十年持續演出。但我們無市場,更無這種可以長期排練的演員。」阿達如此形容在香港巡迴演出的可行性。

出於留港發展的限制,阿達 自 2010年在法國巴黎修畢賈克.樂寇(Jacques Lecoq)形體訓練。相對於香港多數由大型劇團進行巡演,而小劇團又忙於兩三天的演出,他留意到國外劇團無論規模大小在巡演方面都已建立一套完整的機制。

廣告

「點解香港無?」來自阿達的一個執念,驅使他回家。

重演,並非不斷重複

自巴黎歸來,阿達 創立綠葉劇團,以身體為先導,創作劇場作品。與此同時,他到處參與巡演,與不同劇團合作,累積不少形體訓練的經驗。以形體主導的劇團,在本地已屬於少數。像他們寓創作於流動之間,長年不在港的一種,持續巡演、流浪的營運方式更是十分罕見。自創立以來,劇團一直遇上不同機會,獲邀往外國演出。如《爸爸》最先在2016年於廣州大劇院上演,隨後整整兩年都在外地創作,有時在一個創作裡不停變化,更試過在短短半年間建構出三件新作品。

在這段遊牧經歷裡,劇團發現不同地方的觀眾都有自己的特性。今年2月,他們在日本東京演出,在幕後寂靜地等了又等,心裡正躊躇著觀眾為何還未入場——「無人嚟睇?」豈知,一開場全院滿座,日本觀眾如此安靜,叫綠葉一眾成員驚訝;又例如,他們記起去年12月在中國成都,座上客起碼一千人,大家交頭接耳,開懷大笑,更不時有小朋友高聲叫「爸爸」。在同一空間裡,台下聚焦在演出者身上,而演員亦默默地感應觀眾的情緒起伏,或在面具下會心微笑,或不禁隨故事發展潸潸流淚。

「我們並不是不停重覆演出,《爸爸》去到不同地方都會不同。」

這兩年巡迴各地,導演阿達形容《爸爸》是變動不居的。顧名思義以父子關係為題,取材自西班牙繪本,最初的創作目標只是以純動作、無語言呈現文本。然而,隨著每次不斷更新,加入香港元素——唐樓、舊鐘錶鋪、老人院。今日的《爸爸》,已發展成為香港故事。

香港本身亦是一個流動性豐富的地方,很多人搬往外地,亦有不少人來這裡工作。浮動之間,偏偏最容易失去或忘記。劇團逐步摸索出一個目標,藉著創作,他們想將香港一些將被遺忘的歷史、文化重新提出來。「過去是很重要的,過去會令一個地方有文化,叫人會尊重長輩,讓人對一個地方有感情。人要念舊,而不是純粹經濟發展。」阿達說。他是八十後,坦言自己很喜歡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那種人情味、奮鬥精神,那時候的香港是很人性化的地方,比起今日更「有性格」。

離開,為了回家尋根

到處巡演固然有得著,但反過來綠葉劇團留在香港發展的時間變得很少。除了領團的阿達,監製阿宛、成員阿根、Andy、Tamama、Jovita 都表示最希望回到香港演出。

「以往在其他地方,如大陸,我們演出後會認識很多朋友,互相交流,有些朋友會回來看我們的作品;但始終那裡與這裡的人不同──在香港,無論是朋友、親戚,甚至我們不認識的人......他們會知道我們故事內容想表達甚麼。」阿宛如此說。

阿達認為,劇團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演出,與當地人互動交流,都是從外界吸收的養份,為下個演出做準備,而回到香港終究是必須,亦是必然的事。在外地,劇團的任務或許是文化交流;在香港,大家同聲同氣,相信討論空間必定更為廣闊,劇團更希望為這一齣屬於香港的作品尋回它的「根」。

「今日香港愈來愈變得負面,很多judgement;我們可以如何放低這些負面情緒,真正享受創作?」從事藝術創作,阿達相信大家都有一份使命,莫說要改變香港,而是影響它。強行改變其他人,則與獨裁沒有分別。回歸劇場原貌,創作團隊不過想與身邊人分享他的故事,叫大家在日常生活的空間以外,開展另一番體會與想像。

共同創作,綠葉就是平等

自 2012 年 阿達回到香港帶領不同的戲劇課程,學生漸漸累積下來成為綠葉劇團的固定班底,現時團隊大約有 20人。阿達稱之為「創作演員」——他們不僅是做戲的「演員」,更要事事親力親為,參與佈景、道具、聲音、燈光等環節。就像《爸爸》一劇,不斷變動的場景版塊由創作演員一手一腳推進,甚至佈景上的光管都以人手舉起,呈現物與人渾然難分的關係。

「綠葉的意思就是平等,大家都是一樣的。」

創立綠葉劇團,阿達認為自己並不止於履行導演的任務。正如賈克.樂寇所相信,劇場並不是要訓練演員,而是要培育藝術家。「這班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個個都能獨當一面。每個創作,我作為導演提出命題,但大家會去講自己觀點,一齊討論如何去看這件事。」

《爸爸》是次回家短暫駐留,除了巡演之外,更會走進學校,從創作工作坊帶領學生認識劇場、體驗創作。在巡演有機、多變的旅途中,阿達希望綠葉劇團能夠將創作演員的文化推展,代代傳承,且看《爸爸》是次回家能否在最初植根的土地裡,得到共鳴?

--

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為期五個月的大型藝術項目,以「Our Talents, Our Pride創意人才,成就香港」為題,進行一系列多元化藝術節目及超過一百五十多節的社區和教育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本地優秀藝術家,欣賞他們的作品,並為他們為香港爭光,引以為傲。

網址www.newartspower.hk

手機應用程式搜尋「JCNAP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