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物件之喃呢:中島吏英展覽《呼應》

2018/1/30 — 19:39

中島吏英為不同的生活用品裝上馬達,配置成各組動態雕塑,並透過當中物件間之碰撞或它們周邊的氣壓改變去製造聲響。(黃嘉榮攝)

中島吏英為不同的生活用品裝上馬達,配置成各組動態雕塑,並透過當中物件間之碰撞或它們周邊的氣壓改變去製造聲響。(黃嘉榮攝)

【文:林佩珊】

馬達的滾動、金屬的碰撞、膠管的縮放──形形色色的律動在書店的不同角落輕輕地縈繞著,彷彿在提醒讀者們重新審視當下的時間與空間。這裡是日本藝術家中島吏英,在突破書店舉行的展覽《呼應》,當中中島一系列的小型動態雕塑散落在書店的地台及各書架上。此外,本地詩人關天林在展覽開始後,陸續在場內作回應創作,從中島的作品擷取靈感,在小紙片上寫上詩句,並將其暗藏在店內的桌子、架子及飾物上。詩作旁亦設有一些空白的紙條,讓觀眾寫上他們對中島及關氏作品之感悟。

一如既往,中島在《呼應》中的創作可說是別具一格地展現著一種現成物的簡約主義美學。在展覽中,她為不同的生活用品──包括鐵匙羹、鐵水壺、膠喉管及竹條等──裝上馬達,配置成各組動態雕塑,並透過當中物件間之碰撞或它們周邊的氣壓改變去製造聲響。對此創作手法,聲音藝術學者Salomé Voegelin曾指出通過聚焦於物件所發出的無形及難以名狀的聲音,中島轉移了觀者對於物件在視覺上,以至日常功能上的注視及固有認知(譬如匙羹的形狀及其盛載食物與飲料的用途)。[1]中島對於不同物件在產生聲音方面上的物質性之探索,及其淡化物件日常象徵意義的藝術實踐,映照著簡約主義美學中對於媒材本質之重視;但特別的是中島並不是像傳統簡約藝術家般直接地除去物象的具象特徵來展現物質性──如美國藝術家Donald Judd的《Untitled》系列以純粹的長方體金屬來強調物料的體積與顏色──而是讓現成物發出缺指涉性的抽象聲音,間接地揭示及強調在具象表象下的物質之存在。

廣告

對於中島的創作而言,《呼應》的突破大概在於作品與城市生活的關聯。中島以往的裝置展覽或現場演出大多是在展廳、演奏廳,或其他特定劃分的演出場地中進行;然而是次的展場不是特別劃出的展區,亦沒有設置每件展品的名片,各組雕塑四散在書店中,以聲調節奏介入(intervene)了書店這日常場所。如策展宣言所說:「中島的作品則更希望以聲音與動態接觸觀眾讀者,重構書店空間的聲景與氛圍」──這介入意圖改變書店固有的「日常聲景」,好像是店員的招呼聲、客人在店內咖啡廳的點餐聲,及收銀員掃描包裝條碼的響聲等。此手法與進行地點的組合,似乎帶出了一種批判的意味:藝術家以各組被掏空功能的生活產品,去干擾書店這購物場所日常規律,宛如對現今由消費主義主導的生活模式作出低聲的抗議。

而在對展覽的閱讀方面,是次展覽展示著一種開放的特性。《呼應》一方面沒有在策展宣言中設立明確的語境去解讀作品;另一方面讓詩人關天林及在場的讀者以文字表達自己對作品的想像。當中關氏的回應詩作描寫了多個與耳朵有關的意象,及後再由之後的觀眾作文字回應,綿綿伸展。在此機制下,各參與者的想像衍生了展覽延展的語境。例如在關氏的其中一篇詩作《遠方有耳仔嗎?》中提問:「如果風有耳仔......你去遠方嗎?」;而下位參與者便回覆:「聆聽著風,走到遠方」;而接著的讀者又寫道:「香港是個大商場!」似是描寫到達遠方後的見聞。他們的想法連連不斷地生出,賦予展覽不同的意義。就此,作品的解讀權都是開放予公眾,這有別於在過去半個世紀一直備受不少藝術工作者──如作機制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的藝術家及學者──質疑,由策展人從上而下向觀眾提供展覽語境的傳統策劃方式,提出了另類的策展可能。

廣告

這次的《呼應》一展除了彰顯著中島一貫的創作手法,透過現成物的物質性表現出簡約主義的美學特質,更進一步介入了大眾的日常生活,為作品帶來了對社會及當代策展模式的反思之新層次。物件的喃呢,或許並不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雜聲,而是一種叫人從新發掘世界的呼喚。

--

註:

[1] Salomé Voegelin,「Sound Words and Sonic Fictions: Writing the Ephemeral」《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Sounding Art》(紐約:Routledge,2016),頁63-64

作者簡介:

林佩珊,編輯、藝術行政人員、及藝術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後於英國愛丁堡大學獲藝術史碩士學位。林氏曾服務於不同的香港及英國藝術機構,包括國家美術館、商業畫廊、及非牟利文化中心,當中她參與撰文、編輯、翻譯、或節目統籌工作。其創作以混合媒介作品為主,探索生命在與世界互動中的各種存在面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