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犬之島》癲才優異動畫

2018/4/19 — 9:47

《犬之島 (Isle of Dogs) 》劇照

《犬之島 (Isle of Dogs) 》劇照

美國「癲才」導演韋斯安德遜 Wes Anderson 這部狗片,不知是否為了狗年而拍。無論如何,此片向狗和愛狗人士致意,拍得反斗趣怪,富於黑色幽默,確是出色的狗片,亦是風格優異的定格動畫。

《犬之島 (Isle of Dogs) 》以日本為背景,時代是未來,由於狗傳染病毒為患,政府把全部狗運往荒蕪孤島隔離,讓牠們自生自滅,自相殘殺。一個男童冒險前往,尋找心愛的寵犬,當然發生很多奇遇。

韋斯安德遜大概對日本文化很感興趣,熟悉日本動漫。《犬之島》拍得十分「日本式」,出現很多日文漢字,對白英語和日語。序幕古代武士為狗而戰,畫面像浮世繪,很別緻。正式劇情則科幻化,有很多先進科技機械,包括兇猛的機械狗,妙在還有特工保鑣狗,狗牙是可以發射的暗器子彈。

廣告

正如很多「反烏托邦」未來科幻片愛拍廢墟那樣,該島是滿佈垃圾的死亡廢墟,殘存未死的狗,為爭食物真是狗咬狗骨頭。片中的狗當然人性化,有智能會講話。主角是一隻污糟辣撻的「野良犬」流浪狗,最有主見,成為一批家狗的領袖,幫男童追尋凶多吉少的愛犬,還與企圖趕盡殺絕的政府滅狗部隊惡鬥。

故事奇情曲折,男童愛犬下落成謎,真相出人意表。又有島外「文明社會」的憎狗政治家,與愛狗科學家鬥法,學生亦成立救狗組織,千方百計抗爭。

廣告

橋段不算新鮮,動物故事往往離不開幾套公式。《犬之島》出類拔萃,在於叙事方式巧妙,技法精細,風格怪雞,表情、對白、動作都妙趣橫生。此外,雖然「日本式」,但定格攝製,跟日本動畫作風大有分別,韋斯安德遜的黑色幽默別具一格,亦與日本喜劇不同。事實上,今日世界雖有「文明衝突」,然而各式文化交流更普遍,荷里活電影正是越來越跨國跨族跨文化了。

去年美國最佳動畫《玩轉極樂園》就不是拍攝美國,完全是墨西哥地方、墨西哥人物的故事,把「墨西哥死亡節」發揮得精采動人。《犬之島》是2018年至今最優異動畫,妙在拍成「日本式」。

此片在美國大獲好評,不過也有人批評以西方角度,對日本作獵奇式賣弄,而且「崇白」。因為片中的人類角色,最重要並非日本尋狗男童或其他正派反派日本人,郤是一個美國白種女交換學生,她激情活躍,是「救狗運動」最生猛積極的旗手。

我還留意到,作為狗主角的污糟辣撻流浪狗,看似黑狗,後來洗乾淨原來是白狗,亦可算「崇白」了。但其實無所謂,不必什麼都用「政治正確」來挑剔指責。這部美國片加入一個美國女學生,難道犯罪嗎?導演愛拍白人白狗,純屬創作自由,不等於歧視日本人和有色狗,此片明顯對日本文化和各種狗都有感情。

想起前年看過美國動畫《捉妖敢死隊 (Kubo and Two Strings) 》,拍攝日本古裝魔幻武俠奇遇,也很「日本式」,亦有高水準,但香港上映少人注意。相比之下,《犬之島》特別好玩。

韋斯安德遜早已拍過定格動畫,就是 2009 年《狐狸先生無得頂 (Fantastic Mr.Fox) 》 。他的真人怪雞喜劇不少,例如《癲才一族》、《小學雞私奔記》和得獎叫座的《布達佩斯大酒店》,並非片片都好,但都有癲才特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