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犬之島》— 點到即止的隱喻

2018/4/26 — 15:13

《犬之島》(Isle Of Dogs)宣傳圖片

《犬之島》(Isle Of Dogs)宣傳圖片

Wes Anderson的電影由較早期的<Life Aquatic>到近年的《小學雞私奔記》(Moonrise Kingdom) 等等都是經過他的精心設計。無論故事或映象都非常夢幻,感覺像發了一場夢。現在回想起來,仍舊記得那疑幻似真的夢境。來到這次《犬之島》(Isle Of Dogs),導演保留一貫的獨特風格。《犬》講述未來二十年後的日本巨崎市,狗疫橫行,市長因此決定將所有狗隻送到稱為「犬之島」的垃圾堆填區,免除後患。此時,市長的十二歳養子因愛犬有加,決定前往堆填區尋回愛犬。在島上他意外得到了一班狗朋友的協助,最後還意外地揭發了政府的陰謀。

先不談故事意義,只談藝術。導演的上一部定格動畫《狐狸先生無得頂》(Fantastic Mr. Fox)以兒童小說家Ronald Dahl的作品作為藍本。今次《犬》的故事就原創性十足,妙趣橫生。之前在一個訪問𥚃讀到,導演最初的概念是想拍一個關於在堆填區的流浪狗故事。後來有了幾位編劇好友的劇本參與才有現在的故事。電影裏的每個人物,都經過精心細緻的設計。由人物表情至動物的每一根毛髮都是用心的製作。電影動用了多位的模型師去製作每一個場景及每一位人物。據說電影的模型師也有經過casting的過程而精挑細選出來的。單是入場看這份對藝術的堅持,已經值回票價。在這可以建議大家到YouTube瀏覽一下電影的製作過程,了解一下什麼是一絲不苟地追求完美,心裏定必為電影加不少分。

老實說,我也好奇都想知道為何故事的背景要選址在日本。是否因為日本傳統的家族世襲體制與後浪推前浪的那班年輕人可以作出強烈對比?抑或只是導演純粹熱愛日本文化而作出的致敬呢?無論如何,導演將日本文化傳譯得恰到好處,東洋味十足。電影內處處都有日本文字,開頭的浮世繪畫作更加是相當傳神。巧妙的還有那些電影對白。除了狗隻以外,其他人物都是堅持配以日語對白,然後導演再聰明地找個方法,例如:加插現場翻譯人員的角色,順理成章地將其翻譯成英語。電影裏也有不少向已故大師黑澤明致敬的心思,特別是最初在堆填區兩班狗隻對峙的場面,更是將黑澤明的《七武士》(Seven Samuri) 重現於觀眾眼前。

廣告

電影集多個背後意義,包括親情、友情、環保、忠誠等等。可是,每個訊息都是點到即止,「到喉不到肺」。不過,在眾多的隱喻當中,最令人深刻的是電影結尾,巨崎市由一班高中生自發性對抗強權而最後獲得勝利。令人聯想到今年美國發生校園槍擊案後,一班學生罷課上街爭取槍械管制。即使現實還未有定論,大家還是可以在電影找到一點慰藉。我明白為何有部份觀眾認為電影太過崇白/崇洋。畢竟故事到最後,是靠一位來自美國的交換生帶領其他學生去扭轉局面,劇情難免令某些觀眾反感。姑勿論電影是否真有歧視成分,《犬》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定格卡通,觀眾依然可以看得過癮。記得《狐》𥚃有一句非常招牌的口哨聲。即使電影於2010年上映,偶爾想起電影,也會自然地吹起口哨。《犬》也有同一招牌,看罷電影後那口哨聲不斷在我腦海中徘徊,又可以自我重溫十年八載了。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