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狂人的書信集:札記梵高

2019/1/31 — 16:18

梵高 1889 年的自畫像(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 London)

梵高 1889 年的自畫像(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 London)

這幾天讀 Van Gogh 的書信集,為一個極短篇故事做重寫和打碎結構的功夫,小說是被我收回來的,回收自己的作品總有許多難言的因由,但回收無悔!如果不想廢棄,讓故事重生,便要給它新的樣貌。The Letters of Vincent Van Gogh 是大學時期遊歷阿姆斯特丹的旅程上,在梵高博物館買的 — 沒有人能夠預知自己甚麼時候會讀甚麼書,買書講求緣份與靈感。幾年前為了一個最終沒有完成的舞蹈作品寫計劃書,我讀了大部份的篇章,以及開首梵高弟婦五十幾頁的回憶錄,記載了親情、愛恨與藝術共生的血脈!梵高書信集其實是狂人日記,我讀出了四條線索:

第一,梵高用畫家的眼睛描述他看到的世界、接觸的人,當然還有他的思想和情感,色彩全部非常濃烈,接近無法逼視,我還是第一次發現可以這樣單用「顏色」來描繪物象:女人的形態和她手中的刺繡品都是金色的,不同的黃色聚合或斷裂,男人的剪影和教堂帶入藍色,於是淡紫色與藍黑色形成對比,讓金色更加顯現突出……第二,除了繪畫,梵高熱愛文學閱讀,他常常從 Dickens、Victor Hugo、Michelet、Eliot 等作品中,尋找跟自己性格或際遇相似的身影,字裏行間有許多哲學思辨與詩意;人們常說梵高是天才,其實他學習的力度更大,上天賦予他聰明敏銳,而書本和生活體驗堅實了他的素養。第三,梵高渴望愛情卻永遠失敗,他說過愛情讓人青春不老:a woman is not old as long as she loves and is loved — 由愛情、情親、友情,梵高有點「泛神論」傾向,相信萬物有情!

除了繪畫,梵高熱愛文學閱讀,他常常從 Dickens、Victor Hugo、Michelet、Eliot 等作品中,尋找跟自己性格或際遇相似的身影,字裏行間有許多哲學思辨與詩意;人們常說梵高是天才,其實他學習的力度更大,上天賦予他聰明敏銳,而書本和生活體驗堅實了他的素養。

除了繪畫,梵高熱愛文學閱讀,他常常從 Dickens、Victor Hugo、Michelet、Eliot 等作品中,尋找跟自己性格或際遇相似的身影,字裏行間有許多哲學思辨與詩意;人們常說梵高是天才,其實他學習的力度更大,上天賦予他聰明敏銳,而書本和生活體驗堅實了他的素養。

廣告

第四,他無間斷寫信給弟弟 Theo,除了聯繫和得到生活所需,無非也為了自我鼓勵,書信中明亮的文字猶如他色彩鮮烈的畫,是給予脆弱的活存一點支撐的力量,他說祗要忠於相信的理念,即使受苦和失望,也能自我肯定;又說:人寧願犯錯,也不能思想狹隘或太過精明計算,祗要學習越多,便越能夠堅強起來。當然,梵高敏感、孤獨、脆弱、迷亂,最後瘋狂,但自始至終他都很清醒(包括自己的精神崩潰),自殺前他的文字有點紊亂,但片言絮語依舊具有洞察力,例如他寫下:For the Flowers are short lived and will be replaced by the yellow cornfield,花期很短,終被黃色的麥田取替!又說,Life passes like this, time does not return,生命這樣過去,時間不會回頭。梵高曾努力痊癒,但在藝術跟世界碰撞的碎片中,失常是恆常!

廣告

畫家一生用繪畫來平衡自己跟世界的倒塌,花期很短,總被麥田取替,打開自己的小說檔案,禁不住有一種迷幻的蒼涼,而歲月的碎片,零落在書頁與退守的陽光中……

書信中明亮的文字猶如他色彩鮮烈的畫,是給予脆弱的活存一點支撐的力量,他說祗要忠於相信的理念,即使受苦和失望,也能自我肯定;又說:人寧願犯錯,也不能思想狹隘或太過精明計算,祗要學習越多,便越能夠堅強起來。

書信中明亮的文字猶如他色彩鮮烈的畫,是給予脆弱的活存一點支撐的力量,他說祗要忠於相信的理念,即使受苦和失望,也能自我肯定;又說:人寧願犯錯,也不能思想狹隘或太過精明計算,祗要學習越多,便越能夠堅強起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