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狗年(2018)西片回顧:奧斯卡獎也搞和諧

2019/2/27 — 9:37

《綠簿旅友》

《綠簿旅友》

過去一年的西片,仍然由荷里活稱霸世界影市,超級英雄特技動作猛片最賣座。同時延續注重有色人種及女性的趨勢,顯著多了黑俠和女俠,以及同性戀和跨性別,無論商業叫座片或好評得獎片大多有此傾向。美國第九十一屆奧斯卡金像獎日前頒發,也不例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屆獲勝之片在種族、性別等問題上比較「和諧化」,而非偏激對立。

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綠簿旅友》便是典型,描述上世紀六十年代紐約粗豪不文的白人司機,受聘駕車護送黑人同性戀鋼琴家(後者亦獲最佳男配角獎),前往種族隔離的美國南部巡迴演奏,兩人在旅程中由冤家變為好友,風趣又感人地宣揚種族和諧。由於片中白人司機成為黑人僱主的保護者,那個富貴文雅黑人又很上流,跟大多數黑人不同,因此激進黑權派不滿此片得獎,但此片顯然符合荷里活與奧斯卡的傳統標準,不像近年不少「崇黑貶白」片(拍攝者有黑人,亦有政治正確派白人)那麼極端。

我認為《綠簿旅友》得勝合理,其他角逐最佳影片獎之作大多數看過,都不是很突出。獲最多好評的墨西哥黑白片《羅馬》,阿方素夸倫無疑拍出懷舊風格(他繼《引力邊緣》後再次得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今次兼得最佳外語片獎),但主僕情長的題材陳舊,跟港片《桃姐》差不多,最大優點是關注印第安土著的貧苦現實狀況。後段土著女僕忠心救白種小主人,又與白種女主人同病相憐,其實跟《綠簿旅友》同樣宣揚不同種族、不同階級之間的和諧。

廣告

《羅馬》是舊潮女性片,《爭寵》更是肥皂劇式古裝宮闈鬥來鬥去的女人戲,演英女王安妮的奧莉維亞高曼得影后獎,她確實演得好過《仁妻》的格蓮哥絲,只不過 Lady Gaga 落敗有些可惜,她在《星夢情深》演和唱都很精采。

新影帝金像獎由《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的雷米馬力奪得,除了由於他唱做很生猛,大概也因為他演的傳奇歌手角色是印度裔,兼為同性戀者,「合乎時宜」。對手中,基斯汀比爾在《為副不仁》增肥變臉扮演美國前副總統切尼,演技與化裝都極佳,問題是上屆《黑暗對峙》的加利奧曼已經增肥變臉扮邱吉爾得影帝獎,今次「照板煮碗」就少了得勝機會,而且《為副不仁》誇張醜化保守派,難免偏於一面。

廣告

狗年的美國主流片,頗多顧及「異族」,首部黑人超級英雄片《黑豹》叫好叫座就是例子,不過該片實際上拍得平庸,小本獨立製作的黑人怪雞喜劇《扮工室上位攻略》反斗有趣得多。最別緻是韋斯安德遜的定格動畫《犬之島》,十分日本式,加上活躍救狗的美國交換女學生,相當好玩。還有亞裔拍攝和演出的《我的超豪男友》爆冷賣座,又有華裔女編導石之予的《包寶寶》贏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這是華人包餃子狂想曲,頗具妙趣。

正牌超級英雄片方面,《復仇者聯盟 3 無限之戰》最賣座,亦最奇特,那些白人男性為主的超英們似乎全部被大反派殲滅,構思大膽,令人驚奇,且看續篇能否起死回生吧。荷里活紅牌華人導演溫子仁的《水行俠》則豐富多彩,而且種族多元化,水行俠是水族女王與印第安男子的混血兒,不再由混白種猛男揚威。例外的是湯告魯斯監製主演《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保持大動作水準,可算不錯。

白種型男賴恩戈士寧主演《登月第一人》不大理想,還不及畢列谷巴在《星夢情深》的演技與導技都可觀,該片是重拍多次搬上銀幕的《星海浮沉錄》,不過最搶鏡頭仍是 Lady Gaga 。

銀幕女俠不停湧現,然而吸引力不及前年的《神奇女俠》,重拍《盜墓者羅拉》就成績甚差。全女班俠盜片有《盜海豪情: 8 美千嬌》和《剋・寡婦》,前者包裝「美白」,但不夠出色,後者的黑人得獎導演史提夫麥昆就實在拍得失準。最狂暴是法國女導演在北美拍攝的小本片《血色攞命花》,女嬌娃落難變女殺手,比男導演更血腥。

過去一年女俠片少了新奇與絕招,希望今年有更佳女俠吧。另一方面,如果男俠太失威也不妙,最好是女俠男俠各頂半邊天,不會重男輕女,亦不應重女輕男。正如種族方面,白人至上不好,過度醜化白人也不妙。

至於非主流的歐洲奇片,瑞典《邊境奇聞》以「女野人」為主角,很奇詭又很「寫實」,另一瑞典片《方寸見人心》對文藝界諷刺出色。希臘奇才導演蘭迪莫斯的《聖鹿獵殺》很變態,但電影感甚強。匈牙利的《天使墮人間》過於賣弄,但題材與映像都奇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