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獅語畫廊《現像·集納》圖像聯展 躍過影像的邊界

2019/10/21 — 15:4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張行睿】

日前去看獅語畫廊的最新展覽《現像·集納》圖像聯展,畫廊面積不大,展覽卻大有來頭,策展人是際著名攝影評論家及攝影理論家顧錚,參與展覽的三位藝術家是中國當代藝術家蔡東東、雷磊及王寧德,分別在國際藝術、攝影及動畫比賽上屢獲殊榮。三位藝術家利用拼貼的方式,將舊照片變成後製畫像、錄像和攝影雕塑,以不同的創作方法打破人們對圖像的固有印象。

圖像的圍城

廣告

顧錚在其著作《攝影的人,在路上》這樣形容:「我們生活在一個圖像的圍城之中。只要我們還想在城市中生活下去,我們就會發現,我們已經無法阻止圖像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不要說「阻止」,那只是妄想。因為其實我們本來就已經無法承受沒有圖像的生活,無法接受素面朝天的城市了。」面對海量的圖像,千人一面的攝影角度和姿態,藝術家思考的是如何突破現成圖像的存在和創作形式,圖像除了記錄、傳播,還能否有其他可能性?

策展人顧錚的策展靈感來自杜尚在1913年以展示單車車輪衍生的「現成物」(Found object)藝術方式,將不同的物件放進新的環境中,消弭其原本的功能,從而藉由新的語境和背景,為其賦予新的意義,如「拼貼」(collage)就是常見的技法。現代生活無處不在的圖像和錄像,自然也能成為藝術家手下的創作原材料。

廣告

獨立動畫導演雷磊的其中一個錄像作品《照片回收》,在法國藝術家及攝影圖像收藏家湯瑪斯•蘇文(Thomas Sauvin)收集的老照片中,將相近地點、角度和構圖等元素的相片都拼在一起,形成一連串的「紀錄片」。觀看時佩服藝術家篩選相片的毅力之餘,更訝異於不同照片的雷同地方 — 例如眾人去天安門廣場或公園拍的相片中,所選的背景和角度都如出一轍,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正是這個作品中最好的註腳。

雷磊、湯瑪斯•蘇文,《照片回收》,2013。

雷磊、湯瑪斯•蘇文,《照片回收》,2013。

巧妙錯置耐人尋味

雖然是中國內地的藝術家的作品,藝廊一早策劃這個展覽,並非刻意為之,可是藝術作品總能看透事情的本質,呼應時代。這個展覽也不也例外,竟然和香港當下的局勢對話。可惜藝術家和策展人因近日的社會狀況沒有來香港,不然由他們來解說,肯定更有意思。

曾經加入軍隊並成為部隊攝影師的蔡東東,其作品《障礙》原是一張士兵對一群坐在地上的民兵念東西的平面照片,藝術家卻巧妙地用一條凸起的折痕將兩者分開,令照片變成立體之餘,也添上一抹諷刺意味,令人疑問究竟是甚麼成為了他們的障礙,是階級、語言還是知識水平?是下位者的民智未開,還是在上位者的自以為是?

 蔡東東,《障礙》,2017。

蔡東東,《障礙》,2017。

他的另一幅作品《昨日星光》,士兵們圍在槍靶上觀看,藝術家在照片刺下一個個小點,配上燈光本該很夢幻溫馨,只是一想到背景是和槍殺有關的靶場卻有點詭異,星辰不就是一個個逝去的生命?
蔡東東,《昨日星光》,2019。

蔡東東,《昨日星光》,2019。

周而復始的抗爭

近日走在街上,滿眼都是眾人的塗鴉和文宣紙,在當權者眼裡自然是有礙觀瞻,影響市容,所以有不少筆跡和文宣清理得不夠乾淨,便直接用油漆刷掉,深淺不一的顏色仿佛一道道城市抗爭的疤痕。

王寧德的「無名」系列,尤其呼應香港如今無處不在的文宣痕跡。他和助手走訪內地不同城市,將城管為了省力而無法一一剝除的小廣告直接用油漆覆蓋的痕跡都拍了下來,然後再利用Photoshop將這些筆刷痕跡保留下來,接著他在網上找到有關對抗和衝突場面的照片,並將油漆的痕跡疊加在照片上,如此形成一幅幅的「畫」。王寧德曾在《羊城晚報》做了7、8年攝影記者,「無名」系列也反映了他新聞訓練下,對城市變化和不同階層之間矛盾的敏感。

「無名」在於貼廣告的人、執法人員、以至照片中的示威者都是不具名和曾經的在場者,他們都在不同的是時空下所體現了權力的拉鋸與角力,作品《無名 No.1》選用的正是警察與示威者對峙的新聞照片。王寧德在之前的訪問提到,他關心的並不是特定的事件和場景,而是「為甚麼這樣的事情總是周而復始,從不間斷」。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近日來世界各地都有爆發嚴重衝突的示威,藝術家的問題也正是古往今來當權者理應反思和改善的地方。

王寧德,《無名 No.1》, 2015。 

王寧德,《無名 No.1》, 2015。

展覽資料:

「現像.集納」圖像聯展
日期:9月25日 ‑ 11月7日
地點: 上環皇后大道西189號西浦189藝術里獅語畫廊

作者自我簡介:誤打誤撞成為藝文專題記者,如今轉工,還是想繼續前緣,寫寫展覽,談談藝術和文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