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 寫在第四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之前

2016/8/30 — 10:00

Anabella與Andrew創辦的香港國際鋼琴比賽今年來到第四屆 (相片由蕭邦社提供)

Anabella與Andrew創辦的香港國際鋼琴比賽今年來到第四屆 (相片由蕭邦社提供)

二〇〇二年的某一天,Andrew和Anabella這一對愛好古典音樂的夫婦忽然想到一個主意:在香港辦一場國際鋼琴比賽,如何?

在那之前,Andrew與Anabella已在香港成立蕭邦社,致力推廣古典音樂,並為那些在國際大賽嶄露頭角的青年音樂人提供舉辦獨奏會的平台。大約從一九九五年起,香港蕭邦社不時舉辦小型音樂沙龍,邀得愛樂好友若干,在某位同道家中,或是某間酒店的宴會廳,聽琴,小酌,聊天。

「我們希望拉近聽眾與音樂家的距離。」Andrew告訴我。

廣告

起初,兩人因資金有限,難以邀請到正當紅的演奏家,於是想到音樂水準出眾、唯欠缺曝光度的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得主。過去二十多年來,柴可夫斯基、利茲、伊麗莎白和布梭尼等一眾世界知名鋼琴比賽的贏家,大多成為香港蕭邦社的座上賓。

「蕭邦社可不可以擁有自己的鋼琴比賽冠軍?」類似的音樂會舉辦數年之後,成效不俗,Andrew和Anabella打算想得更長遠些。經過兩、三年的籌備,首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於二〇〇五年舉行,由知名鋼琴家兼指揮家亞殊堅納西(Vladimir Ashkenazy)擔任評審團主席,評審中不乏加里·格拉夫曼與帕斯卡·羅傑等出色鋼琴家。

廣告

「對於音樂比賽而言,評審團成員至關重要。」Andrew說,每年在全世界各地舉辦的鋼琴比賽有七百場之多,不少選手在決定是否參與某一比賽的時候,通常會關注評審團成員中有否心儀的鋼琴名家。而評審團成員的音樂審美,對於比賽自身風格的養成,亦不乏助益。

Andrew與Anabella都認為,香港國際鋼琴比賽相較於其它同類型的比賽,在「多元化」以及「連續性」這兩個面向上,投入更多心力。所謂「多元化」,指參賽選手及評審通常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中,與香港這座城市勾連東西的氣質對照來看,頗為相似;而「連續性」意味著這一每隔三年舉辦的鋼琴比賽,不僅僅為了「透過比賽產生一位優勝者」,而是期望成為傳遞並分享音樂的使者。

第三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
(相片由蕭邦社提供)

第三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
(相片由蕭邦社提供)

「我們不希望比賽結束之後就說再見。」Andrew說,在賽事間隙或舉辦期間,蕭邦社時常安排往屆比賽的冠軍得主返港演出,或邀請不同界別的演奏家及音樂教育家來港舉辦演奏會、講座或大師班等。兩人為這一系列音樂活動取名「美樂聚」(The Joy of Music Festival),既為「聚會」,自然少不了演奏者之間以及演奏者與觀眾之間的互動。

「每每見到參賽者之間互相關照及互相聆聽,我總會覺得感動。」Anabella說,貼心的對話以及心有靈犀的唱和,是音樂世界中最微妙、最引人念念難忘的情景。

願景雖然美好,如欲落實,主辦團隊的細緻、耐心與周到必不可少。大到比賽日程安排,小到三餐吃什麼、去哪兒吃,都靠蕭邦社四位成員打理。今屆比賽評委之一、香港演藝學院鍵盤樂系主任郭嘉特與香港蕭邦社結緣已十餘年,眼見這一鋼琴比賽從無到有再到漸趨繁茂,直言這背後的協調、溝通與磨合,「太不容易」。

Anabella倒是樂觀。今年九月舉辦的第四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首次獲得政府「藝能發展資助計劃」資助,於往屆的場地及售票服務支援外,又加多資金幫扶。另外,鑒於這項比賽對於音樂教育的關注,主辦方又獲得若干慈善基金贊助。

「如今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吸引公眾參與其中。」Anabella說,香港國際鋼琴比賽並非僅僅著眼於音樂圈中人以及專業樂評人,也希望吸引不同年齡及閱歷的市民參與其中,聆聽、討論並分享。說不定,觀眾還可以透過觀摩比賽,獲得些許關乎人生的啟發呢。

一位希臘藝術家筆下的「火焰」,被Anabella用在香港國際鋼琴比賽的場刊及海報中。她覺得,火焰這一意象有諸多寓意,與光明、希望與生機種種,均不乏關聯。

單獨一叢火苗或許微弱,聚在一起,足以在黑夜中為你我指引方向。這不正是蕭邦社對於比賽、對於音樂的期許?

--

第四屆香港國際鋼琴比賽(美樂聚)

日期:2016 年 9 月 26 至 10 月 13 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大賽及音樂節門票現已於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urbtix.hk

節目查詢:2868 3325
票務查詢:3761 6661
www.chopinsocietyhk.org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