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特的藝術盛會 —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觀後感

2015/9/24 — 9:58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已經踏入第六屆,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的藝術盛會。

從事自然保育工作多年,跳出了原有自然教育的框框後,我接觸到Land Art大地藝術這個題材,原來藝術和自然保育工作是可以如此Crossover,而且在歐美日台已經發展了很久,【越後妻有】更是已經發展了15年,今年已是第六屆。

適逢盛會,也要排除萬難,到日本觀摩一番。造訪藝術祭期間,觀察得到以下幾點。

廣告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就如藝術界的奧林匹克,每三年一屆,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到訪。根據 2012 年第五屆的資料,在藝術祭約50天的展期,入場人數超過48萬人,門票收益達 2 億日圓。

盛會期間認識的日本人稱 “It is very unique and you can’t find somewhere in this world” 。的而且確,世界上無一個藝術節是以 “Restoration of the land”、以藝術連繫人類與大自然做主題。整個藝術祭的理念是十分好,個人認為若果藝術祭的作品更能聯繫人與自然世界,提醒人關注保育自然環境,便更能與主題呼應。

廣告

被邀請來到越後地區進行創作,他們需要住進村中數月至一年的時間,透過認識當地的文化、村中的故事,再進行創作。例如「夢之家」的作者 Marina 在 2000 年第一屆大地藝術祭的作品,她為了製作作品,冒著大風雪,視察數間的廢屋,終於選了松之山上湯村的一間,「夢之家」經歷2011年的大地震後幾乎全毁,但當地居民早已把「夢之家」視作是自己的家和社區的一部份,努力的保存它。

越後地區的本地人由最初的抗拒,到慢慢地接受,再到現在是各方配合,歡迎各國人士來訪。由原先的抗拒,到現在同心合力的保存藝術品。當中的轉變是巨大的,也由此可見藝術的力量。

50 日的展期帶來人流、帶來商機,但 50 日展期過後,越後地區又回復一片冷清。我是在藝術祭最後的時期參與,進入 9 月學生回到學校上課,人流已經減少。在盛會完結的倒數第二天,這天是星期六,當晚在農舞台有一台大型的表演,吸引的人流極高,從星期五晚起,住宿的地方是爆滿的,但星期六表演後,住宿的地方頓變成冷清一片,只餘下十數人。這使我想像沒有藝術祭的三年間,越後地區又將會回復一片淒清。

參觀期間遇見很多日本人來到觀摩,其中也有很多外籍人士。所有入場人士必須購買參觀護照 (Passport) ,每個藝術裝置都有一個編號,護照上印齊所有編號,每到一個藝術裝置都可以讓參觀者蓋印記錄。

大會為方便參觀者,安排很多不同的行程,有導遊講解的 Tour ,也有九條不同的路線,大會安排巴士每天定時運行該路線,讓參觀者可以隨意上落巴士,到不同的點觀看藝術作品。

大會展示的作品超過 300 件,參觀者若隨巴士路線或 Tour ,時間都是很趕急,就我所見,很多參觀者都是流於拍照,或是到場蓋印,以作「到此一遊的記錄」或是進行「集郵」,在護照上盡量蓋上最多的印章。參觀者花上時間尋找在護照中的號碼,卻無時間慢慢細味作者的創作心思,為何作者要如此創作?作者從中如何感受越後妻有這片土地呢?從觀察上,很多參觀者都只是到此一遊,沒有從這方面作更多的思考。

行程中,我不停思考藝術祭的效能。

對藝術家而言,能夠參與盛會,進行創作及擺放藝術裝置,從中獲得認同及肯定。

對越後地區的本地人而言,藝術祭帶來了商機,雖然盛會只是三年一次,人流大部分集中在藝術祭期間,但藝術祭也算為地區創造了旅遊的主題,在盛會以外的時間,也有旅遊人士前來觀摩,也有小型的藝術活動,而且來自外地的藝術家透過創作與本地人達到結連。

對參與藝術祭的人士而言,他們是消費者、旅遊人士、藝術愛好者。透過欣賞藝術,來到旅遊和消費,當中獲得創作的靈感、增廣見聞。相對藝術家和越後地區的本地人而言,前兩者所獲得的效能比參加者為多。

總體來說,藝術祭是一個 gimmick 、也是一股力量,可以用來推動本土經濟、旅遊、自然保育、活化、心靈療癒。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