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蒼茫看《樓城》

2015/5/11 — 13:53

上星期看了進劇場的《樓城2015 (立夏版)》,以「引錄劇場」(Verbatim Theatre) 的方式細說香港空間歷史的演變,從五十年代大量移民湧入、石硤尾大火引發港英政府的公屋建設說起,殖民者的「高地價政策」如何變成了城市命運的緊箍咒一直禍延到現在,到眼前無法安居的社會境況,於是,在壓縮、壓抑和壓榨的生存環境下,有人棄城而逃再走回轉的路,有人走到街上搭起自己的帳篷……整個演出讓人念念不忘的亮點有三,

一是詩意的象徵:舞台上每一樣道具都充溢想像的延伸,像石塊、水桶、摺凳、帳篷,是民間生活的用品、庶民的記憶、社會議題的隱喻、帶領戲劇行動的中介物;

二是身體的流動:演員的戲劇動作、空間走位、形體展演都流露輕靈的舞蹈動感,流程充滿節奏、載滿情緒的風向,連停頓的節拍也扣人心弦;

廣告

三是對白的節約:從來自不同階層、職業、地區和年齡的受訪者得來龐雜的資料,在剪裁和應用的拿捏上顯得十分精煉,許多時候點到即止,給觀眾留有足夠的空間思考、代入或批判。

最喜歡和最震撼的場景是當台中的角色不停努力安穩地擺放一張一張的摺凳,另一個演員卻從側台提起另一張摺凳猛力擲向台中,瞬間將豎起的凳子撞擊得潰散無餘——我們的城市從歷史的開端一直孜孜不倦追求建設,但建設卻源於破毀而來,建設越多、破毀越無情殘酷,破毀的不單是建築物、樓房和街道,還有社區、人情和記憶,然後建設起來的祗是空空洞洞的華麗、經濟的假象、當權者互相勾結的利益,跟民生無關,於是,這個恆常地隆隆建築的城市依舊到處頹桓敗瓦!

廣告

很少看劇場作品,也沒有看過《樓城》之前的版本,但難得勾起了許多懸念,在熟悉與陌生的認知裏,尋認一個觀照自己土生土長城市的面貌和角度,這是「根」和「源」,是這個讓人「愛恨」的城市的華麗與蒼茫、可貴與可悲,如果選擇留下、如果不忍轉身,你又能為它建設或建立甚麼?The Will to Build!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