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郁洋 The Moon :顛覆古舊規條

2018/12/3 — 13:00

【 文:伍啟祥 (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四年級) 】

時而明亮,時而黯淡;有點兒僵硬,又有點兒冰冷——這是人類普遍認知的月亮。這個星球對人們來說,可說是神秘卻又特別。它一直令人傾慕,卻又離我們很遠,導致我們無法單憑肉眼仔細看看它。古人常愛借月抒情,如《水調歌頭》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便是透過月亮表達人生無常;嫦娥奔月,月亮女神等神話,亦象徵著人類對月亮的好奇心。近代的“月亮代表我的心”,“Fly Me To The Moon”等流行歌曲表現出月亮和人情的結合,而阿波羅號登月,太空人能在月球表面漫步,可算是太空史上最值得人類驕傲的創舉。以上種種,證明了人類對月亮的好奇和那無可取代的情意結。

廣告

然而,藝術家王郁洋雖與大眾一樣對這顆遠在天邊的星球充滿好奇,卻嘗試擺脫傳統包袱,重新探討,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出月亮不為人知的一面。畫展“The  Moon”今年9月起於中環畢打行 Massimo  De  Carlo畫廊舉行,首度於香港展出王郁洋一系列以月亮為主題的作品。展覽中的每幅畫都向大眾呈現月亮那凸凸凹凹的表面,並配以迷幻搶眼的用色,一改月亮黑白的古板形象,為其增添一份神秘感。王郁洋喜歡探討人們不屑的過時技術,以及反完美主義的破壞美學等一切有待發掘的藝術可能。“The Moon”的畫作正正反映出其對奇觀探討的過人之處。

廣告

王郁洋認為大眾一直都被傳統觀念所綑綁,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令月亮在人們眼中都是黑白無色的。然而,王郁洋卻說:“一個彩色的,超出人類認知的月亮也許才是月亮的本色。” 畫作的製作過程中,畫家自身雖然在日常觀察時看到的月亮是黑白的,卻巧妙地利用油畫顏料為冰冷的月球添上濃厚的色彩,衍生出一個為人矚目的彩色月球,透過顏色對比的運用令月球的表面更為立體,並讓整個星球浮現在純黑的背景中,動人而逼真。創作的對象雖然遠在天邊,愛不可及,卻也因此為王郁洋提供了更多發揮的空間,讓其能夠將自己的想像和創意植入到月球那斑斑駁駁的表面上,為這個神話的象徵物增添更多大大小小的故事。畫展中展示的作品雖然都是同一個月亮,卻透過不同的佈局、形狀、大小以及聚焦點,為月亮編織出更多屬於新世代的話兒。王郁洋的色料,就像是代表著破格新視野的登月足跡,令這個永垂不朽的星球滿是新的面貌、新的希望。

雖然王郁洋擅長透過顏色運用和煥然一新的事物描繪手法,卻亦曾被某些藝術評論員詬病其思路不統一,對待藝術時心態不夠嚴謹。這些指責的湧現,全因其風格多變而無法觸摸而致。可是,王郁洋對這些指責都不以為然,他曾說道:“或許形成自己的風格才是當藝術家最可怕的事。” 他認為,一旦形成自己的風格,隨之而來便是綑綁和約束,就如月亮一樣,哪怕真的是彩色的,亦只會被看作黑白。王郁洋不願被傳統思維限制,透過月亮來顛覆古舊的規條。他的多變,就好比一扇能通往未來的門,門後的一切,都是不可預知的,就如月球的可能性是無窮無盡的。科學家透過步驟繁複的實驗和大膽離地的假設來尋求新的突破,而王郁洋作為藝術家,同樣透過了仔細入神的觀察以及異於常人的藝術觀感來表現其對真理的追求和探索,而他的探索之路,亦一直從未停止。往後,月球更多不為人知的面貌,或許將會由他來為我們拆解。

文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