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玩獨立音樂都是難以溝通的混蛋?談設計師與音樂人的相處之道──專訪 設計師 小子

2015/9/10 — 13:19

【文:戴居】

曾在 2013 年以拍謝少年的《海口味》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他時而細膩、時而張狂,擅長運用豪邁粗曠的線條與圖像做多變組合的風格,讓人總留下深刻印象。與他談話,也總會在不經意的地方,對他縝密的講解折服,不斷發出嘖嘖稱奇的驚嘆聲。

原以「白天教書,晚上畫畫」為目標,出身自高師大美術系的小子,以為畢業後就可以順利地擔任教職,卻因為家逢變故,不得不提早投入職場。那時為了賺更多錢,開始拼命看書、自學設計軟體,希望可以用專長養活自己。後來向開設計工作室的老師毛遂自薦後,便一頭栽進了接案人生。

廣告

字再大一點!顏色再鮮艷一點!

小子憶起剛接案時,設計師還被稱之美工。當時環境非常不友善,市場上充斥著比稿、削價競爭、不停被改稿的狀況。為了要生存下去,除了不斷吸收各國風格當作學習範本,也嘗試許多方法當作練習。他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一本覺得很酷的設計雜誌或年鑑裡,然後重新翻閱,如果看到自己的沒有感到突兀,就代表成功了。漸漸地,他也領悟到一些道理,既然打不過業主,那就加入他們,甚至因此喜歡上跟客戶聊天的感覺。

廣告

「雖然一開始很痛苦,但後來接觸到一些國外的設計作品時,會發現其實他們字也放很大,顏色也弄得非常鮮艷,ㄟ,可是看起來蠻有氣質的。後來我的設計,字都會做得很大,顏色用得很鮮艷,我就不信自己會因為用這樣的手法而讓作品變差,結果到最後反成了個人特色。」小子認為,我們對醜跟美的差異性都是被教育出來,但他們其實是一體兩面。從藝術史的角度看來,會被認定為新潮流的東西,一開始大家都會認為是醜的,譬如印象派,起初是連沙龍都沒辦法進去的,但後來卻改變了全世界。他接著舉例,日常生活中常見的蓋台廣告,其配色與字體的大小,都讓人會直接聯想到粗俗、隨便的感覺,但其實只要經由重新的排列組合,就可以變得很前衛。

音樂就要自己喜歡才會接阿!

談及接案的模式,除了價格要先談好外,小子更希望業主可以盡量讓他了解案件內容,如做專輯設計,至少也要先聽過兩首歌曲。他說:「我是還蠻挑的,只有自己喜歡的才會想去做。但我對於聽得懂音樂這件事是還蠻有信心的,包括了解他們的文化背景、音樂內容或創作背後的概念與意涵。」

以去年幫濁水溪公社製作為例,小子認為濁水溪公社在台灣音樂史上是一個哲學性的存在,並不只是藉由謾罵而已,反而藉由創作幫庶民宣洩對權貴的不滿。為了將音樂的個性立體化,大幅度的採用許多鮮豔的色塊來做組裝,更大膽地將庶民文化的元素翻轉、拼貼至專輯包裝內。

《鄉土.人民.勃魯斯》專輯設計整體圖

《鄉土.人民.勃魯斯》專輯設計整體圖

與 Cicada 合作《邊境消逝》,則因為這是一張取材至走遍臺灣西部沿海的土地概念專輯,所以在做包裝設計時,才會採台灣樣貌的畫作作為專輯封面。「如果業主想法已經夠明確了,設計師的工作就是如何使用不同的顏色或圖像組合,讓音樂與設計相輔相成的邏輯是對的。」

《邊境消逝》專輯設計整體圖

《邊境消逝》專輯設計整體圖

至於柯泯薰的《遊樂》專輯,小子認為因為她的創作很容易被聯想成清新的小女生,可是她本身是一個個性有點怪的人,所以必須把她的奇特帶出來,於是將其打造成實驗少女的模樣,透過攝影師鍾尹傑紀錄她與身邊小物玩耍、嬉戲的模樣,來呈現一種看起來「雖然是舒服可愛的,但骨子裡就是有種說不出哪裡奇怪」的感覺。

《遊樂》專輯封面

《遊樂》專輯封面

玩獨立音樂都是難以溝通的混蛋?

不僅如此,小子也曾與拍謝少年、猛虎巧克力、2HRs 、黃建為等,音樂與形象上風格各異的樂團合作過,好奇問起,如何看設計師跟音樂人之間的關係?小子卻無奈坦承,設計師的主導權相對來說是少的。「因為樂團可能就有自己既定的想法,當然絕大部分都還蠻尊重我的,只是當碰到已有明確想法時,就會感覺只是在幫忙完稿而已。可能是獨立音樂人常常會認為自己是藝術家,這句話當然是可以挑我語病的,我的意思是,他們在音樂創作上的確是藝術家,可是當他們對自己的視覺影像都有太強烈看法時,這對於設計師來說,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跟他們溝通。所以在合作的過程裡,我會隨時保持可以喊停的空間。」小子更認為,通常都是同樣在藝術領域工作的最不尊重專業,常碰到的情況,包括比稿、做到一半就不用,或常認為自己的音樂該如何包裝,卻又無法準確的形容。

因為與生長的背景有關,學院派出身的他,有一套經由長年訓練出來的溝通方式:「我通常對自己作品裡的每個細節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弄,都會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不是只憑音樂覺得這樣放比較漂亮。」只要願意聆聽,小子認為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說服業主,「但如果連討論都不想的話,就會變成鬼打牆的狀態。互相尊重,才有機會共創雙贏的局面。」

不是所有酷的東西,真的下去做也是酷的

「我覺得並不是所有酷的東西,真的下去做也是酷的。」如果有新人設計師想接獨立音樂人的案子,小子建議最好先做心理準備。畢竟這也是一個商業案子,並不是說你在做獨立音樂,就可以做「純」藝術創作。他更直接表明,若是抱著想幫獨立音樂圈盡一份心力的想法,最好的方式就是多買幾張專輯、多看幾場表演。

談及現今設計圈面臨的困境與給新人的建議,小子認為,可能是某段時間大家一直推「設計」這個行業,才讓它感覺是一個顯學的工作。但設計終究只是一個工作,而且並不光彩。現在有一些設計師會請助理,可是助理們實際上就在「真的做設計師」的業務,儘管如此,還是沒辦法得到對應的待遇。在這樣工時不平等的情況下,很多人只好選擇出來創業,到最後就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產業只會越來越萎縮。另外,還有合約與規範的問題。比如說價碼、一般改稿的次數多少才是一個正常值,當然業主普遍是沒有明確的觀念,所以常會有人降低價錢來搶案子或讓業者改很多次槁,這些錯誤的觀念,都在扼殺整個業界環境。

專訪的最後,小子分享與逗點文創結社長期合作的機緣。「以前我有做一本書叫《我愛三太子》,有一天,在別人臉書上看到別人分享逗點的部落格,還蠻喜歡他們的風格,就寄信過去。結果,逗點的總編輯夏民就馬上回信,說之前有看過我幫《我愛三太子》做的設計,就覺得一定要跟我合作。」也鼓勵未來想從事設計行業的有志青年,要敢於推薦自己,才有機會在這個行業持續地走下去。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