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瓷中對談 當藝術家有話不說出

2018/1/19 — 15:25

早兩天到了中環Karin Weber Gallery看了正舉行的「瓷中對談」群展(Conversations in Ceramic)(展期至2月8日),找來了四位都是從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的本地年輕新晉陶藝家,包括陳艮珊、劉逸偉、伍嘉浩及馬安兒。

筆者不會覺得和作品說話是甚麼奇異的事,和作品又或你工作對象說話,是很平常的事--有長輩說過煮製農曆食物,如油角、湯圓,不可以亂說話,要喃喃說著一些好意頭的說話;看過一些紀錄片,種花的人會對花說話,又有訓練馬匹的人會對馬傾訴等等,因為作品或製成品是創作者們的心血,是一種精神的延續,是一種感情的寄託,是一種記憶的儲存--他們不是大量生產的機器,那些作品,無論是藝術品、花、食物,又或是服裝也好,都是用bear出來的吧,老土地說,就是用心造出來的,所有都有感情。

廣告

曾看過有評論人說,作品就是一面鏡,可以看到創作者的心思及感情,無論是創作者有意想透過創作去發洩某些情緒,表達某種感覺,又或是無意地隱含於作品某個細微處,如顏色、紋理、形態、物料等,而一面鏡照出來的影像,未必是其他觀者看到,而且就算看到也未必明白到,但這也是看作品有趣也可恨的地方。

廣告

就如在這次展覽中,四位年輕藝術家的陶瓷作品,你又會否明白到陳艮珊作品細小的刺狀泥條,彷彿是你經歷過的各種痛苦不安,就好像是在你身體內的攻擊,而筆者自己亦很喜歡劉逸偉的一系列《回憶中的無聲喧嘩》(Mute Tumult of Memories),用陶瓷創作了一個個貯物櫃,就好似是在藏起種種回憶及心事,但有時間有些回憶卻會不經意,在不適合的時間「爆裂」出來,也許是段令人傷心的愛情關係,忽然浮現腦海,殺你一措手不及。這種相對低調的抒懷感,反而令筆者很接受。

如果你看到這些作品,有種如同有本藝術家的日記放在面前,沒有打開,你卻有種想知道,想感受,但藝術家人偏不給你打開,也不說明,只讓你感受那份欲說不得卻又想與你分享的情愫。

可惜,太多人欣賞作品,只問名氣,或管構思,但就是不理感情,或者他們也是同樣在用腦去欣賞藝術,可是沒有用心囉。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