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中能夠承受的不平坦 — 《在平坦的路上看不到日出》

2015/2/23 — 10:37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意謂人到三十歲時內在的自信和自我已建立,心靈能夠獨立自主,得到不受外力阻撓的自由,因而能夠從容不逼地經營之後的人生。《在平坦的路上看不到日出》中的五位主角,都已年屆三十,自我、自信卻仍未立,他們面對的是那一代人共同面對的問題,集結在同一屋簷下,透過角色間的互動以輕鬆詼詣的手法呈現,卻消弭了本來會有的壓逼感。劇終之際,出路仍未清晰可見,卻在觀眾心中留下了一個反思的種子、思緒中透進了一絲「陽光」:我們其實想要一個怎樣的生活?四十之前,是否就能疑惑全消?

「結他人」、「文員」、「中醫女」、「無業男」、「化妝小姐」,五位主角都是你我身邊會有的平凡人,各有所求而不得,得失之間,難免進退失據。在觀眾的笑聲間,舞台上呈現的其實是一連串令人難以釋懷的挫敗。「結他人」醉心音樂,夢想成為歌手,卻每每失望,至當上唱片公司的保安員,至親眼看見作品被扔進垃圾桶。「文員」自小被教導做人要安份守己,得到安穩就足夠,至付不起維持安穩背後出賣自我的代價。「無業男」希望從事業中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至見到曙光卻發現其實是騙局,被多年好友騙光錢財。「中醫女」追求人生意義,至青春消逝,至因癌症失去性命。

廣告

「他們都沒有出聲,在同一個空間中但身處各自的世界,而我知道,他們的世界裡都有我。我相信一個人的生命,會因為建立了關係,而在其他人生命中有不會改變的價值。」「中醫女」的幽靈說。

廣告

在五人之間,「化妝小姐」的路看似是最「平坦」的,雖然不論是自小的家庭遭遇,至長大後的愛情都不順遂,但卻也沒有特別大的打撃或難關,在羨慕各人都找到自己明確的人生目標同時,她恰如大家的精神支柱,為各人帶來慰籍。當「結他人」懷疑自己的能力,她不問情由便支持「結他人」繼續堅持理想,替「結他人」的唱片貼貼紙。當「無業男」被騙光錢財要「戒煙」,她沒有多說安慰的話,回過頭卻買來一打香煙,逐包扔到「無業男」身上。當「文員」決定到澳洲工作假期,她雖然不捨,卻拋下一句「你一定要去,你不去我會跟你絕交」。當「中醫女」要入院,她如屋中幾位一樣,無言卻送上假髮。有明確目標的人生,的確會活得更有動力,但在找到目標之前,或者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在能力範圍內,為身邊的送上關懷和祝福。

一連串的低潮過後,「中醫女」的幽靈絮絮地道出大家的心事:「我想知道,生命除了生活之外還有什麼?是否只有失落和失望。」「結他人」失望過後,選擇了繼續堅持下去。「文員」在未辭職前就被辭退,決意出走澳洲展開新開始。面對生活中的各種失意,台下的我們又會如何取捨?安於生存,還是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劇終之時,因「中醫女」的一個「玩笑」,眾人都爬到屋頂橫樑上,因而看到在平常中不會看到的午後日照,在寂靜中,各人仍然心事重重,溫暖的陽光卻提醒了眾人,失落失望其實都不至於絕望,門關上之後,只要仍願意多走一步,我們還是可以透過窗看到光。

「一無所有的時候最自由,但最自由的時候卻苦於一無所有。」入場前讀著場刊上的一句,理解是一調子的灰,暗示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一種綑綁,然而大家卻也無法為自由付上一無所有的代價。離場時感動過後再細味場刊的一句,理解卻是「或者我們都不能自由,但至少我們也不是一無所有」。在低谷中,人更珍惜自己所有。生命走到盡頭時也不一定能找到答案,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日出時分,從內在自然而然地得到力量。才發現,生命中的失意都是我們承受得起的失意。

 

原題為〈生命中能夠承受的不平坦–《在平坦的路上看不到日出》觀後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