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自己的方式發聲──記社群藝術論壇

2016/4/27 — 11:07

【文:路家(八十後偽文青,經常遊走港澳兩地,正職發夢,兼職寫稿,相信想像可帶來不一樣的可能。)】

只見那皮膚黝黑的嬌小身驅在舞動着,在激動繽紛的音樂中,時而扭曲,時而伸展,表達的不是內心的歡愉,而是巴西原著民的爭扎與痛苦。舞畢,音樂停了下來,課室內鴉雀無聲。次日,在論壇及後的工作坊中,這位來自巴西的年輕舞者Camylla 開始指導一班香港的學員如何用身體去表達自己。笑聲中,大家活動着生硬的四肢,活躍的氣氛開始瀰漫於四壁之內。

這是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中心及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辦,何鴻毅家族基金贊助,於2016年4月8至10日舉行的《社群藝術論壇:文化保育》。主辦單位邀請了海內外多個團體及學者分享社群藝術及文化保育的經驗。巴西當代舞舞者Camylla便是受邀嘉賓之一。與她同行來到香港的,還有成立巴西河域社區大學的Dan Baron Cohen。

廣告

「Camylla選擇以這形式進行工作坊,是因為知道香港人都很壓抑。」Dan 一邊解釋,一邊說起他們當初從校園的心意牆上了解到「小白花行動」背景時的震撼。

以小孩為導師的大學

廣告

事實上,在Camylla的家鄉幾乎每天都有人喪生;不是因為自殺,而是因為暴力事件。那是巴西亞馬遜河河邊一個社區,家暴幾乎每日每夜每家每戶都會發生。「被打後,你不能哭,而且要說謝謝,因為你沒被打死。」全區三百多戶,爸爸卻沒幾個,孩子們亦沒太多機會接受教育。Dan至今仍清楚記得第一次遇見Camylla是八年前,那時她才十二歲,正在一個啤酒瓶上舞動身軀。「那是一種兒童色情的舞蹈,她卻渾然不知。」

Dan形容,那是一個沒有想像的地方。女孩們的母親、母親們的母親、及或身邊的人世世代代都是如此生活着,從來沒人認為這有甚麼問題。於是,他決定組織社區中包括Camylla在內的兒童,讓他們發展自己的興趣及社區文化,並成立巴西河域社區大學,讓孩子們成為「教授」,把他們自己的知識授予其他居民。大家又會定期舉辦電影放映、甚至推動跨社區單車交通、女性權益、並集體為這大學是否該接受某工廠的資助作決定。起初為期五個月的計劃,到今天已踏入第八個年頭。當年在玻璃瓶上跳舞的Camylla亦已成為一名當代舞舞者,並成立自己的舞團,教授區內十二名女童跳舞,更曾與她們一起「跳出」巴西到紐約表演。其他參與計劃的孩子亦分別成為鼓手、公民記者、影片剪輯師等,為自己的社區及人生努力。

以藝術表達想像

與此同時,藉着藝術,區內的居民開始表達自己的聲音。Camylla的家鄉位於亞馬遜流域,居民自幼便在河邊生活,但隨巴西不斷興建水壩、工廠,河流中的生命漸漸死亡。「河流死了,岸上的居民沒法再靠捕魚為生,於是注定只能默默接受岸上的地產霸權。」Dan表示,對於這種「發展」,居民心裏其實並不願意,卻沒人出口反對。「因為怕被尋仇的恐懼,大於對自由的渴望。而當你壓抑了自己表達的自由,你也會失去對生活的想像。」為此,他組織了居民,用舞蹈向政府及工廠代表表達自己的聲音,當中甚至有警察支持他們。最後結果仍是未知之數,但社區的改變已悄然而來。

「社群藝術是屬於大家的。它讓人與人之間變得更親近,亦讓社會變得以人為本,讓人變得勇敢。」

社群藝術的意義

說起「發展」,這詞語在香港近年亦不絕於耳。Dan 表示,「Develop」(發展)一詞源於法文,有「打開」、「解釋」的意思,一直到十八世紀末,經歷了工業革命及殖民擴張後,才變成飽含經濟意味的詞語。而經歷多年的「發展」,社會早已形成自己的體制,鞏固了既得利益的同時,亦禁錮了有關可能性的想像空間。他認為,在這情況下要做到藝術平權、文化平權,便需要在這「發展」的概念上深耕。「有時想像力可能會被偏見囚禁。一些人會說『不要發明』、『不要想像』、『不要創造』,因為長久以來,在他們的認知裏只有藝術家才可想像、創作。而當你掙脫這些源自殖民時代的概念,細心發掘自己本土的內涵,那些人文、社群與分享的內涵,我們就可用很不一樣的思維,看待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感覺。」

「河域社區大學計劃」成效被受肯定,更獲國際多個獎項,但Dan坦言,過程中甚至到現在,區內一些孩子,甚至是參與計劃的孩子的家人仍未完全接受,甚至會妒忌:為何你有機會可以按自己的意思,活自己想過的人生,而我卻沒有﹖「這也是我們要繼續努力的地方。」

「當新一代可用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想像,詮釋自己、訴說自己的故事,他們或許就可重新創造社會當中的權力關係。」他總結時分享道,「當人們的想像被啟發,他們或許就可創造一個沒有自殺、沒有絕望的世界,一個不一樣的社會氛圍和情緒。」

就讓我們一起相信自己,舞動、揮筆,重塑生命中該有的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