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畢業展】用藝術守護校園 開闊場域特定的意涵

2015/6/17 — 17:22

歐陽俊的《手推車》

歐陽俊的《手推車》

遠離主校園,浸大視藝院有自己前英國空軍基地作為校園。距離,讓藝術發生於一個相對自由的環境;歷史,叫學生得著於文化的氛圍。這,是浸大視藝院先天的優勢。

浸大租回來的古蹟,幾年來一直以合約形式繼續使用,徘徊於留守與離場之間。校政的緣故,浸大在九龍塘築起「傳理視藝大樓」,部分課程搬回本部,學生在啟德校園生活的日子愈來愈少。

「但大家都盡量回來做作品,希望可以多留在這裡。」今年本科畢業展籌委主席陳文俊如是說。在他開口之前,我將 107 件作品看了一遍,好些作品都不期然令我聯想到「site-specific」。文俊的話,似乎為我的想法找到一些根據。

廣告

場域特定藝術 (site-specific art) 最基礎的定義是指,展出場地納入創作考慮之中,尤其著重作品與環境的互動。大部分作品以雕塑作為媒體,直接介入生活場景。在「去留啟德」的語境下,今年浸大視藝本科畢業展,頗有以藝術守護校園的意味。

歐陽俊的《手推車》

歐陽俊的《手推車》

廣告

參觀者踏進主樓,歐陽俊的《手推車》大剌剌在走廊兩旁,以阻路的姿態跟你打招呼。一架架手推車堆疊,加上尼龍大膠袋,雕塑的技術難度系數不高,但展示的方式可見心思。同一架手推車,如果放在畫廊,參觀者或者會二話不說,斷定是藝術品;反之,同學將置於校園走廊,路過的人不以為然。對於藝術學生而言,創作跟吃飯睡覺沒太大分別,是生活的一部分。室內展廳還是室外走廊,在創作人眼中都不過是片刻的日常,藝術發生的地方,正好完成一則「藝術品是甚麼」的自問自答。

地下走廊原建築的窗戶,鄺玉婷改裝成類似博物館玻璃櫃的櫥窗

地下走廊原建築的窗戶,鄺玉婷改裝成類似博物館玻璃櫃的櫥窗

地下走廊原建築的窗戶,鄺玉婷改裝成類似博物館玻璃櫃的櫥窗,上面紅字印著「若六月/鳳凰難紅/打破玻璃」等三組關於季節的文字,有如交通工具上緊急救生工具藏身的盒子。名為《急救箱》的裝置,放在面向庭園的櫥窗裡,不是一個偶然的決定。曾經在這裡度過三數個寒暑的鄺玉婷,應該比我更清楚園子裡的花開花落。每年畢業展前後,總是凰鳳木盛開的時候。當她思考氣候變化如何改變生活之際,啟德校園仍然是她念念不忘的場景──所以她假設如果有一年夏天,園子裡的凰鳳木不再開花,請記得進行「急救」。

鄺玉婷的《急救箱》

鄺玉婷的《急救箱》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來到二樓,第一個迎接訪客的,是頭頂的銅鐵和魚絲。陳文俊的裝置《尋覓》,在走廊上劃出了無形的路線圖,叫參觀者自然抬頭沿著魚絲張開的方向展望,甚至按圖索驥跟著行走。走到「盡頭」只見一面銅版,可能是你要尋找的東西,或可能不,但魚絲已經輕輕地將整層二樓網絡起來。無論參觀者到哪裡去,甚至迷失了方向,他們只要抬頭一看,就能找到救生的繩索。身為莊會主席的他,過去幾年籌辦活動、開會放空,都跟同學們都在啟德校園一起「餵蚊子」。這裡每格階磚都滲出他們本科生涯的點滴回憶,陳文俊甚至要用畢業作品,盡量進佔主大樓的每分空間,具體呈現這幾年在這裡的各種追尋。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陳文俊的裝置《尋覓》

這些「似是疑非」的裝置,是今年浸大視藝本科畢業生作品,最叫我驚喜之處。從場域特定的框架看出去,它們既「合乎規格」,但作品背後帶動的情感,細看之下又似乎不止於環境互動。同學們本身就已經是空間使用者,相對於獲邀進行場域特藝術的創作人,他們自是對同一個地方,有更深入的認識、更厚重的感情。裝置不但緊扣建築的特色,融匯他們對校園的理解、學習的回憶。場域特定藝術如此看來,不止於純粹地利用空間特色輔助藝術的呈現,也是一種通過藝術與空間建立關係的方法。

彩虹與九龍塘的距離,說遠不遠,話近不近。能夠在視藝院專屬的校園舉行畢業展,對於同學來說是一件別有意義的事。即使要常常游走兩地,他們還是選擇了場域特定藝術,規限自己一定要回來創作。從構思意念、創作裝置、展示成品的過程,若是搬進開啟德校園,這些作品的意思就無法完整表達,甚至抽去靈魂。其若是,場域特定藝術的定義,又豈止於純粹地讓某物件在某時空出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