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零二四三」可填任何歌?當真?

2017/5/2 — 10:04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近日有網媒記者談「陳瀅變歌詞萬能 key」而提及到筆者倡議的「零二四三」工具。由於這套工具用於粵語歌填詞,跟平仄之用於舊詩詞創作,作用相類,所以筆者也喜稱「零二四三」為「粵語歌平仄」。

粵語雖云有九聲甚至還有所謂的第十聲第十一聲等等。但用於入樂,把這些聲調歸併為四個音高類別,便很足夠!而「零」、「二」、「四」、「三」恰是這四類音高的代表。所以很肯定的說,用「零二四三」便能填得到世上所有歌調。

話是如此,又總是有些「杞人憂『零二四三』」式的朋友,很是疑惑:「當真,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可以填晒世上所有歌?」

廣告

學問學問,學問總是出於疑問。不過很多時容易問,要解個究竟卻絕不容易。為怕網上讀者心急,這處先給個肯定的結論:在容許微微拗音的情況下,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絕對可以填得到世上所有歌。

下面試詳細解究一下結論如何得出。但要解究就不免寫成長文,各位慎入,謝謝!

廣告

粵語音高入樂需分四類之理據

香港粵語一般所見的九個聲調,依照語音學的調形,有如下的標示:

陰平(字例:關公高招……) 55

陰入(字例:一激即哭……)  5

陰上(字例:寶島餅廠……) 25

陰去(字例:跳過計算……) 33

中入(字例:八隻國腳……)  3

陽上(字例:永遠美滿……) 23

陽去(字例:麵飯味道……) 22

陽入(字例:日月木獨……)  2

陽平(字例:南蓮園池……) 11

其中 1 是最低音,5 是最高音。陰平的調形是 55 表示它讀音最高,而且讀來字音是自然地綿延的。陰入聲在粵語中也是讀音最高的,但字音短促,不綿延,所以調形是 5 。陰上聲是一種升調(按:陽上聲也是升調),讀時由較低處向上爬升,然後止於最高音之處,所以調形是 25 ,這處前端的 2 稱作「調頭」,後端的 5 稱作「調尾」。說到這處,相信讀者已開始明白「調形」是怎麼的一回事。

再舉一個特例,港人在講「妖」這個仿擬粗言字的時候,其調形應是 253 ,當中不但有「調頭」「調尾」,還有「調腹」呢。

上舉九個聲調,按調尾的音高歸類(入聲字音短促,單獨標的音高數值可視作調尾),最高音5的為一類,包括陰平、陰入、陰上三種聲調,並用陰平聲字「三」作代表; 3 音高的為一類,包括陰去、中入、陽上三種聲調,以陰去聲字「四」作代表; 2 音高的為一類,包括陽去、陽入兩種聲調,以陽去聲字「二」作代表;最低音 1 的為一類,當中只有陽平一種聲調,以陽平聲字「零」作代表。

大家或會問:「但是陰上聲的調頭跟陰平聲的調頭始終不同呀?」「陽上聲調頭跟陰去聲調頭亦不同嘛?」

這處筆者援引張群顯博士在他的論文「粵語字調與旋律配合初探」的說法:

這其實是牽涉粵語歌唱的一個嚴格要求,可認為是粵語歌唱的一大特點,就是把升調處理為(即結束音高相同的)非升調前加個低二度或低三度的裝飾音。這正是「粵語字調能在歌曲中大體維持」所需的另一個機制。有關流處理一般不在樂譜上顯示出來,卻嚴格地要求唱者基於對某字調形(是否升調)的認識而自發地施行。

這實在是很好地解釋了調頭雖不同,卻可以憑調尾相同而歸為同一音高類別。

「零二四三」作為粵語歌平仄,它既是四類音高的代表,而其字音亦是分別取自這四類音高的。所以它既是「符號」,也是一套「類音階」系統,是用以研究文字入樂時協音與否的好工具,有時它的作用就像是「顯影劑」。

退到兩個音的較弱情況

「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可以填晒世上所有歌?」

這個問題,筆者試把回答分成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先把問題退到兩個音/字音的情況。

要注意的是,只有單一一個樂音的時候,說某字的配合是「啱音」「唔啱音」的意義並不大。可是當先後響起兩個音,有了高低的比較,「零」、「二」、「四」、「三」之中配哪兩個進去,就得有所講究。

現在且把問題改為較弱的方式:在鋼琴上先後響起兩個音,是否一定可以在「零」、「二」、「四」、「三」之中找到一種組合,使之跟這兩個音完全配合,唱來「啱音」?會不會有找不到的時候?

要答這個問題,涉及到樂理上的音程概念,可能會難倒某些網友讀者了。請諒!

鋼琴上隨便彈兩個音,不是遠距音程就是近距音程。

近距音程只有五種:同度、小二度、大二度、小三度、大三度。

大三度再多加一個半音,變成純四度,便須列入遠距音程的一類。遠距音程的種類可謂不勝枚舉,幸好也不須枚舉!。

五種近距音程,同度可以很自然地配以「零零」、「二二」、「四四」、「三三」,這是毫無懸念,選擇亦多。

小二度或小三度可以很自然地配以「二四」或「四二」,視乎響起的音是上行還是下行

大二度或大三度可以很自然地配以「零二」、「四三」或「二零」、「三四」,視乎響起的音是上行還是下行。

遠距音程又如何?據筆者的研究,「零四/四零」、「二三/三二」可以很自然的配合純四度音程,而純四度以上的音程,很多時也能很自然地配合。「零三/三零」可以很自然的配合純五度音程,而純五度以上的音程,也完全能自然地配合的,即使是超過八度的超大距離音程,「零三/三零」也是完全能配合得到,沒有任何拗音感覺!

寫到這處,恰好是把由兩個字音構成的「零二四三」十六個組合無遺漏的數了一遍。而且也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一定可以在「零」、「二」、「四」、「三」之中找到一種組合,使之跟鋼琴上先後響起的兩個音完全配合,唱來「啱音」!並且絕不會有找不到的時候!

《滄海一聲笑》所啟示的「極端」填法

「但但但這只是兩個音/字音的情況,整首歌又如何?」如果閣下心中有同樣的一問,請少安毋躁,細看筆者第二部份的回答。

粵語歌填詞有一個重要的原理,筆者在拙著《粵語歌詞創作談》中稱之為「一逗一宇宙」,意思是說,隔了一個句逗/樂逗,句逗/樂逗之前和之後就會是兩個世界/宇宙,二者在「零二四三」的填法上是不須有甚麼關連的地方,完全可以重新安排,但緊接樂逗後之處會易出現微拗。這是就「句逗/樂逗」來說的,樂句與樂句之間的「零二四三」之安排,就更加是各自成宇宙,互不影響,而且不會出現「緊接樂逗後之處會易出現微拗」的情況。所以,我們並不須去研究整首歌,而只需研究一個較簡單的問題:會否存在某些樂句,無論怎樣填「零二四三」,都會有「唔啱音」的情況?

對比一下筆者在文首早給出的結論:在容許微微拗音的情況下,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絕對可以填得到世上所有歌。則這個較簡單的問題,筆者會答:在容許微微拗音的情況下,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絕對可以填得到任何樂句。答了後者,亦即答了前者。

筆者也相信,對於一些簡單的兒歌歌調,填粵語詞要完全啱音,字音沒有一絲微拗,那應該是做得到的。問題是,音樂世界不止兒歌,其中有很多複雜的旋律,所以須把條件降為「容許微微拗音」,則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絕對可以填得到任何樂句以至世上所有歌調!

這個世界是很少有完美這回事的,很多時真要容許一點點微玼。這讓筆者聯想到音樂世界的一大憾事:無論把一個八度劃分成多少個音,用極符合自然規律的五度相生法去生律,最後都沒法回到起始生律音的八度音上來,這是在數學上已證明了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閱這篇普及數學文章)。

其實這樣說又會產生出另一問題:怎樣才算微微拗音?

不過還是先研究,在容許微微拗音下,零二四三這四個字音如何可以填得到任何樂句吧。過程中提到的微拗情況,算是筆者對「微微拗音」的舉實例式定義。

這個問題並不好解答。因為樂句的形態是千變萬化的,如何說得清?細想一下,樂句的形態,單音不斷反覆的可不考慮,其餘可分純下降型、純上升型、正彩虹型、倒彩虹型以及鋸齒型等五種類型,後三種可以說是前兩種的混合物,所以,直覺上,知道如何填前兩種,後三種便一定有相類的解決方法。以下且先研究純下降型的旋律。

齊來看看下圖中的三個樂句句例:

第一句例是九十年代流行一時的《滄海一聲笑》的首個樂句,正是純下降型的。黃霑在這樂句上填的著名詞句是跟歌名一樣:「滄海一聲笑」!我們用「零二四三」作顯影劑,看看這些字詞是屬甚麼字音音高類別的:「三三三三四」!

看到「顯影」後,發覺原來旋律一直下滑,黃霑配的字音卻是以水平行進為主,最後才從「三」那個音高類別落一個階級,落到「四」這個音高類別。若有懷疑「三三三三四」之中一定有某個「三」字是微拗的,那是正常的,筆者也覺得當中的第二和第三個「三」應該最易微拗。不過,換成有意思的文字如「滄海一聲」,覺得微拗的感覺便會弱很多。

這 la so mi re do ,是可以有別的填法/配音方案的。比如「三四二二零」,但中間第一個「二」會略拗,甚輕微而已。此外還可以是「三四二零零」,但「二」之後的那個「零」會感覺得到是微拗(這處的微拗是因為句尾填不準而產生的)。

拙著《粵語歌詞創作談》提出過協音上的「彈性配合三原則」,第一條說:「字音音高走向與旋律音階走向要一致,不可逆向。」第二條說:「高音區當填高音字,低音區當填低音字,但可不必嚴守。」第三條說:「樂句句尾的長音要填準,不能有倒字。」

黃霑在 la so mi re do 這五個音上填「滄海一聲笑(三三三三四)」,純下降型的 la so mi re 配以水平行進的「三三三三」,正吻合:「字音音高走向與旋律音階走向要一致」的要求,而最後re do配以能最自然配合大二度的「三四」,則吻合「樂句句尾的長音要填準,不能有倒字。」這處要補充交代的是,由於是高處下降的形態,從最高音的「三」起唱會很自然,假如「三三三三四」換成低音區的「二二二二零(詞例:後日是大寒)」,那麼頭兩三個字定然會嚴重拗音!

周璇的老歌《送君》的起句,比 la so mi re do 還要在開頭處多一個 do’ 音。按「彈性配合三原則」,其實亦可以仿傚黃霑那種有點「極端」的填法:填以「三三三三三四」!這聽在耳朵尖的朋友耳中,會覺得當中應有微拗之處。當然, do’ la so mi re do 這六個音,也有別的填法,如「三三四三三四(這句借助了「一逗一宇宙」的原理)」、「三三四二二零」、「三三四二零零」,但肯定聽在耳朵尖的朋友耳中,也總會感到有某一兩個字音是微拗的。

再看看第三個筆者稱作「未來歌調某樂句」的句例,十個音一直往下滑降,好像更難填適合的「零二四三」,但按「彈性配合三原則」,我們可有一個「極端」的填法:前九個音填「三」,最後一個音填「四」,當然其中會有微拗。自然地,這十個音也還有別的填法,不贅了。

有趣地,對於純上升型的旋律,也可以仿傚這種「極端」填法,只是方向倒轉過來罷了。比如《彩雲追月》第一個樂句so, la, do re mi so la,一種容許微拗的「極端」填法乃是「零零零零零零二」,詞例如「南蓮園池閒凝望」,當然,也可以有正常一些的填法,如「零零零二二四三」、「零二四三二四三(這句也借助了「一逗一宇宙」的原理,而形態變了鋸齒形哩)」……,等等,但也難免有微拗之處。

看過了以上對單純上升或下降形態旋律的「極端」填法,其他三種旋律形態,也一定存在相類的「極端」填法!事實上,借仗剛提過的「彈性配合三原則」,以及上文說過的「一逗一宇宙」原理,不管旋律形態屬五種類型的哪個,當容許微拗,我們總能找到填「零二四三」的可用方案的,而且方案有時不止一個。何況,當容許微拗,也就是第三條所說的「句尾要填準」亦變成可以略不準,這樣彈性就更大了。現實中,偶然也找到名家的作品在某句句尾是微拗的,比如「踏過荒郊我雙腳是泥濘」,最末的「濘」字便呈微拗,而在《星》(關正傑主唱)這首歌詞中,句尾略拗的也不僅這一句。

本文匆匆寫成,定有思慮未成熟或想法欠妥善之處,還望各方高人不吝賜正,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