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於藝,可以居,遊於白沙澳

2015/10/23 — 15:02

客家山歌對唱會

客家山歌對唱會

從西貢市中心出發,沿著海外路一直走,參天的樹蔭間,小巴停下來,我們徒步走入白沙澳村。走過了窄小的山路,我們見到農田,再深入蜿蜒小徑,卻瞥見不一樣的風景。此時拿起手機拍照,我才赫然發現,電話訊號已經沒有了……

要不是《可以居》舉行新書發佈會,平日這裡會有人來嗎?會有人懂得來嗎?這裡的故事會有人知道嗎?

聖母無玷之心小堂

聖母無玷之心小堂

廣告

白沙澳村是客家村落,村民原本聚居於海下灣,但長年受到海盜侵擾,後來搬到今日深埋於紅樹林的內陸地方。其中何氏族人為英商輪船工作,漸漸累積財富,建立起 2010 年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的「何氏舊居」。十九世紀晚期,意大利傳教士到當時的新安縣播道,在西貢沿海地區建立多間教堂,包括白沙澳的「聖母無玷之心小堂」,2012 年也成為了三級歷史建築。1970 年代,港英政府建造萬宜水庫,分別在附近的南山洞和海下築起水壩,叫村內河流大減,族人陸續遷出。村落荒廢,時至今日常住於此的居民不超過 20 人。

廣告

「農田好像很美,但其實都不是用自然農法,對環境破壞很大。」長居於此的有美國人 Thomas Goetz (Tom),也是今次發佈會的村民導賞員之一。早前白沙澳只是他的度假屋,妻子退休之後,便長住於此。他說,白沙澳原本是紅樹林,多種生物都賴以繁殖,例如:白蝦和蜻蜓。客家人當年順著水流發展農地,但今日新遷入的「農民」卻破壞了原來的生態,「他們好勤力,夜晚都戴頭燈落田」。

導賞員從河中撈出白蝦和蜻蜓幼卵

導賞員從河中撈出白蝦和蜻蜓幼卵

Tom 指這六個「農民」來自中國大陸,不懂英語和廣東話,平日只說普通話。兩屋相鄰,他們一直無法順利溝通。就像今次發佈會,他曾溫馨提示對方,「周末有人來,不如你清理一下門下的垃圾?」對方口頭答應,而當日我們眼下所見,仍然是垃圾一籮籮。對於新來的鄰居,Tom 一直抱著懷疑,懷疑跟 2007 年新華書局收購白沙澳濕地相關。                                                 

白沙澳下洋的自然生態

白沙澳下洋的自然生態

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濕地屬於「自然保育區」,「除非必須進行發展以助保護濕地生態系統完整,或者是絕對基於公眾利益而必須進行的基礎設施項目,否則地帶內不准進行新發展。」然而,農地可以申請改變土地用途興建住宅,村民懷疑新華書局收購白沙澳濕地,透過「私人與公營機構合作的方式」,以保存濕地生態之名,可進行綜合住宅發展計劃為實。Tom 更大膽設想,新華書局邀請「大陸農民」進駐,以「農業」作幌子,實是大興土木的前奏。

浸大視藝學院講師黃淑琪,八年前發現白沙澳村,村人的休閒生活,叫她留下深刻印象,也埋下出版《可以居》的種子,「除了在城巿裡被別人定義的那種生活外,真正的生活是甚麼樣的?」她用了六年時間,為村民記錄口述歷史,收集村落相片。發佈會當日,自村口以來的燈柱,都綁上白色小屋的看板,記寫村民對這片土地的回憶。

村民的故事寫在沿路指示牌上

村民的故事寫在沿路指示牌上

重組歷史之餘,黃淑琪亦邀請本地藝術家何敏基、吳世傑和李智海,為白沙澳進行圖像創作,帶出文字以外的白沙澳想像,結合村民訪談輯錄成書──《可以居》。發佈新書亦安排了一系列節目,包括:水墨寫生、鄉間音樂、客家山歌等多個文化活動,配合村民導賞和自然之旅,將超過三百頁的文字立體化。

水墨寫生

水墨寫生

都市化進行中

都市化進行中

行走在白沙澳村和白沙澳下洋的這個下午,我在想:這個平日人煙罕至的村落,多麼寧靜,多麼美麗。如畫的風景放在眼前,要是推土機駛進來怎麼辦?到過白沙澳的人少,讀過《可以居》的人也不多,若不是啟德視覺藝術院研究與發展中心和黃淑琪等人,以「藝術之名」發起這次活動,恐怕知道的人更是寥寥可數。

書,是一程記錄,但它是走不動的死物。人,卻是活動的書,一個人幾個故事。白沙澳再多要說的話,沒有「事」的發生,也沒有「人」的光臨。藝術本來就是成就不可能的可能 (Make the impossible possible) 的行為,如是,《可以居》為白沙澳帶來人流,讓故事傳開去。一切改變,或者都由於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