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男女女男》勿忘初衷

2015/2/28 — 11:56

【文:Judas】

 

《男男女女男》,黃智龍編導,W Theatre 製作,Judas 看的是 2014年 11 月 29 日晚上 8:00 的場次。

廣告

Judas的觀後感是:這是最嚴重的本末倒置。

小龍著實是個很稱職的監製,他有和他信念一致的班底、有自己的一套美學,而他又能夠在台燈聲完全貫徹這種型英帥的美學,Judas 敢說這個 production 以技術上來說是 2014 年最好的。

廣告

可惜。

可惜的是,小龍只顧著型,而型(或外形)與故事本身的關係,扣不上。

這個劇,很多短篇,每個短篇玩了些 forms。但每一次(是的,是「沒有一次不是」的那種「每一次」)都讓 form 騎劫了故事。好像一開頭,一對男女分手,戲做到中段,男主角換了做女人、女主角換了男人,大玩性別定型對感情關係的影響。但因為劇中男角都很 camp,女角都很 man,而對白和選擇其實是男女都會說的。結果只是一個輕鬆的 gimmick,於是,其實,真的,看不出換了個性別究竟對他們的選擇有何影響。還是編導想說不論男女其實結果都一樣呢?如果是這樣,玩了一大輪,不好笑又有點拖拉了,資源浪費,亦是對觀眾的欺騙。

而這個 form,在後來一段短篇又重複一次。這次是一對男男同性戀在酒店房中吵架,然後角色換做女女同性戀又吵一次,搞出出軌疑雲和「主導」和「被動」的 conflict,但結果都是從新開始,走在一起。又是另一玩了一大輪之後回到原點的奇怪情況。究竟導演想說什麼?

如上所說,每一個短篇,都有這個問題,而最要命的,是每一節後所投射出來的廉價愛情散文recap PowerPoint,要看這種「愛情金句」,為何不看鄺俊宇,反正「賤人就是矯情」嘛。

原來,一班信念一致的人,向著同一個錯的方向走,結果會是「錯到底」。

Judas 相信,每個搞戲的人,都有一個初衷,就是都有故事要和觀眾說。小龍曾經能好好說故事,像《廢柴》、《馴情記》,偶有搞笑場面,但當戲完了,觀眾都能各自帶著自己在劇中發掘到的快樂與哀愁,回到家裏,好好回味。

但今次,當故事薄、form 沒有幫助說故事、金句不深刻、message淺薄,連 entertaining 都不是,只是自己碎碎唸在發洩,這是近年氾濫成災的「飛機劇」,而不是一套戲。

我們認識的小龍老師,不做「飛機劇」。

勿忘初衷。這四個字,送給小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