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畫出銀與金──《Drawing in Silver and Gold : Leonardo to Jasper Johns》

2015/10/5 — 16:38

Gozzoli, A Nude Man with a Horse

Gozzoli, A Nude Man with a Horse

看見這兩個名字,我雙眼便發了光,未抵倫敦前,一直嚷著要看這個展覽。

兩個名字──Leonardo 及 Japser Johns ;展覽是在大英博物館的 《Drawing in Silver and Gold : Leonardo to Jasper Johns》。又銀又金,又 Leonardo  又 Jasper Johns,於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去看展覽,結果跟期望有點落差,或許我這位現代人,未能感受 Silverpoint drawing 這種自中世紀以來,令不少人讚嘆的繪畫技術。

Bust of a warrior

Bust of a warrior

廣告

英國《衛報》的藝評人 Jonathon Jones 以現代人用手提平版電腦繪畫般,去解釋這種在 15、16 世紀盛行的繪畫方式。試想像當時在歐洲的藝術家如 da Vinci、 Lippi、 Durer 等,手拿一本以皮做封的速寫冊,內裡是鍍上金屬的平面,藝術家以尖筆  (stylus) 在金屬面上繪畫。因為不用顏料、畫布及其他用具,silver point painting 成為畫家們速寫用方法,或是作家庭畫的媒界。

廣告

展覽的入口就是放了 di Vinci 的《 Studies of Hands 》 (c. 1489/1490),可以見到藝術家速寫手的不同形態。達文西這張手跟 Bruce Newman 的《Some Illusions No. 2》並列一起,兩個藝術家相隔幾百年,以這樣的一個juxtaposition開首,以為展覽必會令人震憾,都說又銀又金,在我這個世俗小女子想像中,應該是會耀目的。

Silver and Gold Otto Dix Hilly Landscape

Silver and Gold Otto Dix Hilly Landscape

說過跟期望有落差。看得出策展人用心將不同年代及地域的 silverpoint drawing 分門別類的放在一起,也從不同來源借來展品,有好些達文西的是英女皇所有,展品非常非常多,但歷史課太長,不夠精要,便令人看得有點頭昏,又或許是我沒有慧根。在頭昏的狀態中也有印像深刻的作品。如 Lippi 的《Attributed to Benozzo Gozzoli, A Nude Man with a Horse》 (c. 1447/1449) ,他用這金屬尖針的繪畫工藝,將裸男的身體線條,以及馬尾毛兩種不同的質感表現出來。達文西的 《A Bust of a Warrior》( c.1475/1480),在硬崩崩的筆針下,武士頭盔及盔甲上的羽毛裝飾看來卻輕柔非常,這兩種作品令人精神一振。

Silverpoint painting 在 15、16 世紀是非常流行,很多工藝、藝術大師都用這媒界來教學,於是展覽中亦有很多不知名的學徒作品。這技術後來被淘汰,原因是風景畫成主流,而畫風景畫始於用傳統畫筆較好。但近代亦有藝術家用 silverpoint painting 作畫,Otto Dix 的《Landscape with Jewish Cementery  at Randegg, 1934》,Dix 在納粹時期被視為「頹廢藝術家」 (degenerate artist),後來更被納粹迫畫歌頌式的作品,這幅猶太人墳場, Dix 那種被壓迫的精神狀態,透過 metalpoint 表現出來。

studies of hand

studies of hand

Silverpoint 無可置疑的厲害,但對被現、當代藝術那種講求解放、著重概念思巧影響的觀眾來說,這種工整、細緻的工藝創作媒界,實在有點不太受感動。

差不多看完整個 silverpoint 的展覽,我在想:「說好了的 Jasper Johns 呢?」原來有一張,放在最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