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畫室貴 不如到外面去畫

2015/5/8 — 13:38

【文:陳志朗、區健明、滑蛋豬扒飯(故事館實習記者)】

「事吉茶記」,取自英文 "Sketcher-Kee" 諧音,是一個成立了兩年的寫生組織。核心成員有Kay、彭啤、Queenie、Brian、阿Da、大基、Kasier 和阿文。Kay 是大學教繪畫的老師,其中幾位成員曾跟 Kay 學習畫畫。他們於 2013 年成立了事吉茶記,在社交平台 Facebook 建立專頁,每星期舉辦一次戶外寫生活動,經常相約記下城市不同角落。活動皆向公眾公開,任何年齡人士都可以參加, 無須有習畫經驗。Kay 表示,他們不想設立高門檻,希望不同人都可以接觸寫生活動這個創作媒介,讓大眾都能一起走進不同社區。事吉茶記曾與不同單位合作,包括保良局、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香港故事館、活在觀塘、Bike the Moment、草原地圖、Very Hong Kong等。他們明言十分喜歡跟不同團體合作,透過新形式、新組合來宣揚寫生活動。

為何組織起來?

廣告

談到當初構想成立寫生活動組織,眾成員笑說只因一個「窮」字。原來最初、Queenie、Brian 等人跟 Kay 學習 Life Drawing (人體素描),但後來租金高昂,不能維持下去,Kay 便想,不如到外面去畫。當時他想到,城市寫生是一種低消費活動,人們只需要一張紙、一支筆,相比起在工作室中作塑膠彩畫,寫生所需的花費相對便少得多,是大眾都較能負擔的活動。

廣告

Kay 大學時修讀設計,當時學校鼓勵同學寫生,留意身邊被忽略的美的事物,利用創意將生活細節變得不平凡。「城市人上班下班沒有停下來的時間和空間」,事吉茶記的成員也有感於當下城市人時常忽略生活中的各種事物。「城市人們工時長,日間躲在辦公室,晚上下班天已黑了,很多社區細節已看不見。」Brian 說。「生活速度這麼快,又如何好好運用五覺感受呢?最多只有在交通工具上玩電話吧。」Queenie 希望透過城市寫生,讓大眾生活慢下來,靜下來,發現並紀錄香港城市之美。唯有人們願意跟城市相處、對話,才可能願意為城市做更多的事。

加上,近年市區重建一浪接一浪,事吉茶記將重建形容為「好像任何事物也可以突然消失」,使他們十分沒有安全感。城市寫生,便成為了他們跟城市相處,對話,和紀錄城市的方式。

城市寫生 獨一無二

Kay 認為寫生獨特之處有二,一為其自由度,二為時間性。

寫生是一種形式隨意的藝術活動,讓人們以自己一套獨有的方法,輕鬆地刻畫眼前的事物。它不要求高度的專業技術,比較不講究藝術審美和美學概念。這種簡單,自由和隨意讓寫生成為了一種門檻低的大眾活動。事吉茶記運用了它的大眾性,吸引了社會中各崗位人士一起走進社區,與社區互動交流,了解不同社區的文化。

與現今流行的手機攝影不同的,是寫生的時間性。「攝影和繪畫也是 "Freeze the moment", 但手機攝影的記錄過程往往只有一刻」Kay 說,而城市寫生一般需時兩三小時,寫生作品就可以濃縮了這三小時來記錄,容許人們和某地方產生情感上或實質上的互動,更可以發現日常生活的細節中被忽略了的美 。在城市流動的人和事前,畫家會記錄整個過程中自己認為最有代表性或最喜歡的一刻。同時,在雜亂無章的城市秩序中,寫生畫作難以鉅細無遺,畫家會各自選取細節。「比如說你在畫後巷,洗碗姐姐不會停下來讓你畫,你便得選擇最有代表性、最感動你的一刻把它畫在紙上」,所以寫生也是客觀事物的高度個人化表現,人人所呈現的畫面和風格都有所不同。

「寫生畫畫,就好比親手摸建築物一次。」Queenie 說,「像我剛才寫生時,以為那家店舖招牌旁的是一舊石屎,看真一點,原來是個燕子巢!畫過一個地方後,你對它的記憶是深刻的,即使過了一段時間,它還是會很具體細緻地呈現於腦海。」

寫生 社區 互相認可

「寫生不僅是畫畫,而是跟社區互動的過程。」Brian 說,事吉茶記與一班朋友每次到不同的社區寫生,街坊都對他們十分感興趣,甚至非常歡迎他們來畫畫。他憶述一次到陌生的屯門區寫生,他們坐在一幢舊式唐樓和傢俱店外寫生,引來傢俱店東主和街坊前來圍觀。了解到他們正在記錄社區,畫下小店和幢樓的外貌後,傢俱店東主更主動借出一幢椅子給他們,說,「畫得舒服啲啦!」類似的街坊借凳、送清水這樣的友善對待,他們亦遇上過不少次。

在與街坊互相認識的過程中,街坊會跟他們分享自己與社區的一點一滴。有時候他們會把畫作送給畫中的店鋪,東主和街坊都表示好開心。Queenie 說,他們認識到店舖和社區歷史,得到街坊的認可同時,他們的行動對於社區來說,也是一種認同。小店苦心經營,有人前來關心和欣賞他們,街坊亦感到被欣賞和尊重,感到自身和社區價值。她希望這種行動是給社區的一種回饋。

藝術凝聚社區力量

透過社交平台專頁,事吉茶記已聚集了過百位曾一起寫生的朋友。他們希望利用新媒體,這個沒有編輯,容許自主發表自己意見的媒介,喚起城市人對生活城市細節的注意,關心社區和在身邊發生的事。即使不是人人參加城市寫生活動,亦希望鼓勵他人以自己的方式去關心和記錄城市的一切。「這種力量就像細胞一樣凝聚、擴大」, Queenie 說。「比如說,屯門三聖邨這個地方有很多售賣魚具的店舖,這是它的獨特生態,當我們去留意、了解這些社區特色,並將之記錄下來時,我們在引發起人們對社區的好奇心,這也像一種細胞,是好奇心的細胞,也是關心社區的細胞。」

然而,事吉茶記成員都有感現在社區重建來得太快, 推土式般的, 如骨牌。同時,很多傳統手工藝店舖都因為除重建而來的租金升幅而做不下去,人們也甚少願意去承傳這些被忽略的工藝。「城市變得太快,令我們好像畫得太慢」,Kay 概嘆。「藝術其實很簡單。它不一定要進藝術館, 它可以是日常,只要你能享受其中。」他們希望人們都能多留意生活中的微小事物,以自己擅長的方式去關心社區,以大家的力量去維繫社區生態。

(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