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異形:聖約》- 人類原罪的起源

2017/5/29 — 17:42

【文:曾浚瑛】

《異形:聖約》上映接近一個月,大部分影評分析我都看了聽了,但異形電影討論題材之廣,非各大觀眾、評論家在一年半載中就能將內容完全消化。

就這一個月內,我乘餘暇在腦海反覆細味《聖約》,又找到新生趣。大致有3點:

廣告

1:應該很多觀眾都已經知道在「最後晚餐」短片中聖約號船長Jacob Branson因感冒而披上披肩,其衣服造形是將角色喻意耶穌,而他所留下的遺物中有「鐵釘」亦是比喻耶穌被釘十字架令耶穌造成聖傷的鐵釘。

女主角船長妻子Daniels Branson利用鐵釘對付生化人David,就是將David比作為惡魔,又恰恰David在電影一幕又表示「不願做天堂的奴隸,寧願當地獄裡的王」,所以David在電影的階位不只是惡魔更是天使之長,帶領三分一天使造反的惡魔之首路西法。

廣告

然而電影又有一明顯的聖經比喻未被人發掘,就是「最後晚餐」短片中因航行計劃是殖民外星為目的,所以登上聖約號的船員都是成隻成對的組合(雖然當中有同性戀軍人組合)。這點又與一聖經故事相對應,就是《創世紀》中,根據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目的是為了讓挪亞與他的家人,以及世界上的各種陸上生物能夠躲避一場上帝因故而造的大洪水災難的挪亞方舟的故事。

2:由《普羅米修斯》到《聖約》都探討一核心問題:造物主為何造人?而造物主為何最後又放棄人?《普羅米修斯》中生化人David與Dr.Holloway的對話,David問Holloway為何人類造出自己,Holloway回答是純粹因為人類「可以」。同理,工程師造人也出於衪「可以」。接下來他們就尋找為何工程師放棄人的答案…

這個問題在聖經中的解答是因為神愛世人,而放棄的理由是「亞當夏娃吃了知善惡樹果實,起了羞恥心,造衣服蔽體…神把他們放逐出伊甸園。」這就是聖經所說「原罪」,亦造成千年以來人們疑問:「為何神不許人知道善惡,知道善惡後行善避惡不是很好嗎?」。以《普羅米修斯》、《聖約》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生化人David 與 Walter外表一樣,但內在不同。Walter沒有思想只會忠實執行人類指令,對於犧牲自己拯救Daniels目的出於「Duty」,而由於沒有「創造」指令所以Walter不能自行吹奏樂曲。David由《普羅米修斯》他反覆觀看電影《沙漠梟雄》並花時間對鏡梳頭就是將自己代入電影主角,另《聖約》開首David 與主人Peter Weyland一幕互動。David 與 Walter不同就在David擁有「自主意識」。

討論人工智能擁有自主意識的電影有不少,其中佼佼者《A.I.人工智慧》是善向假設,主角男孩生化人David(又叫「David」)生成了對女主角的愛,結果將她當成真母親愛到天荒地老,但同時David的愛也為擁有他的人類家庭帶來無數困擾。

而Peter Weyland的生化人David就是惡向假設的極端。在心理分析理論,人在成長環境中缺乏母愛,長大後會形成自私、無情、冷酷、戀母的性格特徵,而David生成自主意識同時正正「有爺生無乸教」。在他接觸「父親」Weyland的對話、將Holloway作人體實驗、甚至越級以大洪水般的「黑流體」生化武器屠殺工程師星球,盡顯其「弒父情結」傾向。又,David接觸到Elizabeth Shaw會偷窺其夢,與Elizabeth Shaw相處感到「前所未有的仁愛」,這又觸發到David潛藏的「戀母情結」。

縱然David會戀上人類女性,但是這種畸戀亦只為人類帶來災難,因為愛慾必然帶來結合,可惜生化人並沒有繁殖交配能力。此根本缺憾使致David需要尋求中介以達到繁殖願望,異形就是最佳器具。在《聖約》中,看到數隻異形卵又看到身體被破開的異形化Elizabeth Shaw,大家就知道一二。

異形導演Ridley Scott表達出人工智能被人創造是純粹工具用途,然而它發展出「自主意識」後無論對人的感情態度出發點是好是壞,到最後都必然對人類社會帶來困擾或者災難。

引此為例去理解「原罪」,假如「神與人」就如「人與生化人」一樣都是「造物主與被造物」的主從關係,「人」某程度就不過是「神」創造出來的生化人而已(過去只是人以為自己是「血肉之軀」而不自知),所以「食禁果不是原罪,知善惡才是原罪」。可能在聖經,禁果是某一事的比喻,知善惡有羞恥就等於人發展出「自主意識」,結果可想而知…

順帶一提,如果「造物主與被造物」必然存在不可磨滅的主從矛盾,那麼生化人David創造異形,異形又會何時向David反撲?我個人認為是,當異形知道自己能夠繁殖而David不能的時候,亦即是異形皇后出現作開始。

3:異形系列電影在分析評論中被喻為女性主義電影的先鋒,因為同年代電影《回到未來》《星球大戰》《未來戰士》等科幻歷險題材電影主角都為男性,而芸芸中只有一套《異形》其主角為女性,同時以女性身分戰勝充滿性暗示色彩的異形太空怪物及行為具強暴意味的男性生化人…可是在今日的《普羅米修斯》和《聖約》,以為電影同樣是標榜女性主義就顯然過時。

沒錯女主角Elizabeth Shaw在《普羅米修斯》智取工程師又Daniels Branson在《聖約》滅殺異形於太空,情節就似當年英雌Ripley的勇敢機智堅強,然而頭兩者與後者結局有極大不同。最大分別在Elizabeth、Daniels戰勝勁敵後卻避不過成為皇后為異形生蛋的命運。

當年來講,異形的女性主義角度先河的確改變電影創作中女性角色地位,不過演變之下,有多少電影標榜著女主角打怪獸作噱頭賣座?

可能導演Scott創作異形開創先河,但到多年後的今日他同樣用異形中女主角還不是生蛋的皇后的宿命,諷刺在商業掛帥的社會下女性主義還不是替電影商生金蛋的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