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二十四歲靚仔小提琴家遇見四十五歲大鬍子叔叔

2019/1/9 — 11:08

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
(相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
(相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對於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香港樂迷一定不覺陌生。這位年少成名、二十歲時已奪得柴可夫斯基國際小提琴比賽銀獎(金獎從缺)的音樂天才,此前數度來港獻技,還曾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前往歐洲巡演。

本月十九日,這名二十四歲的古典樂壇當紅明星又將訪港,與香港小交響樂團以及首席客席指揮柏鵬共同詮釋布拉姆斯(1833-1897)小提琴協奏曲。著名作曲家布拉姆斯人到中年時寫下的這首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旋律生動明快,常演常新,與貝多芬、柴可夫斯基和孟德爾遜的同類型作品並稱「世界四大小提琴協奏曲」。儘管名聲在外,可在曾宇謙看來,這位四十五歲大鬍子叔叔為小提琴寫作的唯一一首協奏曲,一點也不好演。

不久前,我與剛剛結束和台灣國家交響樂團(NSO)巡演後返回紐約住所短休的曾宇謙通電話,聽他談論自己過去七年間研習並演奏布拉姆斯小提琴作品的心得。原來,擁有絕對音感的他,在很小的時候已經練習並登台演出高難度的曲目,比如柴可夫斯基和西貝遼士的浪漫派作品,又如帕格尼尼的炫技曲目,然而,一直要等到十五、六歲的年紀,他才開始學習貝多芬和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說來也巧,大約七年前,也就是曾宇謙初初接觸布拉姆斯小提琴曲目的時候,他去韓國參加比賽,曾在決賽環節演奏這首三樂章協奏曲,而今次指揮音樂會的柏鵬,正是那次比賽的評審之一。

廣告

你看,這世界上,從來離不開「緣分」二字。

曾宇謙與柏鵬結緣於七年前的一場比賽,七年後同台合作,是雙方都不乏期待的事;而曾宇謙與布拉姆斯的所謂「緣分」,亦綿延七、八年時光,其間頗多曲折與拉扯,讓這位年紀尚輕卻性情沉穩平和的小提琴家深感獲益不淺:「要演奏好布拉姆斯的作品,絕不是僅僅有技巧便足夠。」

廣告

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
(相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
(相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在曾宇謙看來,布拉姆斯的作品從來都不是炫技曲(show piece)。這位身處十九世紀後半葉古典與浪漫主義轉接處的偉大作曲家,筆下的每個樂句都值得後世演奏者仔細琢磨。布拉姆斯創作這首協奏曲時,正逢事業成熟期,靈感源源不絕,一掃第一交響曲耗費二十一年才苦心寫成的陰霾。當時,這位德國作曲家的《第二交響曲》新近完成,明亮平和,富有田園情趣,首演備受好評,給了他不少的信心。小提琴協奏曲沿循第二交響曲的調式,以D大調寫成,熱烈明亮,其間穿插匈牙利民歌元素,於觀眾而言是好聽悅耳、百聽不厭的旋律,於演奏者的體力與心理狀態卻顯見的挑戰。想當初,布拉姆斯之所以創作此曲,是因為聽到布魯赫的小提琴協奏曲,認為其空有技巧而缺乏深意,故而躍躍欲試,力求寫下兼具美感與深度的作品,既送給好友、著名小提琴家姚阿幸(Joseph Joachim)(1831-1907),也頗有些自證的意味在其中。金牛座的布拉姆斯做人固然內斂謹慎,卻從來不乏高調做事的勇氣。

「演奏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不單需要技巧,還應理解曲目中的意涵,尤其要注重獨奏小提琴與樂團的配合。」曾宇謙告訴我,當練習這首強調交響性、注重獨奏樂器與樂團樂音融匯的協奏曲時,他不單聚焦在這一首曲目,也會從布拉姆斯的室內樂作品、小提琴奏鳴曲以及交響樂作品中尋找啟發,舉一反三,觸類旁通。

如今的曾宇謙,每年演出在五十場上下,這個數目對於處在事業上升期的年輕演奏家而言並不算多。他不願意像其他初出茅廬的樂壇明星那樣將日程表排得滿滿,一刻不停地為履歷增添亮點,而是找準自己舒服愜意的節奏,不疾不徐。無須四處巡演或為錄製唱片而忙碌的日子裡,曾宇謙練琴、閱讀,在中央公園跑步,興致來了也會去超市買些食材,對照食譜煮飯,過過大廚的癮。「我的海鮮粥煮得還不錯喔。」他笑道。

對於曾宇謙來說,篤定平和的生活狀態,從來都是音樂和藝術創作的滋養。「我希望在演奏之餘,能夠保持比較舒服的生活節奏。」這種溫厚與安寧之間的相得益彰,不正正是詮釋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的奧義所在?

香港小交響樂團
《最愛小提琴》:曾宇謙的布拉姆斯

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門票:$420  $280  $160
城市售票網發售

節目

韋特文         音樂會序曲《朝氣蓬勃的》(2013版本,亞洲首演)
布拉姆斯     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77
舒曼                    C大調第二交響曲,作品61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