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代藝術博覽會與世界經濟新關係(上)

2015/2/9 — 15:52

當代藝術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又重新出現新的局面。不僅藝術創作呈現更多元紛呈的繽紛現象,藝術市場經過三十年的發展讓資本投資市場與藝術開始新的謀和,藝術不再只是展覽殿堂的小眾品味,拍賣公司與藝術博覽會將藝術包裝成為時尚或是投資的商品,藝術收藏代表了某種品味也成為致富的管道之一。

依據歐美媒體未精確正式的統計,每年全世界的當代藝術博會大大小小加起來超過兩百個以上,如此龐大的數字顯示了諸多不同層面的意義與現象:藝術不再只是文化發展的顯性表徵,同時具有經濟上的指標意義,經濟發展越好的國家或地區,藝術博覽會相對的規模也發展得越來越大,甚至跨國經營,成為新的資本主義市場運作模式。

當今社會的混雜動力變遷新的生態學理解,逼使得我們必須重新再省思經濟關係與社會價值的體系,經濟學家正試圖基於生態變化狀態下的新經濟理論,處理並瞭解新的價值概念。如同物理學上的熱力學第二定律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定律本身有其過程不可逆向的準則即時間流向,然而當經驗定律無法完全解釋產生的現象時,必須有另一個新的定律來度量。我門所處的新世代正是在這樣的複雜混亂狀態下,社會、經濟與人文無法分開來以單一學科檢視的時代。

廣告

從藝術博覽會的興起與衰落,可以同時相對應觀察到該地區的消費經濟水準。與美術館展覽的形式不同之處在於,美術館展覽具有功能的除了支持藝術創作、標舉時代的文化藝術現象之外,還有對普羅大眾教育的功能:然而藝術博覽會的門票就已經是一個高門檻,也就是說她的參與族群不在一般民眾,而是有著階級或是身份的限制,除了藝術圈的專業人士之外,收藏家成為支持藝術博覽會最重要的參與者,然後才是有經濟能力買票入場的觀眾。過去藝術家創作是為了有機會展出,如今藝術家為時勢所帶動,作品能夠進入市場成為衡量作品價值的標準之一。1970 年只有三個主要的藝術博覽會(科隆、巴塞爾以及布魯塞爾),2005 年算得出來的有 68 場、到了 2011 年數字標升為 189,如今早已跨過 200 大關。

廣告

德國的科隆藝術博覽會 (Art Cologne) 為歷史最悠久有組織的當代藝術博覽會。有別於曾在美國芝加哥與密西根出現的藝術博覽會,當時為藝術家自主性的為自己的生計而舉辦的展覽,科隆藝術博覽會則是以畫廊業者(實際在藝術交易市場交手的行家)所發起的活動。1967 年科隆當地的畫廊老闆史敦克 (Hein Stünke) 與茲威爾納 (Rudolph Zwirner) 首先邀請畫廊組織了科隆藝術市場協會 (Kölner Kunstmarkt),德國時值被分隔為東西兩邊的狀態,西德首都設於科隆南方不遠的波昂 (Bonn),歐洲還在休養生息的階段;遠方的美國正在亞洲處於混亂狀態,越戰消耗了美國與亞洲地區的經濟與生活;中東地區一直都在征戰之中,這時反而是歐洲處於平靜的狀態,也是藝術創作與藝術市場開始逐漸可以復甦的時機。科隆的地理位置恰好在歐洲民主地區的中心點,加上距離法國不遠,因此時勢造就了第一個當代藝術博覽會的崛起,科隆藝術博覽會也曾經佔有重要的地位並且影響歐洲地區藝術市場的發展。

1989 年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東歐國家共產政權垮台,德國首都再度搬回柏林。科隆的地理位置與經濟已經無法再像往日重要,2000 年以後巴塞爾、倫敦、巴黎、甚至柏林的藝術博覽會規模與參與畫廊逐年增加,市場一片熱絡,甚至連同時間舉行的布魯塞爾藝術博覽會都突然吸引了更多收藏家前往,科隆藝術博覽會的既有地位受到動搖,成績也一落千丈,甚至被逼得必須更改舉辦的時間。

當代藝術博覽會原來與地理位置及政治意象也有著隱約的關係。陳舊的包袱也讓科隆藝術博覽會在當代藝術突然又興起之際變得有些過時,鄰近的瑞士巴塞爾藝術博覽會轄着龐大的資金與城市的收藏實力,瑞士藝術展覽公司 (MCH Swiss Exhibition Ltd) 以經營商業公司的模式規劃,逐步將藝術博覽會轉型為一個具有高質感與身份表徵的活動,他們鎖定最重要的族群重新為博覽會定位,並且發展出跨國企業模式,歐洲以巴塞爾為中心在每年六月舉辦巴塞爾藝術博覽會 (Art Basel),繼而跨足到美國邁阿密,鎖定拉丁美洲當代藝術,成為巴塞爾/邁阿密藝術博覽會,之後再度將觸角伸向亞洲,經過多方評估新加坡、上海與香港後,選擇以香港為據點,買下 Art Hong Kong,成為第一個雄霸歐、美、亞大三洲的跨國藝術博覽會。

藝術博覽會形態自此又創造了新的面貌,以往以城市為號召的博覽會還兼具城市行銷的功能,比如最後夭折的柏林藝術博覽會 (ArtForum Berlin)、一屆不如一屆的上海藝術博覽會、逐漸式微的東京藝術博覽會,都是藉由藝術博覽會顯示城市的新氣象,同時吸引畫廊與收藏家的同時,增加觀光消費。公司形態的國際性藝術博覽會接踵而生,除了巴塞爾,倫敦的菲列茲藝術博覽會 (Frieze Art Fair) 進軍美國紐約、法國巴黎藝術博覽會 (FIAC) 則選擇美國西岸的洛杉磯展開歐美連線。

美國紐約的軍械庫藝術展 (The Armory Show) 於 1913 年便開始,但最早只是藝術展覽性質,且在不同城市舉辦,1994 年起才正式落腳紐約,成為藝術博覽會的商業展覽形態。如今已經是北美地區最為重要,也是在地的當代藝術博覽會。這類型的藝術博覽會與城市緊密的結合,具有的特色是城市的個性所顯現的藝術展覽,有別於跨國性的全球化藝術博覽會,反而逐漸失去在地的特色。

 

(原文刊登於 2014 年 12 月 Not Today Magazine 之特刊 - Special feature in collaboration with Art Kaohsiu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