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代藝術博覽會與世界經濟新關係(中)

2015/2/11 — 16:40

當我們談論著歐洲、北美洲與亞洲的當代藝術博覽會時,同時間俄羅斯、南美洲與中東也正進行着新的當代藝術市場大洗盤。巴西、印度、中國與俄羅斯被美國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 Group) 譽為「金磚四國」,代表消費 (Consumption)、原材料 (Commodity)、整合效益 (Convergence)、公司治理 (Corporate Governance) 的未來期望值高,值此同時藝術市場也跟著經濟指標轉向,這些國家的城市都開始逐步舉辦藝術博覽會。

中國地區光是於 2014 上海幾乎有將近十個藝術博覽會,加上與其他城市,比例與數量之高已經超過美國;印度則於 2008 年在新德里開始舉辦印度藝術博覽會 (India Art Fair, New Delhi, India);俄羅斯則有莫斯科當代藝術博覽會 (Cosmoscow Art Fair, Russia),但是 2014 年卻因政治因素取消;巴西聖保羅 (São Paulo) 與里約熱內盧 (Rio de Janeiro) 分別有 2005 年成立的 SP-Arte 與 ArtRio 互別瞄頭,如今已經成為南美洲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博覽會與市場指標。

廣告

中東地區則有以出產石油致富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AE),杜拜藝術博覽會 (Art Dubai) 從 2007 年起於每年三月舉辦,逐漸穩定了當地的藝術市場行情,杜絕喊價折扣的歪風,近年來中東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價格行情在國際間逐漸上揚並受到重視,杜拜藝術博覽會居功至偉。首都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 (Art Abu Dhabi) 也順應而生,此地的新藝術特區快樂島 (Saadiyat Cultural District) 成功獲得古根瀚美術館 (Guggenheim Abu Dhabi) 與羅浮宮 (Louvre) 分館的設立,加上國家博物館 (Zayed National Museum)、表演藝術中心 (The Performing Arts Centre) 與海事博物館 (Maritime Museum) 都邀得國際知名建築師參與計劃包括美國建築師蓋瑞 (Frank Gehry)、英國建築師佛斯特 (Norman Forster)、法國建築師諾維爾 (Jean Nouvel)、伊拉克建築師哈蒂 (Zaha Hadid)、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 (Tadao Ando),藝術博覽會也鎖定皇室與美術館收藏群。

廣告

這兩個藝術博覽會顯示了一個國家地區的經濟實力足以影響藝術博覽會的成敗以及未來持續發展的可能。同時也因為有官方的重視,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中東混亂的時局下卻成為安定穩定的異數,同時讓整個中東地區的當代藝術家與畫廊經營者能夠進入市場並創造出輝煌的成績。

東北亞地區的韓國與日本在新一波的經濟衰退浪潮中受到波及,日本的亞洲霸權不再,韓國原來可能成為繼中國後的另一個當代藝術新熱點也被印度取代,源於印度藏家在紐約與倫敦的實力,積極介入藝術市場炒熱當代藝術作品,同時舉辦大型印度當代藝術展覽,皆有推波助瀾的功效。

歐洲地區也同樣因為經濟蕭條影響了藝術博覽會的發展。最明顯的例證是西班牙馬德里的拱之大展 (ARCO Art Fair, Madrid),曾經是官方最盛大的藝術活動,每年二月開幕以國家主題為號召,總統或皇室成員出席開幕,並且邀請主題國外交部長蒞臨,以藝術作為政治外交的饗宴,如今卻無法再如幾年前一般風光。

義大利藝術經濟學者寇里歐尼 (Stefano Baia Curioni) 對於經濟活動與現象在藝術市場所扮演的角色有深入的研究與分析。他也關注到與當代藝術博覽會同時不斷產生的雙年展也面對經濟資本的左右。雖然雙年展並不是商業性的活動,卻也必須有足夠的預算來支撐展覽的呈現品質,因此透過有畫廊經紀的藝術家來獲得資金挹注,因為雙年展的展出獲得更好的評價,進而在藝術博覽會中取得青睞,這三者之間的關係存在着理不清的曖昧。

(原文的發行編輯版刊登於 2014 年 12 月 Not Today Magazine 之特刊 Speial feature in collaboration with Art Kaohsiu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