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代藝術就是藝術家在現實中搏鬥痕跡

2015/9/23 — 14:28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認為對於香港當代藝術家來說,如何面對現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這裡所講的現實是相對狹義的,這個現實對我來說是指商業世界的運作,是指現實環境對藝術創作的限制。

香港是一個發展完備的商業社會,因此我們在生活上,包括衣食住行,很大程度都會受商業活動所影響,而當我們相信藝術是源於生活時,我們便會知道當代的香港藝術很容易便會和商業產生關係。

而且我認為當代的藝術家亦比上一代的藝術家更需要面對現實的環境,因為無論是政府、商家、知識份子以至平民百姓,都不會再將藝術家捧上一個受人尊敬、值得支持的位置,受眾已不會像以往簡單地因為是藝術作品便買飛入場、全力支持,大部份受眾已經有很大程度上的商業考慮,如值唔值?是不是與其他產品不同?有娛樂性嗎?有沒有賣點?整個社會及文化脈絡都被商業活動所影響。加上,一個老生常談的論點,藝術家也是需要維生,在這個社會下也需要透過商業活動去支持他繼續創作,而不能只是單向地追求藝術、追求不受現實影響的作品,因此藝術家如何面對現實,如何在藝術創作和現實取得平衡,是被現實入侵了創作?還是透過現實環境發展其創作?總是被不斷提問和反思。

廣告

過去我曾和一位北上拍片的電影人對話,他一開始便以票房數字來衝量不同電影在電影界的成功度,什麼是國內電影工業的大製作,什麼是香港式的小製作。他從投資者的資金投放、不同卡士的演員配搭、票房收益等傳統的市場角度去展示香港電影工作者如何在內地發展。

坦白說,當時聽到這裡是十分難受的,難受的是他直指了當代藝術工作者困局。藝術工作者不是應該用藝術作品去帶領受眾有更深入的思考?藝術工作者要處理的不是理想、價值和意義的問題嗎?搞藝術如果同搞商業劃上等號,那這還是藝術作品嗎?他或她或他們,還是藝術工作者嗎?

廣告

種種不同的問題和爭論在我腦袋中浮現。坦白說起初的結論是較為單向的,因為我們總是很快地便為藝術工作者建立一個道德高地,我們總是理想地認為藝術工作者不應向現實低頭,甚至對那些和現實交疊的藝術工作者批評為不思進取、脫離藝術。但事情是否能這樣一概而論嗎?

反思過後,再重組他的分享令我更加正視了現實與藝術工作者的互動。對,我是故意用互動這個字眼,因為我相信事情不一定是單向的發展,現實不一定只是單向地控制著藝術工作者,如果他或她或他們是一個願意反思的藝術工作者,事情便不一定是當藝術與現實交疊時便會失去其藝術性。其實在香港的當代社會環境下,藝術工作者很難不與現實交疊。透過當代藝術家的實踐,我發現事情不是單一的和非黑即白,相反願意與現實拼博的藝術工作者,更能在當代藝術發展中找到更多可能性和更多不同的方向,而那些可能性便會在現實與藝術的搏鬥中出現。

當代藝術工作者已沒法再只是躲在象牙塔內埋頭苦幹自己的藝術作品,相反在當代的社會環境下,如果我們想藝術工作者和藝術作品持續發展,我們更需要去面對現實,與現實互動。至於最後是現實入侵了藝術創作,還是透過現實來發展藝術創作,應該不會只是用是否離地又或者是否商業,可以一概而論的問題,而我相信愈勇敢的去面對、去反思才能和這個答案愈來愈接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