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寶是草 — 舒巴傑克與廖國敏‧泛亞

2018/7/27 — 10:43

泛亞交響樂團「雙雄會之廖國敏 X 舒巴傑克音樂會」

泛亞交響樂團「雙雄會之廖國敏 X 舒巴傑克音樂會」

事隔幾年,終於又再等到捷克小提琴家舒巴傑克(Josef Spacek)與指揮廖國敏,這對均在國際樂壇上佔一席位的老同學合作了。而這次,舒巴傑克選奏的普羅歌菲夫第一小提琴協奏曲,作品的風格與他的氣場所產生的化學作用,似乎相當良好。

舒巴傑克由一開始已奏出相當悅耳漂亮的音色,在第一樂章非一般歌唱性的旋律裡,他不斷地找到能高歌的抒情時刻,在音準與運弓技巧方面亦完美無瑕;在接近完結前的一大段高音把位句子,奏得非常優美,與團員之間的對話營造出具有優雅浪漫的氣氛。

而第二樂章講求的硬技巧,舒巴傑克奏來依然能找到帶有高雅韻味的方法。他的弓法瀟灑,在拋弓與小跳弓的力度控制方面非常優秀,再加上音階的音色掌握,令到整段主題除充滿火花外,還兼顧到色彩與歌唱的趣味;而他的泛音片段,色彩相當輕型,與之後的低音弦或八度片段形成明顯的對比。他表現的並非硬橋硬馬的功架,但在符合作品要求的同時,在可行的情況下,他卻把音樂的旋律美感與色彩,展現多樣的變化。廖國敏在領導樂團方面,當獨奏演出的時候,他儘量把樂團的聲音控制住,但在接近尾聲時,他還是把音響儘放。團員在這個樂章的配合與表現相當不錯。

廣告

舒巴傑克在第三樂章開始時的演繹非常優美,像一種帶有幽默感的浪漫,句子的抑揚頓挫帶有輕微的輕重調度,令歌唱性更濃。在中段的雙音旋律裡,這種意境被他輕描淡寫地演奏,但優美的效果反而變得更強烈;而接近完結前的以音階和顫音為主的片段裡,舒巴傑克更是把仿如練習曲的單調性,以優雅的手法,把旋律的最美意境充份表達。團員的伴奏,特別是管樂組的成員,在這個樂章中的表現也相當出色。

舒巴傑克在這首作品裡,技巧表現完美,更以他豐富的想像力,把整首樂曲都演繹到帶有濃烈的藝術與浪漫色彩。對於普羅歌菲夫風格的理解,舒巴傑克在四平八穩的框架裡,加上合理的浪漫色彩與感情變化,令演繹更具美感。而當他在加奏德伏札克以歌唱旋律為主的《母親教我的歌》時,他豐富的音樂感,對這首樂曲的感情掌握,更是輕而易舉。他以老實忠厚的琴音,去演繹德伏札克的一貫風格,顯然十分道地。在毫不造作的寬廣弓法下,舒巴傑克的演繹非常情深而美麗,句子的呼吸與菱角起伏更是出色。他的演繹保持著上一輩小提琴家的優良傳統,對於音樂的色彩,只以弓子的力度變化,以能達至帶有感情的歌唱效果,特別在高音部份,他的演繹更加動人。毫無疑問,舒巴傑克的演繹深深地打動人心。廖國敏的鋼琴伴奏優美輕盈,但並沒有與舒巴傑克處於相等的地位,而是,他把視線焦點都留給小提琴家。

廣告

舒巴傑克於下半場擔任客席小提琴首席,與廖國敏並肩帶領樂團演出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曲《悲愴》。泛亞交響樂團在這首作品中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雖不至於四個樂章都奏得完美無瑕,但在廖國敏的領導下,樂團在大部份時間均以優秀的姿態亮相。

在第一樂章開始,已感受到團員對於深沉主體的色彩掌握方面,極之用心;他們演繹沉著而豐厚的音色,非常成功,這對於拿穩這個樂章的基調來說相當重要。巴松管首席蔡羨惇的演繹相當不錯。在廖國敏的帶領下,團員對於這個引子的呼吸的處理,頗具扣人心弦的張力,為這個樂章打下了一個十足把握的成功基礎。中提琴組的整體表現令人震驚,他們的音色與旋律線條都演奏得非常高水平, 音樂感極重,與一些大樂團裡的中提琴組的水準相距不遠。小提琴組的齊整度與線條美亦叫人眼前一亮,他們對於優美的主題氣氛營造非常出色;第二小提琴組的弓法運用,表達上更接近首席舒巴傑克的風格與要求。在這個多變的樂章裡,各個聲部的合作都令人非常滿意,尤其是在情緒上上落落的控制方面,各個聲部都在互相聆聽,所以氛圍的統一性相當好。他們沉著的時刻固然演繹出色,但在突然轉變的激昂情緒的突發表現、與保持演奏技巧的水平方面,亦極之優異。不得不提銅管組、定音鼓首席蔡淑芬在樂曲中的高水準演出,而單簧管首席曹昉亮的演繹亦很優雅。樂團在這個樂章的表現,可以說每一個聲部都達至極高的水平,音樂的演繹也極為感人,這無疑是始料不及的。

不過,到了第二樂章時,卻保持不了剛才的優秀水平。最初,主題由大提琴和管樂組帶出,優美的風格掌握得非常好,之後由小提琴組與管樂組接棒都極為出色,整個樂團的互相配合與呼應都達到很好的效果,但當進入中段,主題再次不斷重複的時候,樂團的演奏開始催向粗枝大葉,本來像圓舞曲的舞蹈感覺亦瓦解,句子的輕重起落也不復見,感覺就像大踏步地操著走,與作品的原意已演繹得距離甚遠。話說回來,台下觀眾席的聽眾談話聲不斷、膠袋聲此起彼落,活像一個街邊墟市,滋擾聲音在音樂廳內清晰可聞,對樂師與其他聽眾有嚴重程度的騷擾。

但到了第三樂章,指揮與團員好像突然再進入狀態,表現可謂達至世界級大樂團的專業水平。廖國敏對於聲量的層次梯階,由一開始已做好了漸進的海潮效應,令聽眾的情緒極之容易地隨之提升。雙簧管首席鄭永健、與銅管組對主題奏出了一個很好標階;之後小提琴組在演繹狡猾機靈的旋律時,弓法齊整度與音色統一的掌控非常出色,而且能演繹出古惑的有趣味道,木管組做出相像的風格也非常精彩。當然,陳俊熙的短笛演繹確實起了畫龍點睛之效。單簧管組的主旋律演繹也非常漂亮,銅管組跟整個敲擊組更是令這個樂章能夠成功地推往高潮的重要原因。在舒巴傑克的帶領下, 不只是小提琴組,就是整個弦樂聲部都能做到厚韌而富有彈性的落弓力度。泛亞交響樂團與廖國敏在這個樂章的演繹。水準的確不會讓任何大樂團比下去!他們的音樂充滿著年輕與希望的青春活力,令人聽得相當愉快,相信即使是音響發燒友也應該會聽得相當滿足。

樂團在演繹過極之成功的諧謔曲後,已能立即收拾心情,立即演繹出第四樂章中的哀鳴。廖國敏又再一次展現他在處理呼吸之間的留白空氣感時,所能做出的優秀見解與對團員的感染力。整個樂團的合作、與拿捏鬆緊度的張力方面,泛亞的成員都領略得非常好;其次就是,他們對於演繹這個充滿哀怨但優美的旋律與和聲的融和要求非常高的樂章,都能展示到他們的極高藝術水平。指揮與團員對於情緒極端變化的掌握,令人非常讚嘆。對於柴可夫斯基在情感上所表達的濃烈氣息,他們的解讀與實踐均十分成功。

但欣賞這場音樂會,著實聽得非常辛苦。

由音樂會開始至完場,基本上都不斷聽到成年人與小朋友在談話;音樂大聲一點,他們也說話大聲一點,到音樂「爆棚」了,他們也跟著「鬥大聲」,就像在家裡開著電視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地繼續談話一樣。除此,不之何來那麼多膠袋、鎖匙、拉鏈,被人手不停地把弄而發出的噪音;更有人不停地看手機,發出擾人的螢幕光波;更甚的,不斷地有未經掩嘴的咳嗽聲......葉惠康博士當晚在樂曲之間講解場刊的內容與個人心得,但依我個人意見,似乎應該趁機教授音樂會禮儀更為合適。可惜的是,葉博士拿流行音樂會的氣氛,來鼓勵在座人士與台上「打成一片」,無疑卻在給聽眾一個錯誤的訊息。在本人的經驗裡,一場聽眾有水準的演唱會,在歌手演唱時,聽眾其實是十分安靜的;如果有人在他們的「偶像」演唱時作出噪音騷擾,身旁的聽眾也不會容忍;如果有人不小心打了個噴嚏,當事人也急忙地向旁邊的聽眾道歉,大家都很珍惜進場聽演唱會的機會。但在古典音樂會裡,我們現在的所謂「普及」,反而令聽眾越來越不懂尊重演出。即使是行內人,在聽演出時也在觀眾席邊聽邊說,好像完全忘記身旁有其他聽眾和台上努力演出的同行一樣。而有一次聽戲曲,更有聽眾說,她跟身旁的「怪人」理論,因那人一邊聽一邊不停地抄寫,產生非常滋擾的噪音。如果行內人都不尊重演出,那怎能令聽眾對演出尊重? 比如這次,「自己人」在台上努力演出卻未必有聽眾用心欣賞,心裡會如何想?何況是老遠從歐洲跑過來跟老同學聚舊的國際級名家?

如果今天不教好大小朋友音樂會的禮儀,那還要等待哪天再教?

--
泛亞交響樂團「雙雄會之廖國敏 X 舒巴傑克音樂會」
日期: 2018年5月25日
地點: 屯門大會堂演奏廳

 

發表意見